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10.13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今年雙十國慶首次有在野黨主席蔡英文與宋楚瑜「和平的」參加總統府前的中樞慶祝大會,蔡英文此舉是要創下朝野和諧的新政局,希望往後不再有在野黨不參加中樞國慶大典之特例或在野黨主席率眾大鬧中樞國慶慶典會場丟盡國家顏面之特例;蔡英文此舉亦是她親身親力實踐「維持現狀」之作為,為今年國慶創造全國和諧歡慶之典範,真是普天同慶、薄海歡騰、四海同心、中華民國萬萬歲;國父孫中山先生地下有知當亦為2015年的中華民國國慶之萬眾一心而含笑九泉矣!但這麼好的良辰美景還是有一些好事之徒在雞蛋裡挑骨頭,這些人像抓到「一日共諜」般地指出蔡英文唱國歌時將「吾黨」兩字省略沒唱;蔡英文到底有沒有唱「吾黨」其實無關宏旨,說不定她會像我一樣唱「無黨所宗」也是很有時代意義,蓋當前標榜宗法「三民主義」的國民黨也沒把三民主義當一回事,沒在實踐三民主義的理想;過去王昇和許歷農叫一些不懂三民主義的政工人員進入學校亂講三民主義,把三民主義胡說八道一番,讓大家對三民主義產生很大的誤解,所以現在連國民黨黨員對三民主義都一知半解,最後乾脆將三民主義束之高閣,所以三民主義就「無黨所宗」了;前兩天宋楚瑜說「三民主義、親民黨所宗」,另一個剛成立不久的「民國黨」也揭櫫他們奉行孫中山的三民主義,這些都要等到他們執政後再來實踐了。

大家都知道現在國歌之歌詞是民國13年6月16日國民黨總理孫文頒贈給「中國國民黨黃埔軍官學校」開學時之訓詞,當時的黃埔官校是孫文向蘇俄募款及槍械、教官顧問來創辦的,所以校長由國民黨的蔣中正擔任、政治部主任由共產黨的周恩來擔任,周恩來是代表共國際的;這時孫文頒訓「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乃因三民主義和共產主義都是社會主義之思想概念,只是依照法國社會學家聖西蒙的說法:共產主義是比較激進的社會主義,三民主義則是比較溫和的社會主義,所以算是系出同門,而且當時中國共產黨被俄國史達林壓著跟國民黨合作(史達林認為蔣介石是最有可能讓中國共產黨發展成長壯大的中國軍政領袖-結果不幸而言中),所以共產黨就只好乖乖的屈居在國民黨之下卵翼孵生、展開史稱的第一次國共合作。

民國14年3月12日孫中山仙逝,不久蔣介石也領導北伐成功,這時就是蔣介石威權最顯赫之時,他開始整肅胡漢民、汪精衛等異己更展開五度剿匪(共匪)軍事行動,除定都南京外還設南昌行營以為剿匪大本營;這期間許多黨內外仁人志士咸認為以黨歌充當國歌實為不妥,行政院亦曾三度成立委員會籌備徵選國歌大計,惜乎都因國事倥傯而未果;直到民國26年6月3日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議正式通過決議以黨歌作為國歌;當時是以黨領政的訓政時期,故以黨歌當作國歌算是正式定案;不過這是國民黨中常會議決的,不是行政院院會、更不是國民參政會(等同臨時國會),故大多數人也不認帳,至少在共產黨的解放區就以「義勇軍進行曲」當作臨時國歌。

所以現在民進黨人不認同「三民主義吾黨所宗」已算是很客氣了,其實若民進黨人換個角度來解釋,事情還是可以迎刃而解的。

三民主義其實是一部非常好的治國經典,孫中山先生想必要博覽群籍且要融會貫通才能撰寫岀這部治國經典,可惜因其專重在平民百姓之福址既不見容於資本家亦不討喜於與資本家勾結之達官顯要尤其是孔宋家族,所以三民主義就被國民黨拿來掛羊頭賣狗肉騙選票罷了,加上王昇和許歷農的徒子徒孫們亂講三民主義,讓台灣人民對三民主義一知半解最後就造成一大誤解,最後連國民黨自己都不敢再談三民主義了,孫中山地下有知不嚎啕大哭幾場才怪。環顧國民黨與大資本家勾結之深(自己也已變成大資本家了),要其再實施三民主義已是求之而不可得,何況國民黨還有沒有執政機會都是諱莫高深,所以民進黨大可你丟我撿再加以改良,或可為台灣人民帶來更多的福祉,反正好的主義行諸四海而皆準、放諸百世而不變;當前中共在中國大陸執政六十多年也施行很多孫中山的建國方略、建國大綱、實業計畫;國民黨只拿三民主義騙吃騙喝騙錢騙選票,共產黨卻把南方大港、東方大港、北方大港、全國公路網、鐵路網(還升級為高鐵路網)都建設完成,還譜出非常綿密航空網路,孫中山的遺孀宋慶齡力挺共產黨算是挺對了,若挺蔣介石的國民黨就完蛋了,孫中山的遺教、學說就真變成廢紙一堆、毫無意義了;宋慶齡算是對得起孫中山了。

當然民進黨人也可將「三民主義吾黨所宗」的黨解釋為「鄉黨」的黨,如果民進黨人亦能像筆者一樣肯定三民主義,那將「三民主義」擴大為全國人民所宗法、亦可解釋為「吾黨所宗」,只要有執政黨願將三民主義完善的付諸實施,對台灣人民都是有利的,屆時大家要建立共識,看是由行政院或是國會正式通過決議將現行之國歌正式定為國歌,以取代民國26年6月3日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以黨歌作為國歌」之決議,使國歌正式登堂入室,為全國人民共同歌頌。【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