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捉妖記:中國動畫電影的突破和回歸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5.10.19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魯力立

都說2015年,中國動畫電影上了不止一個臺階。從《大聖歸來》到《捉妖記》,口碑和票房的充盈都是最有力的證據。我倒覺得,《捉妖記》是一部重口味的電影。殺戮,血腥和人妖關系,說實話,雖是動畫但並不是非常適合兒童觀看。因為,它的背後隱藏了深厚的人文理念和生命反思,而絕非《喜洋洋與灰太狼》的膚淺笑料。

《捉妖記》講述的是,妖界因禍亂而不得不闖入人界。而妖後為了保護子嗣而將自己的孩子交給人類撫養。宋天蔭和小嵐都是天師後人,一心除妖為己任。而面對胡巴這個充滿善意的孩子,卻慢慢心生感情,也慢慢認識到,人和妖之間並不是只有敵對,也可以融洽相處。相反,他們卻開始認識到,天師和人類的血腥殘忍,甚至比妖還可怕。這種反思也促成了他們最後決定違背身份而救助胡巴,和村民們。

中國動畫電影一向以塑造娛樂形象或神話形象為主,如《長江七號》中的七仔,《熊出沒》中熊大和熊二,《大明猩》中的金剛以及《鐘馗伏魔》中的鐘馗等等。相對而言,一方面是為了塑造真人無法演繹的形象,另一方面則更多地是為了追求觀影的獵奇效果。因此,動畫本身存在的意義卻和好萊塢電影差了一大截。美國電影,講究美國精神。無論科幻片,災難片,紀實片,還是是動畫片,都講究人道主義,眾生平等,和諧共處,而對於人類現在的“主人”行徑則進行了深刻而全方位的反思。所以,動畫不僅僅是動畫,而是一種假借虛擬形象而控訴現實,法人深思的手段和方式。這是中國動畫很多年都沒有想明白的地方。

而《捉妖記》在妖後把蛋塞進天蔭嘴中時,就一下子顛覆了之前中國動畫電影的理念。妖後,無法交流,卻飽含淚水。母愛是穿越一切障礙的語言。於是,即便是妖,她懇求的神態和犧牲的無畏,讓人震驚和動容。而當天蔭懷上了生命,妖後拉著他的手撫摸著腹中的胎兒時,母愛精神便連接了,延續了。盡管,天蔭至始至終沒有聽懂妖後的“拜托 保護他”,然而,語言在這一刻不再重要,而這種跨越全世界和全宇宙,超越一切物種的愛成為了整部電影的關鍵。

這種愛,更表達在天蔭的好朋友,小武身上。天蔭因為發現他居然妖而遠離他,在他被抓走的時候選擇了逃避。當小武飽含淚水看著他的時候,人和妖究竟能否共存的問題又一次被提出來。只是因為一張皮囊,天蔭就違背了感情和誓言,這不僅僅是對人和其他物種的關系進行了拷問,更是對人和人本身的相處之道進行了靈魂的拷問。

當然,這種拷問最後也有了答案。天蔭和小嵐因為和胡巴的相處,終於明白人妖之間,若是友愛和善意,則應該和諧相處。而若是惡意,無論人抑或妖,都應被懲處。特別在登仙樓上,人類對於異類的殘忍行經簡直令人髮指。而相對而言,妖的無辜和弱小則讓我們聯想到了日常生活中凌駕於它物種上的頤指氣使。這種思想的升華,對人類和其他物種的反思正是這部動畫電影要傳達的深層理念。

影片中有一段非常經典的對話。當葛老板對妖怪大娘說你們是逆天而行時。大娘則道,“你們才是逆天!劍齒虎,長毛象,哪一個不是被你們人趕到無處容身。你們要活,就不能給我們一條生路嗎?”這一句反問,想必也是道出了《捉妖記》的全部心聲。人和其他物種之間究竟如何相處?究竟我們每天提及的和諧社會究竟應該如何實現?《捉妖記》是第一次走出了中國動畫電影俗套的小圈子,站到了全人類高度,站在了反思和批判人性的角度,這是學習和模仿了世界電影的理念,是突破。然而,如妖怪大娘所言,人和妖是可以共存。這種“天人合一”的理念是中國流傳萬年的道義。它也是在回歸傳統,回歸民族。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夏夜飄香話龍蝦十二公民:經典模式下的本土化改造港囧:劣幣驅逐良幣要不得虎媽貓爸:教育題材再創新篇?煎餅俠:用自嘲贏得喝采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