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專欄/憲哥完勝光遠交鋒整理,拓展大陸市場是結論

蕃論戰/侯漢廷/專欄 2015.10.05 00:00
無論是在「放屁」,或是「拓展大陸市場」兩個爭點的交鋒,吳宗憲都完勝馮光遠。 吳宗憲首先放低姿態,綜藝人要的是一個「禮貌」。把馮光遠地位抬成「學者」,抬的是憲法。自然前者為人親近。「放屁」或許法庭判決真是言論自由,但吳宗憲問觀眾,「要教我們的小孩動輒說放屁嗎?」觀眾心中自會衡量放屁為不當用詞,同意馮不對。加上主持人也認為「放屁」不佳,馮也自述不再說這二字,等於自認理虧。不僅自己承認「放屁」用詞不對,也未道歉,給人留下死不認錯的嘴臉。後段吳宗憲談及金鐘獎入圍事情,評審不給入圍,也說出了不入圍的理由。再次嘲諷馮光遠,罵人放屁卻沒有理由。也多次利用機會酸馮光遠不道歉,在此不表。 馮光遠罵放屁的主因是指,節目製作費低是由於主持人經費太高(暗指吳宗憲),吳宗憲哭窮,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此論點本應詳細申論,但馮光遠硬要扯什麼是搞笑、節目抄襲,卻給了沈玉琳打臉的機會,也使得這個論點沒有發展。沈玉琳指出馮光遠自相矛盾、綜藝節目本來就相互模仿,完全打臉馮光遠。儘管被主持人糾正《好聲音》是買版權,口誤無防沈玉琳的本意。 陳玲玲倒是注意到這個論點,詢問綜藝節目的品質,吳宗憲的回應則是根源於節目製作費。陳玲玲追問主持人的價格問題。但是卻也在對話中承認一個前提:錢確實對節目製作很重要。至此,吳宗憲談的「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已經完全得到在場所有人的認可,馮光遠罵「放屁」正當性再度矮了一截。更不用說九孔與湯姆克魯斯例子出來,及後面談到的供給需求,已經將單純錢的問題,上升到了經濟供需市場機制的高度。吳宗憲的解決方案是:拓展到中國大陸,至此,吳宗憲結束了兩個爭點:沒錢不是由於主持人領太多,而是缺乏市場。節目拓展到大陸已獲得完全的需要性,在場沒有人反擊。 後來談及網路問題,再度談到中國大陸市場重要性。現場除了馮光遠一致同意。馮光遠說:中國大陸言論不自由,很容易把節目關掉,與其打開中國的門,不如打開美國華人市場。 馮光遠之言,純粹癡人說夢。在下一階段馬上被吳宗憲打臉。吳宗憲的節目在大陸鳳凰台播了十幾年,現在大陸網路電視台也向吳宗憲買版權播節目,馮光遠的論述至此已完全爆掉。 當馮說中國大陸不自由的前幾分鐘,節目才談到大陸會透過網路收看《康熙》和《我猜》。如果網路不被封鎖,那麼大陸就並非不自由;如果網路是處於封鎖狀態但仍然看得到台灣節目,就代表這些節目在大陸電視台落地也不會被封鎖。更何況,馮光遠大概不知道,中國大陸節目有多開放,玩的哏多瘋狂。中國大陸的節目甚至能請官員到給民眾上訪爆料,現場直播,揭發官員惡行,眾多官員受到懲處,恐怕連台灣政論節目都得甘拜下風。中國大陸網友甚至能公然罵習大大是「習大犬」,跟台灣動輒罵「馬英狗」的言論自由是不相上下的。 再退一步言,縱使開放後中國大陸真的會封鎖台灣節目,但是綜藝節目有什麼好封的?大陸難道會封鎖《綜藝玩很大》嗎?為了不存在的封鎖,而主動拒絕大陸的市場,結果就是拖垮了台灣的產業。後來談到服貿,主持人說這是文明人(台灣)對抗流氓(大陸),姑且不論此言之對錯,但是吳宗憲一語直接戳破所有反服貿的論點:要嘛雙方談好都不能播,這是對等。但如果自我設限自己不過去大陸,那就是自阻發展。況且,台灣節目到大陸播放,跟大陸流氓與否有什麼關係呢? 坦白言,台灣演藝圈乃至於多數產業的衰退,都與仇中的封閉有關。例如服貿不過,演藝圈如何能引入對岸資金與進軍大陸市場呢?結果就只能是藝人、製作人個別前往大陸賺錢,台灣當然越來越弱。 太陽花卡服貿,對岸錢不來,台灣節目不能去。後來太陽花明星多數都在忙選舉從不關心兩岸監督條例,當產業的當事人出來說幾句話,還有一個馮放屁竟然指責當事人已拿太多錢、中國大陸不值得去,這才是令人生氣之處。 馮光遠對於中國大陸的想像恐怕還停留在文革時期,至於馮光遠說美國的華人人口(或者日本韓國)多於中國大陸13億人口,這就當他沒常識吧。就算非洲人印度人人口家總多於大陸人好了,台灣綜藝節目最大市場當然在大陸,難道美國人和非洲人會看《康熙》嗎? 節目的後段,吳宗憲更將層次拉高,提升到「愛台灣」,幾乎幫所有在大陸從商者出了口氣:「台灣是我永遠的家,去內地賺錢不對嗎?賺的錢我是拿回來台灣繳稅的!」台灣近年來被仇中情緒渲染,似乎去大陸工作就是賣台。吳宗憲的愛台言語,已為節目劃下完美句點。光明正大去大陸賺錢、坦坦蕩蕩為台灣說話,憑此,吳宗憲的高度已遠甚許多在台灣高喊反中,卻偷偷摸摸去大陸賺錢的政客。 馮光遠後面還有說話嗎?被打臉而已。對了,那個幫歐巴馬翻譯的黑人演出費也相當貴。還有一些網友支持馮光遠,又要「禁止」吳宗憲講「內地」。大概忘記了馮光遠的第一段談的叫做言論自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