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極簡的藝術:一個場景撐到底,7部經典電影大公開】

滔客/ 2015.10.06 00:00
今天電影滔客要為大家推薦經典必看的7部單一場景電影,可謂極簡藝術的極致展現。

Less is more,簡單最不簡單。

其實電影不外乎就是空間與人物的組合,隨著情節的推進、故事的走向,而在不同場景間切換。不過偶爾也會有電影作品反其道而行,讓故事情節的開端、發展、高潮與結局,都在同一個場景中完成。有的是出於題材限定,但也有的是刻意的安排。不過導演既然捨棄了電影場景變換的自由,將所有元素限定在一個範圍內,那麼拍攝的難度勢必提高。而少了場景切換,情節與對白(或是獨白)就成了故事前進唯一的推動力,唯有透過環環相扣的戲劇衝突、不斷解決又不斷形成懸念,才能拍出緊湊而有節奏的故事。

《活埋》(Buried, 2010)

法國導演尚盧高達曾說:「要拍電影,你只需要一個女孩和一把槍。而《活埋》則是告訴我們,要拍一部電影,一個男人和一口棺材,照樣搞得定。這部電影大概是影史上場景最狹小的,實驗性質的意味濃厚。電影描述一位美國技術人員保羅(萊恩雷諾飾)前往伊拉克戰區工作,卻遭遇恐怖份子襲擊陷入昏迷。醒來後,他發現自己受困於一具棺材中。保羅逐漸明白,自己是被埋在沙漠底下,而在這不毛之地,他只能嘗試以手機對外求助。這場絕地求生的生存之戰,氧氣越來越稀薄,分秒浪費不得,而最後的結局極盡諷刺,也讓人不勝唏噓。

全片的場景就在窄小的棺材之中,沒有一刻離開過,就憑著一個演員唱獨角戲,甚至不需要任何回憶,也不必刻劃主角的過去,觀眾僅僅是全程目睹主角失敗的困獸之鬥。萊恩雷諾在片中幾乎是動彈不得,僅能靠著眼神與黑暗中的聲音,演繹出由希望到絕望、焦慮、崩潰和無奈。95分鐘的驚心動魄,絕望與希望交織,狹小的密閉空間成功營造了幾近窒息的緊張氛圍。而導演在狹小空間中的鏡頭調度、燈光攝影無疑是功不可沒,若隱若現的光源處理地恰到好處,突如其來的黑暗也表現出主角的慌亂心境。

《彗星來的那一夜》(Coherence, 2015)

小愛在前往與朋友家聚餐的路上,手機螢幕居然在她手中無故破裂,此後整晚發生了一連串的光怪陸離。餐桌上的八人,表面上是相識多年的老友,卻又懷有各自的愛恨情仇。在彗星來的這一晚,發生了大停電,就在眾人驚慌失措之時,卻發現幾條街外的一戶人家仍亮著燈光,他們企圖前往求援,竟發現那是一間一模一樣的房子,餐桌前坐著同樣的八人,長得和他們一模一樣…這一屋子的人,就此開始了一場猜疑與鬥爭,眼前站著的人,真的是自己的朋友嗎?

《彗星來的那一夜》號稱燒腦神作,拍攝成本卻僅有5萬美金,而且僅5天就拍攝完畢。高明的劇情設定融合了科幻、懸疑、密室和心理戰等各類元素,著實令人驚艷。整個故事就建立在「薛丁格的貓」理論之上,開啟了平行時空的邊緣科學探究。全劇的主要場景只有一個,也僅靠這八位演員在同一間屋內即興演出。如果只是隨便看一眼,大概還會以為是一部家庭錄像。演員之間多數的對話、情緒、行動幾乎都是即興演出,拍攝過程中,劇組也對演員們完全保密情節走向。片中突如其來的斷電、巨響、敲門聲,他們驚駭的反應看不出一絲表演的痕跡;而當演員們發現「平行世界」的存在時,他們也發自內心地像片中的角色一樣興奮不已。

《絕命鈴聲》(Phone Booth, 2002)

