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吳茂昆 火彩虹 兒茶素

中共搶抗戰話語權 藉此宣示一中主張

中央廣播電台/陳林幸虹 2015.09.25 00:00
中國國民黨前主席連戰前往北京閱兵,為70年來兩岸各自表述的抗戰史,再掀波瀾。兩岸過去曾有一段時間,不提對方在抗戰中的角色或貢獻,如今雖然放寬了,但中共官方仍自稱領導抗戰,共軍是「中流砥柱」,忽視當年國民政府在8年抗戰的領導權。學者指出,中共搶抗戰話語權,主要是為鞏固政權,藉此宣示「一個中國」的主張。

◎兩岸今年皆盛大舉行抗戰70周年

兩岸今年都盛大舉行抗戰紀念活動,並都舉辦大型的國際學術研討會。中華民國以「戰爭的歷史與記憶:抗戰勝利70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為主軸;對岸則是以「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為架構。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張力指出,從紀念活動的名稱,就可以看得出來,對岸將中國人民抗日戰爭連結世界反法西斯,顯示中共的原則是「跟世界接軌,也跟台灣掛鉤」。至於中華民國紀念抗戰史,則較為柔和,希望以歷史的軌跡,喚起民眾對抗戰史實的關注。張力說:『(原音)他們很定性的就是把中國人民抗日戰爭以及世界反法西斯是放在一起的,就是有一點國際化的觀點。從這兩個可以看出,有各自表述的地方,也有共同的地方。共同的地方就是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各自表述他有不同敘述的方式,也許我們強調歷史記憶,比較柔和一點,把它當作是一個遺憾的往事去看它。』

◎中共早期抗戰史 不談國民政府貢獻

張力從大陸的教科書內容,說明中共官方對於看待抗日戰爭的演變。他指出,早期的大陸教科書,絕對不會談及國民政府的貢獻,更不會談與國際的接觸,但台灣的教科書,則會呈現戰時的友邦與援助,並提及國民黨在剿共之後,不計前嫌接納中共。不過,大陸學者認為,台灣這樣的敘述是片面、有偏見,並認為台灣可以提到國外對我的援助,為何不能多提及中共的貢獻。

不過,張力也認為,從年代來看,也可以看出大陸學界研究抗戰史,和台灣的差異性已經愈來愈小。張力指出,在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至1966年文化大革命前,中國已經有一些抗戰小書,主要闡述毛澤東的思想和觀點,並對於蔣介石和國民黨軍隊在抗戰的貢獻,全盤否定,並直指國民黨對於抗戰毫無貢獻,以合理化中共的政權。

◎文革之後 出現正面與敵後戰場

至於在1966年到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間,抗戰史就是毛澤東的歷史,抗戰勝利全歸功於毛澤東一人。但在1980年至1989年改革開放之後,張力指出,大陸學者的思想處於多元化,並著手研究國外的史料,在這期間,所謂「正面戰場」以及「敵後戰場」,也陸續在學界流傳。2005年,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發表談話,除了肯定正面戰場,也肯定中國國民黨在抗戰的表現,當時擔任國民黨黨主席的馬英九總統,也立即回應,表示讚許。

胡錦濤的一番話,也從此顛覆大陸學界對抗戰史的研究。張力說:『(原音)這樣的一個研究成果,其實對於大陸的歷史教學,也產生一些影響。有些老師也不知所措了,因為原來一些傳統的說法,連胡錦濤主席都講,有正面戰場,且國民黨在正面戰場也有貢獻,那我們的一些傳統的說法,大陸說法要怎麼辦呢?會有一些不知所措的狀況?所以到底歷史教育是不是要跟著意識型態,還是要跟主流的說法,那主流的說法是什麼?主流的說法會不會改變?要從那裏改變?是從總書記的說法改變嗎?這個困擾了不少老師。』

◎馬總統籲中共 面對歷史

政治大學歷史系教授劉維開指出,大陸經過這幾年開放之後,大陸內部學界和官方,對於抗日戰爭的歷史,也呈現「各自表述」。民間透過網路以及各媒介,清楚明瞭抗日戰爭的來龍去脈,官方所謂的「正面」以及「敵後」戰場的說法,反而讓學界對抗日戰爭的研究,產生掩護性的效果。劉維開說:『(原音)但從學術論文以及學術會議的探討,大概不會有任何問題,中共早年所出版的一些關於中共歷史的論述,也提到抗日戰爭就是蔣介石領導,蔣介石就是民族英雄,隨著時間的發展,這樣的陳述,中共當局也會擔心,這樣對國粉(國民黨的粉絲),會產生一些刺激性作用。』

就在今年兩岸盛大舉行抗戰活動之際,中共仍搶抗戰話語權,學者認為,中共此舉主要是為鞏固政權,藉此宣示「一個中國」的主張。馬英九總統也特別強調,歷史真相只有一個,也就是抗戰是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領導全國軍民艱苦奮鬥的成果,沒有抗戰勝利,就沒有台灣光復;沒有國軍犧牲奮鬥,也不會有現今中華民國自由、民主、繁榮的生活。馬總統呼籲,大陸當局如果能主動以「面對歷史,實事求是;面對老兵,將心比心」的態度,公開表示「8年抗戰由國民政府領導、中共參與輔助」,如此既符合歷史,也展現高度,這樣才能獲得海內外華人的肯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