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一生癡絕處,無夢到徽州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5.09.23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圖/文:陸子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湯顯祖《牡丹亭》。

自古臨川多才子,明代戲劇家湯顯祖就是其一,而臨川與古代徽州可謂一衣帶水之隔,但是卻讓湯顯祖留下"一生癡絕處,無夢到徽州"的遺憾!究竟徽州有著怎麼的魔力,竟讓這位臨川才子如此夢縈嚮往呢?

古徽州,即今天得黃山市、績溪縣、婺源縣等地,素有"八分半山一分水,半分農田和莊園"的美譽,山丘屏列、穀嶺交錯、溪水迴環,猶如一幅風景優美的畫圖,多少文人墨客對她產生念慕之情。

進入徽州境內,即被那美如畫的景象所吸引,尤其是青瓦白牆的徽派建築,可謂"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對於徽派建築,毫無抵抗力。

徽派建築是漢族傳統建築最重要的流派之壹,徽派建築作為徽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歷來為中外建築大師所推崇,流行於徽州及嚴州、金華、衢州等浙西地區。以磚、木、石為原料,以木構架為主。樑架多用料碩大,且注重裝飾。還廣泛採用磚、木、石雕,表現出高超的裝飾藝術水準。徽派建築最初源於東陽,是江南建築的典型代表。

徽派建築坐北朝南,注重內採光;以木樑承重,以磚、石、土砌護牆;以堂屋為中心,以雕樑畫棟和裝飾屋頂、簷口見長。徽商力在經商而不在建築,衣錦還鄉之後,以奢華精緻的豪宅園林體現身份,或整修祠堂光大祖宗門面,或亦以牌坊築立褒獎徽州女人守夫的風骨。徽派建築講究規格禮數,官商亦有別。除脫富麗堂皇的徽商巨賈之家外,小戶人家的民居亦不乏雅致與講究。

徽派建築集徽州山川風景之靈氣,融漢族風俗文化之精華,風格獨特,結構嚴謹,雕鏤精湛,不論是村鎮規劃構思,還是平面及空間處理、建築雕刻藝術的綜合運用都充分體現了鮮明的地方特色。尤以民居、祠堂和牌坊最為典型,被譽為徽州古建三絕,為中外建築界所重視和嘆服。

它在總體佈局上,依山就勢,構思精巧,自然得體;在平面佈局上規模靈活,變幻無窮;在空間結構和利用上,造型豐富,講究韻律美,以馬頭牆、小青瓦最有特色;在建築雕刻藝術的綜合運用上,融石雕、木雕、磚雕為一體,顯得富麗堂皇。

在眾多風格獨特的徽派民居村落中,宏村是最具代表性的。

從整個外觀上說,宏村是古黟桃花源裏一座奇特的牛形古村落。牛首在巍峨蒼翠的雷崗,頂著村口兩大參天古木的"牛角",龐大的牛軀則以由東向西、錯落有致的民居群為組成部分。由天然泉窟修成半月形的月沼,即為牛胃,並以村西北一溪辟渠繞屋過戶,形成九曲十八彎的水圳,形如牛腸。水圳最後注入村中南湖,俗稱牛肚,而繞村溪河先後架起的四座橋樑則為牛腿。栩栩如生的牛,既能提供生活用水,又能防火灌溉,堪稱"中華一絕"的古水系牛型村落,是當今世界歷史文化遺產的一大奇觀。

"無邊細雨濕春泥,隔霧時聞小鳥啼。楊柳含顰桃帶笑,一邊吟過畫橋西"此畫橋正是《臥虎藏龍》中,李慕白牽著馬走過的地方。宏村既有山林野趣,又有水鄉風貌,素有“中國畫裏的鄉村”之美譽。村中各戶皆有水道相連,汩汩清泉從各戶潺潺流過,層樓疊院與湖光山色交輝相映,處處是景,步步入畫。閒庭興步其間,悠然之情濃烈得讓人心醉。

初春之時,南湖岸邊春花明媚、春草滋潤、綠樹青翠,遠峰近宅、白牆青瓦,湖水平如鏡,倒影靜靜躺在水中,如一幅徐徐展開的山水畫卷,也難怪不少人到此長駐寫生、攝影。

除了南湖風光,還有南湖書院、月沼春曉、牛腸水圳、雙溪映碧、亭前大樹、雷崗夕照等美景。同時精雕細鏤、飛金重彩的承志堂、敬修堂;氣度宏偉、古樸寬敞的東賢堂、三立堂;森嚴的敘仁堂、上元廳等數百戶白牆青瓦、鱗次節比的古民居群,走在村中,慢慢探索其中悠遠流長的歷史文化。附近還有薙山木碉樓、奇墅湖、塔川秋色、木坑竹海等景觀。

特色小吃也很多,最讓我難忘的是臭鱖魚。當時入住的客棧,店家推薦了當地的風味名菜臭鱖魚。醃製好的鱖魚,配上個些泡辣椒,簡簡單單地紅燒,烹製後香氣撲鼻、香鮮透骨、魚肉蘇爛、滋味濃於,久久不能忘懷。

看,小小的宏村已經讓人如此流連忘返,更何況偌大的徽州呢?"一生癡絕處,無夢到徽州"此言不差!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肖申克的救贖》觀後感不忘本心成都缽缽雞水墨烏鎮,夢中水鄉跑步,另一種修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