一通電話可能改變你的一生,也可能結束它。柯林法洛在片中飾演一位自私自利、高傲的娛樂媒體公關史都,即使有了妻子仍在外拈花惹草,而他從沒想過的是自己有一天,會因為好奇心接起的一通電話,成為噬血媒體競逐的鏡頭畫面。這一天,史都意外接起了一通公共電話亭的電話,對方威脅:「你敢膽掛上電話,就會沒命。」電話那頭的歹徒是一名狙擊手,逼著史都打電話給妻子坦承外遇,否則就要殺了他。電話亭突如其來的混亂喧鬧,吸引了警察的注意,帶著一批訓練精良的組員趕往,一口咬定史都是禍首,他們哪裡曉得真正的問題,是電話筒裡那個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狙擊手。

《絕命鈴聲》整個故事就圍繞著一個電話亭打轉,宛如獨幕舞台劇,但劇情張力十足,絕對讓你好奇接下來的發展。場景集中、劇情單純,倚靠的全然就是導演高明的掌鏡、敘事節奏,以及編劇引人入勝的懸疑。乍看單純的故事,實則玩弄著各種電影類型,警匪的對峙、談判心理戰、驚悚鈴聲引起的步步殺機則又是黑色驚悚元素,而偷情的男主角懺悔告白,則又讓全片瀰漫著濃濃的警世意味。就在史都以為自己總算逃過一劫,電話再度響起:Isn't it funny? You hear a phone ring and it could be anybody. But a ringing phone has to be answered, doesn't it?(很有趣吧,電話的另一頭可以是任何人。但響著鈴的電話,總是要接的,不是嗎?)最後又來這麼一招,絕對讓你再度毛骨悚然。

《127小時》(127 Hours)

改編自登山家艾倫羅斯頓的真實涉險傳記《在岩石與險境間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電影《127小時》以半紀錄片的手法,演繹了作者與死神拚搏的127小時。艾倫羅斯頓(詹姆斯法蘭柯飾)是一名登山家,2003年他獨自前往美國猶他州的荒野攀高探險,卻意外墜落峽谷,遭到巨大岩石壓住手臂而受困。在這關鍵的127小時,他必須設法自救。最後,他決定用刀割斷手臂,並向上攀爬了將近20公尺的岩壁,並獨自在大漠中步行了10多公里,直到被人發現送醫急救。

光靠單一場景、單一人物,就要撐起一整部電影,不僅考演導演的功力,也挑戰演員內心戲的詮釋。電影在一個半小時內,真實重現了這個曾經震驚世界的求生涉險故事,而隨著時間分秒流逝,觀眾也透過螢幕看到男主角內心世界的漸進轉化,雖然能夠表演發揮的空間就這麼一丁點大,但詹姆斯法蘭無懈可擊的演技,也讓人彷彿真的進了峽谷岩縫中,近身感受了他的絕望、幻視、勇氣。電影片名與原文書名各有不同的側重,書中強調的是人在面臨絕境強大的求生意志,而從導演將片名改為了127小時,似乎可嗅到一些端倪,電影所要呈現的,除了求生的勇氣,更是面臨死亡之際漫長的心理煎熬。

《這個男人來自地球》(The Man from Earth, 2007)

改編自Jerome Bixby的遺作,劇情講述一個大學教授約翰倉促地離職,而在他搬家當天,一群好友趕來為他送行。豈料在這場離別會上,約翰卻向眾人坦承了自己長久以來隱瞞的祕密:他其實已在地球上活了14,000年,而他正是為了不讓人對自己的長生不死感到懷疑,每十年就要遷居。與會的友人中有人類學家、歷史學家、生物學家、心理學家,大家雖然不可置信,卻也沒有任何人能夠推翻約翰的說辭。整個故事就發生在主角家小小的客廳,但這段離奇的人生讓劇情精彩萬分,而眾人一來一往的討論辯證,更是將人類上萬年的宗教、文明史濃縮進87分鐘長的電影,毫不冷場又創意絕倫。

