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流浪歐洲13年 雲門「烟」金秋返台

民生@報/陳小凌 2015.10.14 00:00
【文/陳小凌】「好像人生是一首華爾滋,是纏綿偷情、上錯不該上的床,是華麗也有點後悔的東西,但事過境遷花落後,有時候會忽然想起某個夏天聽見的某個名字。」這是林懷民眾多作品中的異數。「烟」的舞台枯樹聳立,水塘泛光,彩衣舞者在一段段華麗華爾滋中迴旋,偷情,纏綿,唯有池畔凝眸的黑豹,見証了時光的流逝,情意如煙。

「烟」舞作用華爾滋貫穿,在2002年首演後,即授權蘇黎世芭蕾,成為舞團熱演多年的招牌作,卻未曾再現身雲門舞台。睽違13年後,今秋重返台灣,10月16日至25日,於國家戲劇院連演七場。11月13日至14日轉往台南文化中心演出。

不同於一般觀眾熟悉的「水月」、「行草三部曲」等雲門舞作,「烟」這支在歐洲構想,發展的舞蹈,是林懷民沒有線性的情節發展,但豐富角色互動、內心情感的細膩鋪陳,經過修正的回憶彷彿生活在普魯斯特的巴黎,引發許多故事的聯想,林懷民以不斷變化的場景營造回憶與遺忘的迷離境界,若有似無的情緒,片段的意亂情迷,要讓舞迷興奮復又低迴。

這齣由普魯斯特「追憶逝水年華」觸發的舞作,結合了畫家透納的作品,連建興魔幻寫實的畫作投影,俄國當代作曲家蕭士塔高維契的傳人許尼克輕快與激昂的音樂,以及已故的燈光設計家張贊桃幽微絕美的光影。異色的「烟」,音樂性濃烈,雖然歐風色彩鮮明,如今回返國門,林懷民要讓雲門舞者從以氣引體,由內而外的動作中,察覺到東西交融的肢體,迥然迴異歐式舞風。

林懷民回溯過往:2002年的過年前後,與燈光設計張贊桃、舞台設計王孟超一同旅行印度,旅途中帶了普魯斯特「追憶似水年華」6冊書,驚喜地經歷了生命中最迷離的一次春天,三個月時間,感受到生命交替氣息的感動,也被恆河邊一棵巨大枯樹凋零後的詭譎之美震懾住,回到台灣,反而忘了印度恆河的煙,創作了這支很歐洲的舞作「烟」。

13年過去,雲門舞者的肢體更加成熟,讓林懷民有了更多發揮的空間。他動手大幅修改,潤色。往事如煙的傾頹與亂倫異色的複雜情慾,在林懷民的重新加工下,衝撞力更加強悍,色彩濃重強烈,如今回首,經歷歲月沖刷,青春雖已不再,林懷民表示:往後再也不可能有一模一樣的回憶。

圖說:林懷民舞作「烟」重返台灣。劉振祥攝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