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迴 從裹腳布道盡女人心事

民生@報/陳小凌 2015.10.19 00:00
【文/陳小凌】從中國古代女性的裹腳布意象出發,大紅的布條層層布衣束缚纏繞在女舞者身上,隨著肢體動作起舞中逐一解開,是「束縛」還是「解放」?男人想為女人解放的,到底是什麼?而女人想要掙脫的,又是什麼?

今年國家兩廳院兩年一度的「舞蹈秋天」,11月將由舞蹈空間舞蹈團與音樂家譚盾打造跨界舞作《迴》登場,集結荷蘭Anmaro與國際團隊共同聯手,用舞蹈細述女人心事,今天並邀請作家張曼娟分享觀舞心得。

耗時四年,横跨美、英、荷、西、港、台六地創作團隊,舞蹈空間舞團與國際舞者同台,聯手打造一個舞蹈、音樂、視覺齊揚的無垠世界。藝術總監平珩說:「這個作品我們討論了4年,從紐約談到巴黎、阿姆斯特丹,再到台北。」在不斷激盪下,最後決定《迴》使用的樂曲,皆為譚盾的鋼琴作品。而首創鋼琴家王文娟與許毓婷現場與舞者同台演奏起舞。

「從1979年譚盾離開家鄉湖南譜出《水彩的八個回憶》,到1989年《軌跡》、1993年《C-A-G-E》,以及跨越千禧年的《晨露》。」其中「鋼琴的指彈和弦」C-A-G-E,整場以水的拍打、舀水、倒水聲為旋律的樂曲,最具挑戰。探索有聲與無聲、光明與黑暗、過去與現在、寫實與超然之間的軌跡。

兩位編舞家楊銘隆、伊凡‧培瑞茲的東西方激盪,讓舞者動作更簡約,透過女性的視角,道出女性從束縛到解放,挑纏到揮灑的喜悅。

《迴》以唐朝白居易「雪月花時最憶君」詩句為創作啟始,一窺世間的變動與永恆。全舞以色彩參照出傳承、成長與豐收的三個階段,透過老、中、青三個女性的視角,凝一抹絶色,穿迴永恆。

張曼娟驚豔《迴》的詩意,意象深長,無法言喻。「三位男舞者代表著過去、現在、未來」,而那位女舞者纏繞於三位男舞者之間,意指女人如果無法面對過去,也就遑論想像未來。而女人,卻花了很多時間在與自己和解。」「這讓我感受到女人千百年被社會纏繞,要怎麼掙脫還是得靠自己。」「這是很療癒的一段舞蹈。」

2015舞蹈秋天「舞蹈空間X譚盾計畫《迴》」將於11月13、14、15日在國家戲劇院演出,購票可洽兩廳院售票系統。

圖說:舞蹈空間新作《迴》中片段。陳小凌/攝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