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共空軍 女大生 不洗澡

跨海苦修國樂 台灣女孩吳妍萱淬練發光

中央社/ 2015.10.25 00:00
(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北京25日電)古箏,這個最有中國文化代表性的樂器,在台灣女孩吳妍萱的指間,總能散發出悠揚的底蘊。但在音符裡,卻也道出她敲碎光環、跨海苦練,終能在高手輩出的大陸重獲肯定的呼喊。

「就是傻,滿腔熱血」。1991年生、伴著古箏長大的吳妍萱,一語道出她高中還沒畢業,就決定到中國大陸唸音樂的初衷。

如今,吳妍萱就讀的是大陸最高音樂學府─中央音樂學院民樂系碩士班,成了知名作曲家譚盾、鋼琴家郎朗、歌手汪鋒的學妹。

但當上這些人的學妹,其實不容易。

吳妍萱出生在桃園一個滿是音樂氣息的家庭。她的父親,是當地小有名氣的爵士鼓手;母親則是位鑽研電子琴多年的琴師,兩位阿姨分別專精於鋼琴與古箏;哥哥除了擅長中國笛,還得到父親真傳,是專精薩克斯風的爵士樂手。

從小在家裡耳濡目染,奠定了吳妍萱的音樂基礎。她才小一,就在阿姨的啟蒙下結識古箏,從此活躍在校園的國樂社,成為大小比賽冠軍常客。她的童年,可說是在悠揚的琴聲和眾人的掌聲中渡過。

小學畢業前,吳妍萱不但就隨團到大陸交流,開啟了她的「大陸經驗」,且考進台北市立國樂團附設少年團,讓她國中3年不但一路隨團展演,國一那年更與北京第十九中學國樂團聯袂登台,也是她第一次在大陸登台。

這次登台,吳妍萱見識到音符相同、但演繹不同的「另一種國樂」,種下了想到大陸唸國樂的種子,且在她就讀新竹高中音樂班時,漸漸發芽。高二寒假,她就隻身到北京拜師入門,赫然見識到更高深的古箏技藝。

「畢竟,中國是國樂的發源地」。這樣的想法,加上拜師的震撼和滿腔熱血的傻勁,吳妍萱下定決心,高中畢業,就帶著她心愛的古箏到大陸先潛修1年,再直攻中央音樂學院。

然而,並沒有那麼簡單。

「妳彈的,很像外國人在說中國話」。出自師父─中央音樂學院某名師口中的一句話,聽在吳妍萱耳中,彷彿被人從頭上狠狠地敲了一棒,腦袋撕裂般地疼,心裡爆裂般地痛,眼眶裡的淚水,更翻滾了許久。

「淚,我沒有流下」。聽到這句話,激出了她更強大的自尊,閉門苦練再苦練,日以繼夜地練,甚至沒日沒夜地練,試圖向老師證明,自己從小累積的功力,不是浪得虛名。

「妳現在彈的音樂,是沒有辦法打動我的」,幾個月的苦練,卻換來老師這樣的評語。吳妍萱說,聽到這句話,她整個人像是被挖空,一楞再楞。等到醒來,才猛然驚覺,自己真的什麼都不是。

吳妍萱終於明白,自己只是個從小包在「神童」、「才女」光環裡長大的樂匠。光環外,卻是個天外有天的世界。最大的敵人,其實是自己。

經過不斷地質疑自己,吳妍萱痛苦地決定,把光環敲碎,砍掉重練,繼續在北京孤獨地潛修第2年,試著走出自己眼中的「人生最大挫敗」。當時,除了老師,她只和自己和古箏相處。每天的生活,只有琴房和床。

2011年,離高中畢業已經兩年,吳妍萱毅然放棄中央音樂學院可優待入學的港澳台身分,與大陸考生同場較量。

這一役,她贏了,並不僥倖,但她並沒有能夠馬上昂首闊步。

境外的不算,和來自大陸各地的8位同學在一班,吳妍萱的大一,不但沒有喜悅,反而有更多的自卑,更讓她懷疑,自己到底會不會彈古箏。

這第二場大挫敗,讓吳妍萱再度失落、再度痛苦、再度沒了自尊。但她決定,不用哪位老師提點,收起失落、收起痛苦、收起自尊,繼續苦練,直到能夠平視班上的所有同學。

花了兩年,當老師們體察到這位台灣女孩的用心、當她敢和同學們一同上台演出,吳妍萱總算走出了過去的自己,一天天地帶著自信、甚至不小心冒出來的自負,在心靈上,走進了學校的殿堂,實現了自己的理想。

今年仲夏,恢復自信和笑容的吳妍萱,從容地從大學部畢業,平靜地考進碩士班。然而,當她回到台灣,在自己的第一場個人音樂會演出後,6年前在眼眶裡翻滾未出的淚水,如飛瀑般落下。

不同的是,6年前的淚水,來自摧折自信的沮喪;如今的淚水,來自找回自信的喜悅。

她就是吳妍萱,在台灣茁壯,在大陸淬練。如今,她正用臉上的自信,找出自己的方向。用指間的自若,彈出自己的樂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