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敲出一座廟」專訪頌缽行者:曾文通

欣傳媒/ 2015.09.22 00:00
蔡宇光

「用缽的聲響傳到那個地方,劇場就成為一個神聖的空間,好像是敲一座廟出來。我想藉由敲缽讓這個地方成為一座廟,創造出讓我們重新感受與上天溝通、聯覺的環境。」-曾文通

此次應2015《香港週》之邀,來台演出的意境音樂劇場《落花無言》,由曾文通擔任提舞台設計及頌缽演奏。

 

曾文通在舞台及服裝設計已有近二十年的時間,曾擔任近七十個舞劇作品的舞台和服裝設計,也分別和中港台各知名演藝團體合作,如台灣的「優劇團」、香港「劇場組合」與「香港話劇團」與中國大型歷史舞劇「長恨歌」的舞台設計等。並曾獲多項獎項,如香港發展局「年度最佳藝術家獎(戲劇)」,及世界劇場設計大賽(World Stage Design)舞台設計類榮譽獎等,其專業及成就備受國際肯定。

以下由欣古典為您帶來獨家專訪:

 

與「無極樂團」合作

剛開始與羅永暉老師合作舞台設計,在洽談的那天ㄧ聽到頌缽的聲音,讓他的身心突然放鬆下來,當時頭暈的狀況也消失,使他覺得很驚奇。後來他來看我敲頌缽,發現這些素材可以加到他當時的創作中,此後的演出我除了舞台的設計外也就開始在舞台的表演裡出現。

 

舞台上的氣

我在其中的角色是藉由慢步的動作和敲響頌缽,藉由動作、聲音延伸出來的空間把舞台、觀眾席、演員這三個空間結合在一起。表演中,藉著頌缽的聲響連結音樂段落的每一個呼吸,讓時間一直不停的往前走不會中斷。

演出開始時我會在舞台上很緩慢的走路,讓空間處在一個很靜的狀態,藉由身體的節奏、動作和頌缽直接的聲音傳達給觀眾們,讓他們從外界的繁雜、忙碌進到這空間時,狀態能夠慢慢穩定、靜下心來放鬆之後迎接這場演出。

 

在每場演出前,我也會帶每一位演出的人員用很慢、很慢的速度走舞台一圈,去感受這個即將演出的空間後才會開始著手準備綵排、演出。讓演出者不只是把它當一份工作,做完了然後就只想著收一收急著離開,而是在與空間對話後當晚的演出,能用心感受那最真的當下。

這樣的形式過去在香港是沒有的,不僅僅是一般的音樂會我們是做一個劇場,以劇場的型態去把音樂的概念結合起來。

 

觀眾.空間

基本上,「落花無言」在首演時對香港觀眾而言是個實驗性的作品。在香港的生活節奏和很多地方相比起來非常快,劇場也是,觀眾很習慣某個段落就要有一個效果或特效,所以,我們想從另一個方向去出發,去做慢的東西。我們想要走出去看看他們的反應會如何,怎麼看待這樣的表演。

相較在中國水墨畫中的留白,我們想刻意留給觀眾塗抹的空間,讓他們去思考、去想像這些東西。我們在舞台上的設計也是這樣,過去的舞台設計都放太多的東西,過於強調設計者的存在,演員在舞台上就很難在這空間中暢通的流動。

當設計者太強調自我的時候,覺得這個「我」需要不斷存在,就會不斷的放了過多的東西在裡面,甚至蓋過了戲的本身,像是在缽裡面塞滿東西一樣,缽沒辦法發出聲音,整個戲也無法嘗到最好的味道、最主要的東西。

 

缽.劇場.宇宙

我很早以前就在找各種修行的方法,像是瑜珈、南傳佛教的打坐…等,很多不一樣的東西,最後發現,聲音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

 

我很喜歡比較落地的、尤其是貼近土地的打擊樂器,那種從地上升起來的聲音,頌缽也是這樣,它的聲響接近地球自轉的頻率。我們到敦煌洞窟時,整個洞窟就像個缽,到了當地你會感覺的那裏的溫度、味道、聽覺全面的體驗把你包裹起來,尤其整個空間像被真空一樣瞬間變的很靜,心靜下後就能聽到空氣流動時那很低頻的響聲。

