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翹課學生替老師評量 外籍教授嘆台灣教育可悲

yam蕃薯藤新聞/張晏瑜/整理報導 2015.10.13 00:00
「大學已變成一個商業機構,學生不過是一個企業的客戶。」一名在台任教的外籍教授表示,所謂的「校園民主」,轉化為「學生替老師打分數」,感嘆台灣的大學教育實在可悲! 曾上節目《康熙來了》大談在台生活的的義大利籍藝人韋佳德(Skanda),私底下也是教授、翻譯家、語言學家與音樂人,上月13日呼籲台灣媽媽不要崇洋媚外、先讓孩子學好母語,近日又再度為台灣教育發聲:「所謂的教師評鑑制度,以及學生追求的民主化,是否到了該檢討的必要?」 過去六年分別任教於六所不同台灣大專院校的韋佳德,表示任教期間見到不少荒誕的學生,不但經常翹課,終於來上課了,卻睡覺、吃飯、滑手機,不寫作業也拒絕小考,甚至覺得自己有權不參加期末考。 韋佳德表示,力倡「校園民主」的台灣社會,希望學校、老師能尊重學生的學習方式,因而讓學生參與每年的教師評量,替老師打分數,令他質疑:「從未出現過在課堂,或上課時從不專心聽課的學生,在期末卻有權利執筆評量,洋洋灑灑地批評他們根本不熟悉的老師或課程,這像話嗎?」 「選民常說,選舉的目的,是為了幫人民選出最佳的候選人。然而,我們卻看到許多人民所選出的掌權者,卻目中無人、自私自利!罪魁禍首不就是不明狀況,盲目而為的無知人民嗎?」韋佳德更以選舉制度來形容「學生替老師打分數」的現象。 他直言:「如今大學已變成一個商業機構,學生不過是一個企業的客戶。所以客戶至上,甚至可以對提供教學服務的老師提出評量,表面上的民主化以及僵硬、裹足不前的官僚制度,只會讓「教育」離它的本旨愈來愈遠,這是臺灣大專院校可悲之處。」 韋佳德更分享政大教授劉宏恩給學生的公開信,坦言道:「再也不接受「無法替自己的學習負起責任」的同學選修,在生命中再也不會與「無法替自己所選所作所為負起責任」的人有多來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