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夢境行走 侯飛月深邃一抹藍

民生@報/陳小凌 2015.10.19 00:00
【文/陳小凌】遙望群山中的點點星光,即使在都會寂靜的夜晚,當她聽到對街那一曲木笛樂音穿越,讓身處洛杉磯的畫家侯飛月不禁落淚,畫幅中那一抹神秘幽謐的藍或是綠,其實是她思念親人的心境對話,帶有一分孤獨和淒涼!

「心中的藝術世界又是什麼呢?是想歌頌一些,被聰明世界不太被人賞玩或者去表揚的那種平淡的善意、一種比較低調、不太惹眼的、溫和世界之美吧!也就是在虛幻中,去創造一個真而假的世界!所謂的,不實在的世界。一片人造的海巿蜃樓罷了。」看侯飛月的畫,被她這段近乎自白的話感動,這時再看她的畫,心境有些微不同的覺受。

和許多學藝術的女性畫家的境遇相似,今年68歲的侯飛月,1971年她的百號油畫「童年的詩歌」,榮獲藝專畢業展唯一校方典藏作品,前輩畫家李梅樹將她視為藝術新秀,24歲遠赴巴黎藝術學院深造,和奚淞、蔣勳同學,一片藝術生涯在望,卻因愛情,32歲轉嫁日本,面臨著異國文化與語言挑戰,重新翻轉人生。

只是藝術的靈魂還是在侯飛月的血液中流轉,歷經三個孩子陸續報到養育,當小兒子七歲入學那年,「終於可以再重拾畫筆!」她還因此「自創」一種新水彩技法。

她利用法國手工棉紙Arche的韌性,運用透明水彩和不透明水彩技法,顏料染了又畫、畫了又染,噴溼透了再用磚頭般重的精裝書鎮壓、壓乾了後再染再畫,反反覆覆,兩三個月才能完成一幅滿意作品。

她說:「自己的夢境通常是跳躍的,隨性、如詩如夢,是自己內心的雲霧與心光世界。看似迷離深邃,卻帶有一分孤獨和寂寞!」

「夢境行走」侯飛月個展正在紫藤廬展出至10月25日。

圖說;侯飛月在畫作前。陳小凌/攝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