劇場同時代表了時間與空間,頌缽也一樣,除了是代表著時間的流逝,它的聲音也和整個空間產生共鳴,在形意上是360度的空間包圍著我們,對我來說它就兼具了時空。

缽的形狀也如同古時人們對宇宙的理解。像在《聖經》提到的整個宇宙就像蒼芎一般,伊斯蘭寺院、西方教堂的樣式,在尼泊爾,他們的佛塔下也都用圓頂來代表存放舍利子的神聖的空間。 

在「落花無言」中,我利用敲缽的聲響傳到那個地方,讓劇場成為一個神聖的空間,好像是敲個廟出來。早期的劇場演出比較像是用來敬天、祈神,它曾具有很強的儀式性,但近來的消費主義取向,讓我們看戲時越來越有種消費的心態,並且有種台上台下在心裡和空間的隔閡,我想打破這樣的分隔,藉由敲缽讓這個地方成為一個廟,創造出讓我們重新感受跟上天溝通、聯覺的一個環境。

 

關於舞台設計

我在布拉格的舞台設計營所做的,就是讓那些來的人靜下心來,好好的靜下來呼吸、打坐、品茗…的方式,打開聽覺、嗅覺、視覺、觸覺、味覺、嗅覺的五感,並用很短的時間內運用手邊的石子、紙張做點、線,很直覺的在方盒裡製作出舞台。當舞台被創造出來後,將個小人放進舞台裡,故事就從那創造出來的空間開始發生,不在是傳統從劇本再來規劃舞台。

當我們真的能靜下心的時候,不論在哪個領域,對於很多東西就會感受的很準、很精確,而不會被形式上的東西給迷惑。我想現在舞台設計一樣,所謂的「簡」並非是代表簡陋,越簡單的舞台你擺放的東西就要越精準。

 「對我來說,在空與滿之間的那條橋是最精彩的,人生就在這跑來跑去。」

很多人會將頌缽這種東西定位為修行、療癒的功用,第一次去接觸頌缽這樣的開頭是很好的,但我認為如果再繼續往下走,頌缽肯定要超越他原本代表的意義。而對我來說「療癒就是靜心」,我們處在一個共時性的一個空間裡,而不是在彼此間建立一種醫生和病人之間上下相對的關係,建立起平等的連結,交流才會開始。

我想我們應該將我們有的、獲取自大地的給出去,像在「頌缽行者」中到敦煌、台灣各地去敲缽,我沒有什麼能給這個空間的,只有將頌缽的聲音給出去,淨化那個空間。這缽就不僅僅只是代表著完全的空,而是成為能「給」出去的東西。(完)

 

當代東方.音樂意境劇場《落花無言》

這次的《落花無言》是一個劇場性的作品,同時也具有突破性。在東方意境主旋律中,以國樂撥弦樂器的室內形式為底,複疊頌缽、聲樂、日本笙的實驗組合,仿若穿越時空的古典舞者穿梭期間,起舞弄影、如詩如畫。作品名稱《落花無言》,取自唐代司空圖的《二十四詩品》,極具東方哲思。

音樂創作內容取材自敦煌意境,企圖讓歷史從風化中重生,其劇場美學則是解構文本情節、去角色去故事,直取意象,暗喻生命與自然的無常無盡。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讚譽:「無極無垢,志同道合,承接傳統,創建新時空的音樂文明,為二十一世紀留下痕跡。」

 

《落花無言》 音樂意境劇場

日期

9/25-26 五、六  | 7:30pm

場地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文中心臺藝表演廳

詳情可洽

兩廳院售票系統:http://goo.gl/0I1sDb,

或上臉書活動專頁查詢 www.facebook.com/events/530585777089535/

推廣優質的音樂活動給愛樂者認識是我們的責任~欣古典是您最佳的音樂推廣平台,我們將免費為您轉貼各類優質的演藝活動新聞稿件!並根據您的需求提供更進一步的合作方案~

與您分享古典音樂新知:欣古典臉書粉絲團

歡迎您來信:shihhanhung@xinmedia.com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