回到頂端
|||
熱門:

有沒有華語樂壇唱作歌手集體「電氣化」的卦?

欣傳媒/ 2015.10.27 00:00
阿哼

蔡健雅即將推出新專輯《失語者》,目前曝光的新聞內容不外乎「未收錄溫暖情歌」與「電氣風格」,讓人對三金歌后的新作,在還沒有完全推出之前,即讓樂迷特別期待,甚至有網友聽到〈異類的同類〉首播後,對電音改了觀。

這陣子,總感到台灣的唱作歌手對於電子元素的愛好越來越多了。年中,以〈尋人啟事〉入圍金曲的黃建為,推出了一首單曲〈我倆沒有明天〉,誓言要打破大家對他的民謠形象,為此他還特地學舞練律動。而另一位跟他名字頗像的黃玠瑋,記得過去是在 StreetVoice 上是以民謠歌手的形象認識她,沒想到在喉嚨受傷,休息痊癒之後推出的〈親愛的,你聽見了嗎〉,也是一副欲電氣化的模樣。想想白安出唱片之前,也是一個 acoustic 風格的歌手,第二張專輯直往電氣奔去。許哲珮揪王希文想玩搖擺樂,也硬是要來個電氣搖擺!

時間拉回這個十月,HUSH 脫離樂團型態,月底正式推出的《機會與命運》專輯,湯底還是民謠搖滾,但鼓機、電子聲響的鍋料增了不少。再一位脫離樂團形式展開個人創作之路,同樣也會在月底發片的,是 Tizzy Bac 的陳惠婷。這張新作《成人世界》,比起上一張創作的多元風格,這次直接要走統一的電子風就連寫歌也是改從合成器開始思考,首波推出新曲〈夢的解析〉當中的豎琴,也是取樣來的而非原音樂器演奏。前些日子採訪惠婷,問她如何看待這些唱作人集體電氣化的現象,除了創作人想做出個人突破外,她的回答直截了當:「就是流行嘛。」

流行流行,印象中,流行音樂的電音常常是舞曲式的,從蔡依林到羅志祥,從羅百吉到謝金燕,重拍東馳東馳,旋律跳針跳針。前幾段提到的唱作人,卻不完全這樣使用電子。他們用的音色可以是很悶的,氣質是可以很柔和的。就像惠婷說的,她的電子風格可能更接近 James Blake;而我說若有人因此而喜歡上 James Blake 那也挺好。

暫且不管每位唱作人的試驗成功與否,我總覺得,這些由知名歌手帶頭,能稍稍驚動一般聽眾耳朵的「突破」總是件好事。常嫌某些天團到了一定程度就變成化石,連他的聽眾都跟著凍在某個聽覺美學不動;常覺得比內力的民謠與比熱血的搖滾實在太多。但願這股從唱作人開始的浪潮漲起,能稍稍讓氣質迥異的電音風味漫進大家的耳裡,屆時我們便能再期待下一波新聲音到來。(當然,若你已是善於挖掘多元聲音的認真樂迷,大可忽略這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