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戴姿穎 阿信 孫大千

今日管弦樂團的新任務:Jesse Rosen

欣傳媒/ 2015.09.23 00:00
蔡宇光

管弦樂團更該嘉惠於所有的社區機構團體,成為文化的主動者。

今年五月,美國管弦樂團協會(League of American Orchestras)主席Jesse Rosen,在管弦樂團研討會的開幕演說中提出了「管弦樂團的新任務(The New Work of Orchestras)」。

雖然,美國的藝文環境、藝術團體營運邏輯與我們大不同,但同樣的是在近年來,古典音樂都受到了多元文化、和聽眾聆聽習慣改變的挑戰。在美國的精神裡所有藝術都被一視同仁,藝術贊助最大的決定權不是政府,而是握在人民的手上,所以管弦樂團必須想盡辦法來貼近觀眾的生活。

或許,愛樂者會感嘆著時代變了,但是,當這些老牌管弦樂團們意識到周遭的變遷,並開始願意為觀眾們做出改變,更多富有創意的節目誕生,這何嘗不是表演藝術愛好者的幸福。當台灣藝文生存環境越發白熱化的同時,希望藉由他們的想法能激發我們不一樣的靈感。 

 

----------------------[以下編譯自其演講稿]------------------------

往日的美好在於它已經逝去,我們大多都承認現在的環境和以前已經大大不同,但值得慶幸的是我們都認知到,執著於過去不是個最佳的選項,改變,勢在必行。

進到21世紀以來,關於表演藝術究竟該「保存和保護」還是「擁抱未來」的爭論,已經轉移到更全面性的觀點。我們的焦點移到「傑出的表演」與「群體的參與」,而我們的目標已經在於「培養自身創造力」和「創造社會價值」上。

如今,世界要我們從再新思考我們手邊的工作,當結論是「我們要如何改變時」,會有許多難以決定的問題,例如:哪些該保留?哪些該拋棄?要改變什麼?要創造什麼?我不會回答這些答案,因為這是你們的工作,你們將會、也應該構築屬於自己的答案。

以下列出十點,以我的觀點認為在未來重要的領域,當然這並不是所謂的「十誡」,我希望大家在仔細的思量這幾點後,也列出自己認為的十個要點。 

10、為現今的任務設計合適的組織。有言說到,如果你一直在尋求非傳統的解決辦法,那你可能正待在不正確的傳統上,或許現今的現實狀況已經超越原本傳統設計出來的模樣。博物館已經認識到這點,並開始著手引進專業的高層人員加強公共參與。

管弦樂團需要一直思考現今的組織角色,是否還敷今日新面臨的挑戰,音樂總監、音樂家是否能勝任這些新的需求?如果答案是否,那就該是時候弄清現今的需求和引進新的專業人員來面對它。 

9、建立個信任、透明、相互合作的組織。(知道小道消息的人看到這點或許會開始竊笑,樂團內部私底下常常不若舞台上那般融洽)這更針對美國管弦樂團常因為勞資薪資協商而停工的消息,是的,竭力防止停工算不上是甚麼好的企業文化指標,更進一步的,是需要審視我們組織的內部與對外關係,是否能持久穩固、建立團結互信的關係,去面對各樣的挑戰,並繼續不停的創新。 

8、投入專業才能開發,並留住這些人。將這些人培養、茁壯並將它留在你身邊,我知道這對小預算的樂團來說特別困難,因為有限的人力編制、增加預算的空間不足。但我還是曾看見它實現。只有四名行政編制的林肯交響樂團,音樂總監Barbara Zach說服他的董事會增加資助,讓他們其中一名行政人員獲得一項重要深造的機會。 

7、必須重視董事會在工作中的參與,簡單來說,強而有力的董事會等於健康的樂團。是的,雖然董事們多是志願參加,但他們必須利用一切的機會去提升自己有效管理的能力,因為他們是樂團最終的法定負責人。

有很多的外部資源能學習如何管理像是同行會談、研討會、診斷工具、甚至顧問…等等。記住,對樂團而言要學習、接受全新的任務、工作,對董事們而言也是。董事會的積極參與是樂團進行創新的基石,別讓握有極大權力的他們只是做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6、在所有的活動中結合社區參與,是樂團重要的價值而非只是例行程序。我們最大的問題在於僅僅只是把「社區參與」做為一個附帶性的東西,而非視為不可或缺的一環。幸運的最近的研究提供我們把音樂會與個人和社會福利做連結,我們應該把握這個機會。

