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葡總理4年磨1劍 苦幹作風換來甜蜜果實

中央社/ 2015.10.05 00:00
(中央社里斯本4日綜合外電報導)一身筆挺西裝,配上深富磁性的好嗓音,葡萄牙總理庫艾留若想競逐政界的「低音歌王」,嗓子低沈如義大利總理貝魯斯柯尼,大概也得費一番功夫,才能勉強勝出。

但在掌理這個西歐最窮國的4年期間,庫艾留(Pedro Passos Coelho)少有能大肆歌頌的政績,倒是拿旋律悲淒和歌詞哀傷的傳統藍調「法朵」(Fado),來唱頌國家因空前失業率、人口外流與債台高築所苦的命運,大概也不會覺得突兀。

但庫艾留這位頑固的中間派,最終還是贏來了能昂首誇口的時刻。

他今天贏得大選,不只對葡萄牙意義非凡,也可能暗示歐洲的趨勢有了改變。西班牙與愛爾蘭的撙節政府,都將在未來數個月面對選民。

庫艾留先前厲行嚴苛的紓困協議,即便他知道這可能是政治自殺。他2012年上任,隔年告訴所屬的中間偏右社會民主黨(PSD):「如果有天,我得為了救國家而輸掉1場選舉,那又怎樣?」

就連最忠誠的支持者都會承認,庫艾留稱不上擁有領袖魅力,但他的意志堅定、他的埋頭苦幹,在這種財政拮据時代,卻似乎是再適合不過的風格。

對庫艾留而言,讓葡萄牙擺脫歐洲聯盟(EU)與國際貨幣基金(IMF)等債權人的束縛,是他表現愛國心的職責所在。那個目標終於在2014年5月、葡萄牙走出前任社會黨政府簽訂的紓困協議時達成。

庫艾留當時大聲宣告,「葡萄牙化解了近代史上最嚴重的其中1場危機」,但他也相當清楚,從今以後,自己的名字,將會「永遠和危機後最慘重的後果連在一起」。

大幅刪減公共支出造成民怨沸騰,導致民生疾苦,在野黨抨擊庫艾留所做的,遠比債權人要求的還多。

撙節的後座力重重打擊了51歲的庫艾留。2012年9月,葡萄牙出現大規模反撙節示威,群眾揚言推翻庫艾留,他以出名的「超級鎮定」面對,最後被迫取消一些讓人恨得牙癢癢的措施。

接下來的夏天,庫艾留的國會多數隨財政部長蓋斯巴(Vitor Gaspar)與外交部長波塔斯(Paulo Portas)請辭岌岌可危。

最後他說服兼任保守派「人民黨」(Popular Party)黨魁的聯合政府夥伴波塔斯續任副總理,才勉強保住了政府的完整性。

失業率在2年前攀抵空前的17.5%後,或許看到了下滑,但許多分析家認為,這是大量人口外移所致。

人口外流來到50年新高,許多高學歷青年離鄉背井去了北歐,或前往資源豐富的葡萄牙前非洲殖民地安哥拉與莫三比克。

葡萄牙2011年實施撙節措施,換取780億歐元紓困款以來,每年都有約12萬人外流。

庫艾留配合債權人要求實施刪減支出、增稅與親市場改革的撙節措施,許多選民永遠都不會原諒。雖然他可以點出經濟的重新成長,但自己長達5年沒繳社會安全金的爭議,卻重創了他的形象。

儘管庫艾留宣稱後來已經補繳,但這位住在里斯本偏僻市郊,向來給人正直、勤儉印象的總理,完人形象已蒙上汙點。

庫艾留出生於葡萄亞中部城市孔布拉(Coimbra),從小跟著醫生爸爸在安哥拉長大,安哥拉1975年獨立後舉家返國,定居北部里爾市(Vila Real)。

在里爾市,13歲的庫艾留隨父親加入社會民主黨,很快以學生社運人士的形象在黨內竄起。26歲,一舉進入國會。

他結過兩次婚,和歌手前妻的首段婚姻生了兩個小孩,和現任妻子又生了1個女兒。(譯者:中央社鄭詩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