沒有大卡司,更沒有特效,連背景音樂都省了,而主角們幾乎沒有踏出屋子,唯二的場景大概也只有前院。強烈的舞台劇風格,整部電影就靠著簡陋的布景與精彩絕倫的對話,交織出完美又令人驚艷的劇本。《這個男人來自地球》說穿了就是男主角與朋友們的一場Q&A,但內容和思想卻是挑戰了人類千萬年以來的歷史與宗教觀。我們從教科書上習得的知識,究竟是真相或只是被捏造出來的神話?編劇有意藉此挑戰歷史、挑戰宗教,推翻人類既有的所有現實。一個人活了14,000年看似是一個科幻故事,但全劇不玩任何特效,而是玩了一場翻天覆地的腦內革命。

《失控》(Locke, 2013)

伊凡洛克(湯姆哈迪飾)一向是個顧家的好男人,也有一個幸福的家庭。這一夜飄著細雨,他下班開車離去,不過他並不準備回家。今晚他做了一個人生最艱困的決定,他要開往倫敦一家醫院,那裏等著他的是曾與他發生一夜情且即將分娩的女人。身為一個私生子,他曾發誓絕不重蹈自己父親的覆轍,最後卻仍步上父親的後塵。Locke是拋棄他的父親留給他的姓,卻也是他要奮力抵抗的宿命。因此,他掙扎著在這已經亂了套的人生中,想找到一條路,力挽狂瀾。一路上,他接到了同事、上司、醫院、老婆、兒子、一夜情對象的電話,每一聲的響鈴,都是一個新的問題等著他解決。世界在他眼前崩毀,他只能緊握方向盤,他知道自己今晚該開往何處,卻不知道人生的方向何在。路沒有起點,亦無終點。

《失控》全片只有一個演員、一個場景:湯姆哈迪在開車。看似只是演一個男人開著夜車,並不斷接電話、打電話,但劇本安排之巧妙,透過男主角與不同人的對話以及他的獨白,揭露了他的身世背景,內心的缺憾與掙扎。觀眾彷彿被置身於副駕駛座上,靜靜地看著他的人生被拆解而崩裂。全片真正的拍攝時間僅有六天,劇組在車內架設了三台攝影機,隨時從不同的角度來捕捉湯姆哈迪的細微情緒表情,而每個與他通電話的對象,都被安排在飯店中打電話,所以片中所有的對話都是如廣播劇一樣現場即時演出,而非事先預錄。配樂也是電影一大亮點,迷離的電子音樂,夜晚的公路搭配車子急駛而過的呼嘯聲,節奏流暢卻又隱透出某股的躁動不安。

《今晚誰當家》(Carnage, 2012)

孩子打架,父母吵架?!由於自己的兒子在外頭起了衝突,兩對父母決定要出面道歉和解。這起單純的兒童糾紛,將兩對原無交集的夫婦拉到一起,雙方約在被害者的家裡和談,原本以為只要用「文明人」那套敷衍虛假的態度,就能簡單的握手言和,未料雙方卻話不投機,演變成針鋒相對。冷嘲熱諷越演越烈,一場「和平會談」最後演變為炮火四射的控訴大會,不但互相指責對方的家庭教育方式,更對彼此的職業、個性品頭論足、人身攻擊。被戳破虛假表面的雙方人馬該如何自圓其說? 《今晚誰當家》以尖銳的嘲諷,詼諧而幽默地演繹現代人在「文明」背後虛偽的一面。究竟文明是不是就像一個充氣過頭的氣球,禁不起針輕輕一戳?

《今晚誰當家》改編自舞臺劇劇本,除了開頭和結尾外,全片幾乎只有客廳這一個場景,偶爾也僅有廚房和洗手間入鏡,而演員也只有四位。全片就靠他們滔滔不絕的對白,以連珠炮的方式,呈現了他們荒謬到精采絕妙的人生觀。儘管電影場景和演員都極盡精簡,四個人物的個性卻仍發揮的淋漓盡致、鮮活立體:自私自利、工作至上又勢力眼(克里斯多夫華茲飾);表面端莊賢淑、實則壓抑內心幾乎到了虛假的程度(凱特溫絲蕾飾);表面樂天好相處、實際上卻是消極頹廢(約翰·C·萊利飾);標準的道德主義、喜歡強加自己的價值觀在別人身上、得理不饒人到令人窒息(茱蒂佛斯特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