除了我們要對自己的曲目有信心,像「莎士比亞」一樣的經典,傳遞給廣大的觀眾。另一方面我們也要和周圍、未來的觀眾創立起連結關係,這點在曼菲斯、辛辛那提、奧克蘭的交響樂團都有代表性的案例。

成為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的解藥

 5、優先考慮文化多元性。管弦樂團常帶給人距離。像第一夫人蜜雪兒說的:「許多孩子看到博物館、音樂廳等文化設施想到,嗯,這個地方不是給我、像我這樣的人、或是像我鄰居那些人去的地方」。我們各樂團已經對這複雜的議題略有了解,這是一個從董事會主席、執行長、總監、首席都該包攬在自己身上並親身領導的問題。

休士頓交響樂團的「接近社群計畫」已經在持續溝通、訓練下,從好幾年的失誤到現在走出他們的機構,接觸了休士頓當地多元的社群。 

4、支持你的藝術社群,特別是那些小型以社區為基礎的機構。這又是另一個議題,因為隨著我們的族群逐漸多元、文化多樣的社群增加,藝術機構也如雨後春筍般成立。有許多聲音開始建議善款應該要重新分配,從那些"富有的"藝術團體手中拿走,分配給那些更小型、多元化的團體。

我認為這不是個正確的選擇,管弦樂團更應該嘉惠於所有的社區機構團體,成為統合地方合作、促進民眾參與多元音樂文化的主動者。 

3、成為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的解藥。修正我們的公共教育體制不是一勞永逸解決貧窮、不公的萬靈藥,數據顯示越嚴重資源不足的學校,學生越晚接觸藝術教育。數十年的研究顯示,學習藝術是學生在學校、在工作、在未來的生活成功的關鍵。

「這絕對是個分配正義與公民權的議題」:美國教育部長Arne Duncan說道。管弦樂團能做出不一樣的選擇,將這個議題納為己任,在各級教育政策中影響所有學生、學校藝術教育的未來。 

2、營運不僅是持平,要保持活躍。在長期財務的承擔下,缺乏持續具有發展性的收入是不明智的選擇,換句話說,只有持續性並不足以支撐機構的需求。更重要的是保持多元化的活動,在財務上活躍、強健。

我們需要不僅僅是達成收支平衡,更需要儲備資金、風險資金、贈款。在座的各位所在的團體不見得都擁有這些資產,但樂團當下的資本架構和未來方向,需要對所有的相關利益者保持透明。

1、不斷實驗、評估、合作。在座的許多人已經開始開發各樣新的嘗試,特別針對開發更多新的觀眾。請繼續保持下去,清晰的明白自己的目標所在並評估結果。

這是樂團能提供出來並互相學習的唯一方法,並且我們(管弦樂團協會)是個匯集這些經驗提供給大家的地方。近來,一陣關於顧客、追隨者、音樂會形式、顧客不忠、大型工會、財團的研究也將促進這個領域更加的進步。 

以上,是我的前十名排行榜,我知道你們有些人會想:「啊!你也跟過去的執行長一樣,才上任五年就覺得你是專家!」。但我希望你們能看出這些不是什麼規章或仙丹,而是些已經在進行中的工作。

我們已經開始從傳統的只需製作一場音樂會的營運方式,轉變成要藉由表演為我們的社群、相關利益者創造附加價值。在我們改變的同時,也需要避免在安排和優先次序上,拘泥於陳舊的或是未經檢驗的猜測。

我很幸運,能在各樣的場合聽到你們從各地帶來的音樂會,我總是對於樂團如何用音樂感動人群、音樂家們精彩的演出、和他們對於年輕人的慷慨寬厚感到佩服和驚喜。從董事會、人員到志工,對於各種困難又需要智慧的工作付出非常驚人的奉獻。而且看到我們的年輕樂團充滿朝氣和活力的邁向下一個世代。非常榮幸能與你們一同努力,協會的每個人也深深的感謝你們為音樂付出的一切。

謝謝大家。

---------------------------------------------------------------------

本文原稿連結:http://goo.gl/02S4N4

推廣優質的音樂活動給愛樂者認識是我們的責任~欣古典是您最佳的音樂推廣平台,我們將免費為您轉貼各類優質的演藝活動新聞稿件!並根據您的需求提供更進一步的合作方案~

與您分享古典音樂新知:欣古典臉書粉絲團

歡迎您來信:shihhanhung@xinmedia.com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