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再談「社會住宅」政策【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10.06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1984年開始筆者有幸出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八年,離職後即創辦「營建新聞雜誌」暨參與一些綜合性平面媒體之撰稿工作已逾20年有餘,這三十多年間吾人曾多次赴日韓中考察其營建政策,尤其是到香港新加坡考察其公營房屋政策,三十多年來已陸續撰寫「公屋」相關文章逾二十篇;也因有親戚居住在香港旺角屋齡將近五十年之公屋中,故對香港與新加坡之公營房屋之管理堪稱甚為了解,三十年來吾人曾將星港之公營房屋經營管理政策遞陳供各黨派相關首長卓參,惜乎僅有蔡英文在競選新北市長時至表興趣並列為主要政見,其他首長顯要可能太忙而無暇眷顧;蔡英文自參選新北市長、2012年總統大選、2016年總統大選都將「社會住宅」政策列入她的主要政見,尤其是2016年這次更是雄才大略的發下豪語「八年要興建20萬戶社會住宅」;新加坡國父李光耀曾說「若人民連住的地方都沒有而要求人民愛國就很困難了」,他還說「政府的責任就是幫人民解決居住問題」,新加坡今年建國五十週年,新加坡人現在有八成以上住在「組屋」內(就是新加坡的社會住宅);香港也自1954年開始興建「公屋」(就是公營房屋),迄今逾六十年,現在有將近一半市民住在「公屋」內;香港的一半市民就是三百多萬人,以平均三人一戶計算就是一百多萬戶;新加坡人口的八成也是三百多萬人,以相同的算法也是大約一百多萬戶;這兩個城邦的經濟規模都只有台灣的二分之一,若以星港兩地之經濟規模來衡量,那台灣應可興建二百萬戶左右之社會住宅;所以蔡英文說八年要建20萬戶應是八九不離十的可行政策;蔡英文是一位腳踏實地、實事求是的屏東鄉下人,她不會像馬英九和洪秀柱等外省權貴用作不到的政見欺騙選票,她現在民調遙遙領先國親兩黨候選人之總和,故也不必對選民開空頭支票來騙選票;倒是她這張鉅額支票讓國民黨一些對社會住宅欠了解之立法委員莫名其妙的信口開河、胡說八道起來,這些委員顯然不知青年住宅和社會住宅之差異性,隨便信口開河開個記者會剛好顯露自己對社會住宅的外行與無知;當然蔡英文這「八年20萬戶社會住宅」在國民黨執政之下是無法達成的,因為國民黨政客還要保障建商像美河市一樣賺大錢,政客保障住商住宅賺大錢、那社會住宅當然就沒錢建了;若國民黨政客讓美河市建商賺的二百億元拿來興建社會住宅,那大約就能興建二萬戶了;國民黨籍立法委員用國民黨政客之標準來看當然是有道理的;但其大誤差就是蔡英文並非國民黨政客,故差之毫釐失之千里了;大家只要將選票投給蔡英文和民進黨立法委員,八年二十萬戶社會住宅也非太困難之事,國民黨立法委員諸公好好去研究蔡英文的社會住宅政策,就會知曉自己的無知和國民黨政客的無能與無恥了。

蔡英文的「社會住宅政策」不但可行而且太有利於國計民生了,2010年新北市長選舉時蔡英文一提出此一政見時許多「都」的各黨市長候選人紛紛跟進,只不過是畫虎不成反類犬,國民黨了搞什麼「合宜住宅」,而且還從中央大力支援推動,結果五年過去了,國民黨政府(包括中央和地方)只讓官商大勾結,葉世文們的代表們拿著皮箱裝著數千萬元遊走在台北街頭,官商學研都有利可圖甚至橫徵暴利,而可恨的是他們建的合宜住宅竟禁不起一場八八大風雨和六級地震就開始龜裂、漏水,害平民購買戶很可能一生心血就要泡湯,哭訴無門;這就是國民黨政府興建的「合宜住宅」(只合宜官商之利益也、不合宜民眾最起碼之居住需求也)。

前幾天晚間有「中」字號電視台之談話節目之記者出身的名嘴在以台北市之青年國宅與安康國宅之例說明蔡英文的20萬戶國宅「要怎麼管理?」,筆者十多年來至少五度撰文大罵台北市政府是最差勁的房東,才會把「青年國宅」和「安康國宅」管理得這麼糟;新加坡住在「組屋」內的朋友時常抱怨他們住在組屋區和附近的豪宅區相比都很自卑,其實組屋只是造型較簡單單調,政府都還定期去視察保養公共設施;筆者香港親戚說香港政府除定期查看公共設施、水管、氣管(大多外露以便於修護)等,還每五年就再粉刷外牆一次,所以香港公屋隨時都是潔淨如新、整潔乾淨,比起台北市的青年國宅和安康國宅真有天壤之別;這幾位大記者出身的名嘴還拿香港的九龍城寨來說明蔡英文的20萬戶社會住宅不易管理,這真是張飛打岳飛打到喇叭亂吹了;其實香港九龍城寨也是國民黨政府留下來的城市之瘤,現在由居民成立「獨立的自治委員會」在管理,不是香港政府房屋委員會負責管理的,其產權也非屬於香港房屋署,這些名嘴要幫國民黨政府辯護也要將資料研究妥善,不要胡說八道亂講一通是會貽笑國際的;星港兩個城邦政府各將公營房屋一百多萬戶管理得條理井然有序,這是要讓國民黨政府非常汗顏的,國民黨立法委員或親國民黨名嘴若不仔細詳實研究同樣是華人組成的星港城邦政府竟能各將自己業管之公營房屋經營到讓世界各國競相學習觀摩,而國民黨政府包括馬英九和郝龍斌兩位台北市前市長卻無法將數百戶之國宅管好,豈能不汗顏乎?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只要將星港之公營房屋之管理制度以國父大公無私、天下為公之精神,以人民為本、絕不能以官商勾結為本,只要政府單位一本善良管理人之責任妥善管好公營房屋;就如孔子所說「見善如不及、見不善如探湯」,看到他人好的就唯恐不及,就趕快時而學習之;人家星港小城邦都能管好百萬多戶的公營房屋,咱台灣經營管理區區二十萬戶社會住宅還有何困難呢?捨私利取公義求仁德即可為也!這事對國民黨人來說是比較困難的,從大陸時代管理九龍城寨如此,逃到台灣後管理青年國宅和安康國宅亦是如此,所以這政府還是要換民進黨來辦、20萬戶社會住宅就能讓經濟較弱勢的平民來分享了;台灣的火車頭工業就再啟動了,台灣的經濟就能振衰起敝、否極泰來重新起飛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