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為什麼升遷的不是你?優異工作表現≠領導力

優活健康資訊網/(企劃中心/綜合整理) 2015.09.23 00:00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領導者不一樣。」薩曼莎說。「就這樣?」布雷克的語氣流露著幾分疑慮。「是的,布雷克。你的表現一直都很傑出;你個人有很大的貢獻,但是我得不到足夠的支持,證明你可以成為團隊領袖。」

「聽起來很不合理,」布雷克不可置信的說。「你認為我表現優異卻又說我升遷無望。」「沒錯。我們的確給過你好評價——不過你少了些什麼。」薩曼莎欲言又止。布雷克靠向桌子,等待她的下一句話,但是她什麼也沒說。

他終於忍不住打破沉默,「到底少了什麼?」他想知道——他需要知道。「我實在很難用言語表達,」她猶豫了一會兒說。「這就是為什麼我說領導者不一樣。」 「 「你可以告訴我領導者哪裡不一樣嗎?」布雷克問。 「我不確定該怎麼形容,但是當我看到的時候就會知道了。」薩曼莎聽起來有點不確定。「薩曼莎,你是在告訴我,我永遠沒機會升遷嗎?」布雷克甚至不確定自己想聽到這個問題的答案。

領導所需要的,遠遠超過個人優異的工作表現。領導者不一樣。「不是的,布雷克。但是,領導所需要的,遠超過個人優異的工作表現……你就是表現的不像領導者。」她帶著真心想要幫助的語氣說。「我要怎麼表現得像領導者?」布雷克開始表現出他的挫折。

「領導者不一樣。」「這個我已經知道了。」布雷等著聽薩曼莎說的每一個字,但是薩曼莎似乎沒有其他的話要說。布雷克決定問最後一個問題:「你有任何建議要跟我說嗎?」「你必須自己找出答案。你認識很多領導者,為什麼不找其中的人談談,看看他們能幫你什麼忙?」薩曼莎對她自己的答案也不全然滿意,但是她希望布雷克可以聽取她的建議。他的確很有潛力成為領導者。

布雷克在開車回家的路上,腦中一直重播過去五年他在戴納斯塔工作的情景。他感覺到自己彷彿已經從一輛快速啟動(也許是史上最快速)的列車下車。在剛進公司的第一年,他幾乎曾經獨力一人拯救過這家公司。但從那時候開始,他在公司裡經歷過三次職位異動,並且有兩次跟主管職擦身而過。他明明才二十八歲,卻感覺自己老得多。他累了,他卡住了,他現在必須告訴梅根他的狀況。 當布雷克把車子開進車道的時候,他心想,真希望我沒有這麼大一筆房貸要付,這樣這次的升遷和加薪就似乎不這麼重要了。他也希望梅根現在有好心情,也許她今天有小睡一下。

當他踏進家門的時候,九個月大的兒子克林特正在尖叫。他們都睡得不多,而且梅根看起來不像有睡過午覺的樣子。

「你還好嗎?」布雷克問,他努力的擠出笑容。「還好,」梅根說,「我累了。」她一邊說,一邊走到明亮處。「你在哭嗎?」他問。「哭了一下。」「為什麼?」 「醫生打電話來???????——」她話說到一半就停住。「然後呢?」布雷克追問。「我懷孕了!」梅根突然大哭起來。「太棒了!」布雷克有點激動的說。「太棒了?你從來都不在家,我們都睡眠不足,而且我們幾乎快要付不起帳單了。再生一個孩子有什麼好棒的?」

「幾乎快要付不起帳單」這句話,就像一隻箭射穿布雷克的心臟。雖然傷得很深,他還是決定把它放下。「聽著,」他說。「再生一個孩子是天大的禮物!我們總有一天會睡飽,而且我總有一天會賺更多的錢。至於我總是不在家的那部分,我也會繼續努力改進。」他暫停了一下,然後說,「我很感謝我們快要有另一個孩子了,我們一直說要再生一個的。」「我們是打算晚一點再生的。」她啜泣著。「沒問題的。」

布雷克緊緊抱住梅根。當她停止哭泣,他告訴她:「你去躺一會兒,小睡一下。我會照顧克林特,並且準備點吃的。我一個小時之後再叫醒你。」「謝謝你!」當梅根拖著腳步走向臥房,這是她唯一能說的。一場小睡是布雷克在那個當下可以送給梅根最好的禮物。一小時之後,情況改善了許多,或至少感覺上是如此。克林特看起來很開心,梅根得到一些休息與紓解,而布雷克則做好了一頓豐盛的晚餐——嗯,好吧,正確的說法是他把冷凍的披薩弄熱了。

當梅根回到廚房,她說:「我很抱歉剛才太情緒化了。你說的沒錯,我們的確想再生一個,而沒有所謂最好的時機。」她笑了,「還有,睡眠不足造成的壓力,讓每件事情看起來都比實際的狀況嚴重。」「我就知道,」布雷克補充。「一定會很棒!也許會有點辛苦,但一切都會很好的。」梅根一向喜歡布雷克的樂觀。 「今天工作如何?」梅根問。

「嗯……」布雷克實在不想提起工作的事,此刻似乎是個很糟糕的時機。「很好。」他說。「喔——喔,」梅根說。布雷克是個不擅於說謊的人。「你還有工作,是吧?」 「當然。為什麼你會以為我沒工作了?」布雷克的確很感謝他仍然有個工作,這也許可以讓接下來的部分變得簡單一點。 「我當然有工作,只是沒有得到升遷。」他用一副就事論事的口氣回應。

「抱歉,親愛的。」梅根可以感受到他的痛苦。「他們怎麼說?」「我工作表現很好……」「是的,但是?」「但是領導者不一樣。」「這是什麼意思?」梅根問。「我真的不知道。到現在我才只有兩個小時去想這件事。我想他們是在告訴我,我不是領導者。」「你以前一直都是。」梅根直覺得為布雷克辯護。「是的,我知道。但是戴納斯塔似乎對領導有不同的標準,我正嘗試要弄明白。」「你打算怎麼做?」「三件事,」布雷克說。「繼續努力工作,繼續進步成長,以及打電話給黛比.布魯斯特。」「這些事就交給你去做了,」梅根說,「而我會來禱告的。」她笑了,布雷克則沒有。

(本文摘自/給未來的自己/天下雜誌出版)

資料來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