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柯文哲的重陽禮金改革

美麗島電子報/梁文傑 2015.10.22 00:00
人人都說再不改革,台灣將走向「希臘化」。但一有人要動真格的,跳出來反對的又比比皆是。柯文哲是台灣少數有勇氣真的敢去改的政治人物,要砍重陽禮金是他的第一關。從某種角度來講,這也是明年政權輪替後,蔡英文能否對健保和各種退休金大刀闊斧改革的試金石。 什麼叫「希臘化」?用台語講就是「沒那個屁股,硬吃那個瀉藥」。希臘是一個稅收不足,靠舉債度日的國家,卻擁有超優渥的社會福利和年金制度。比方說,過去的希臘公務員平均五十七歲退休,退休金的所得替代率(退休金占退休時薪資比率)是百分之九十五,而歐盟公務員的平均退休年齡是六十三歲,平均所得替代率是百分之六十點八。希臘的勞工退休金的計算基礎是用工作生涯的最後五年薪資。但放眼世界,美國是以三十五年平均薪資計算,日本、德國和英國則是以「一生平均薪資」計算。希臘被迫改革後,公務員退休年齡提高為六十七歲,所得替代率降為百分之五十六,勞工退休金也改為以「一生平均薪資」計算。但如果沒有歐盟的堅持和IMF的介入,希臘人永遠不可能自行改變,希臘的政治人物也永遠不會提出讓選民日子不好過的改革方案。 重陽敬老津貼是一個怪物。它起於1987年的黃大洲市長時代,並逐漸被各縣市模仿。台北市剛開始每年只要花六千四百萬,但隨著人口老化和歷任市長的不斷加碼,現在每年要花七億多。它不是社會救濟,因為只要活到一定年紀,不論貧富都有禮金可拿。它也不是社會保險,因為沒有人為此繳過一毛保險金。它就是一個以「敬老」為名,行討好選民之實的政策買票。原來是規定七十歲以上才能領取,但郝龍斌為了替連勝文的選情加持,在2014年三月時又把年齡降為六十五歲。雖然連勝文的選情沒有好轉,但市政府每年又得多花二億。 對於有一千七百億預算的台北市政府來說,七億確實不是什麼大數字。但正因為不是什麼大數字,如果連這也改不掉,那其他改革就根本談不上。而且台北市一向對各縣市起帶頭作用,如果台北市因為自己有錢就繼續發下去,那其他早就發不出來卻還在硬發的縣市就永遠不可能取消,像苗栗縣那種破產的例子遲早會在其他縣市出現。 柯文哲不是不知道這會影響他的支持度,但他豪氣的宣稱,就算民調會掉百分之五他也要做。國民黨議員在議會炮聲隆隆,要扣他「沒有敬老觀念」的帽子,柯文哲不為所動。在面對盟友民進黨市議員的內部批評時,柯文哲也反覆重申他會做到底的決心。你不能不佩服柯文哲的勇氣,你可能也要懷疑,是不是只有亞斯伯格症患者才有這種對批評免疫的神經。 跟希臘比起來,台灣許多退休制度更優渥。台灣公務員的平均退休年齡是五十五歲,退休後所得替代率約在百分之八十九到一○二之間。台灣的勞工退休金也是以「最後五年平均薪資」計算。希臘的老年人口是百分之二十,而台灣老年人口在二○二五年也會達到百分之二十,與現在的希臘相同! 台灣的外面沒有歐盟,也沒有IMF,要改革只能靠政黨和政治人物的責任感。蔡英文未來要面對的是比重陽禮金更嚴重和困難百倍的問題,而柯文哲這回能否過關正好測試台灣人有沒有自我拯救的能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