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悠遊卡為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美麗島電子報/梁文傑 2015.09.21 00:00
在台灣,除了2000年宋楚瑜的「興票案」,很少有議題能像一張小小的悠遊卡延燒超過三個星期,不但讓柯文哲滿意度大跌,府會關係也空前緊張。 其實柯文哲上台以來,經營藍綠議員的用心程度遠比前幾任都高。他自己會輪流和每個質詢組的議員「便當會」,對議員提出的建議做「執行管控表」,市府各局處負責議會聯絡的同仁也幾乎都24小時待命。他更首創「議員小天使」的制度,每個議員辦公室指定一位府會聯絡人提供各項服務。因為柯文哲知道自己對市政了解不足,也因為柯文哲需要不分藍綠的支持,不想陷入陳水扁當市長時的府會僵局。 但儘管藍綠議員都對柯文哲的作法相當肯定,一張悠遊卡就讓所有努力前功盡棄。不僅國民黨強烈抨擊,民進黨團內部也是炮聲隆隆。事後回顧,「波卡風暴」其實早就可以結束。柯文哲的猶豫不定,最終讓早該止住的火勢不斷延燒。 首先,8月26日,《壹週刊》報導悠遊卡公司即將於9月1日發行「波卡」後,立即引來社會各界一陣撻伐。悠遊卡公司臨時編出「做公益」的理由來掩飾,但實際上連要捐給哪些公益團體都還沒找到。當天晚上,網民就認出波多野結衣的相片居然是直接用AV光碟的封面照。出了這種烏龍,悠遊卡公司本可以乘機停售,讓波多野結衣的經紀公司承擔責任。但悠遊卡公司在8月27日把經紀公司找來開了道歉記者會之後,不但堅決要繼續賣,反而加碼要多出一組一萬五千張。這個違背常理的決定又引來更猛烈的抨擊。好幾個社會團體拒絕接受「波卡」的公益捐贈,國民黨團要求停售波卡,民進黨十五名議員也連署要求停售,兒福聯盟、台北市家長會聯合會、現代婦女基金會、婦女新知等團體也紛紛表態反對。連四大超商也表明不會販售。 8月31日中午,柯文哲和民進黨黨團三長開例行會議。會中,民進黨團嚴正表示波卡應該停止販售,副市長鄧家基和林欽榮、秘書長蘇麗瓊、都發局長林洲民、社會局長許立民、文化局長倪重華等也都表示應該停售。會後,柯文哲又找來戴季全、市府顧問和前國安會副秘書長張榮豐等人開會,張榮豐在會中清楚表明應該停售。但由於「波卡」早已透過各種管道大批外流,如果斷然停售,悠遊卡公司將難以解釋卡片外流的問題。而如果停售,讓公司損失八百萬元的責任由誰來負也是問題。最後妥協的結果便是「不加印、不公開發售」。 有趣的是,當柯文哲在8月31日下午四點向記者說出「不加印、不公開發售」的決定時,民進黨議員私下紛紛讚許市長做了正確的決定,但也有議員質疑「不公開發售」是什麼意思?悠遊卡公司會不會另開巧門透過網路銷售?關於這個問題,有記者當場質疑柯文哲,柯文哲回答說他認為網路販售還是算「公開發售」。但到了下午五點多,悠遊卡公司卻宣布改為深夜電話訂購,董事長特助廖泰翔還直指這是和柯文哲討論後做的決定。 「電話訂購」就是讓不特定人可以買到,當然是「公開販售」。這種違反基本常識的做法,讓人覺得柯文哲不是在欺騙社會,就是在玩文字遊戲。柯文哲的學生,社會局長許立民立刻在臉書上表示「北市府應該暫停這次的悠遊卡發行,電話預購徒增外界質疑操弄買氣,實在不宜」。悠遊卡控股董事長林向愷更直言,「假如由我來做,停止販售就是停止,我都不要了」。事到如今,沒有人知道到底「電話預購」是真的得到柯文哲的同意,還是悠遊卡公司把責任推給柯文哲,但柯文哲已經背上說話不算話的黑鍋,也讓一度以為柯文哲做出正確決定的議員們傻了眼。 9月10日,柯文哲到民進黨團報告預算案時,議員們就此事向柯文哲痛陳利害:此事不但讓國民黨找到理由癱瘓議事,影響到民進黨議員對柯文哲的信任,更讓柯文哲上台以來致力維繫的府會關係毀於一旦。但儘管炮聲隆隆,民進黨議員們都同意連任二十年的李建昌議員所說,「要徹底摧毀國民黨,柯P是一個很關鍵的人物與力量」、「要保護柯p這個盟友」 。在這個共識下,大家沒有提到戴季全下台的問題,只要求市長要「好好處理悠遊卡風波」,反倒是柯文哲主動提到悠遊卡控股董事長林向愷「是一枚活棋」。這句話聽在不分藍綠議員的耳裡,就是戴季全會下台,由林向愷接任,國民黨團甚至已準備好整個風暴會因此熄火。但到了9月15日,柯文哲竟然是在市政會議提出由林向愷兼任董事長而戴季全改任總經理。這個方案等同提油救火:在藍營看來,這是把戴季全明降暗升,正好拉高分貝繼續猛打;在綠營看來,柯文哲等於又擺了大家一道。 9月15、16、17三天,市議會戰火不休,悠遊卡公司提供的波卡名單不但資料明顯錯誤,該寫明的故意隱去,更把好幾名根本沒有索取卡片也沒有拿到卡片的議員寫入名單之中。民進黨雖然努力維護柯文哲,和國民黨達成讓議事繼續進行的協商共識,但不論民進黨團內部和市府團隊,都已經形成除非戴季全下台,此事無法善了的共識。9月16日晚,柯文哲競選時的政策執行長張景森與柯文哲會面 ,談及不少局處首長都認為戴季全應該要下台負責,但柯文哲則是提起自己在台大愛滋事件中的傷痛,認為即便在危急時,都沒有背棄、犧牲手下。也許是意識到強大的壓力,戴季全最後在9月17日宣布「請假待命,請假期間將不支領薪水」,但依然不自動請辭,要由柯文哲來決定他的去留。 總的來看,整個波卡風波如果在8月31日之前就決定停售,之後的一切都不會發生。柯文哲自己在議會質詢時也承認,如果此事可以重來,他會在8月26日《壹週刊》報導時就決定停售。而如果柯文哲在9月15日不是「做半套」把戴季全降為總經理,而是讓他直接辭去董事長職位,接下來三天的議會質詢最多就是藍軍罵罵了事,也不會又橫生枝節發生名單風波。 有人會罵「斷尾求生」是犧牲屬下、棄車保帥,但這一招向來是危機處理的撒手鐧。屬下出了事,是非對錯還在爭執不休時,先讓屬下離職可以立刻讓爭議打住。忠心的屬下不待長官明示或暗示,一般也會自動請辭擋子彈。這種忠心的表現往往會有回饋,一段時間之後自然另有任用,而且越做位子越高。羅文嘉的拔河斷手事件、游錫堃的八掌溪事件都是標準範例。但這樣處理的前提是:這個團隊必須有長久形成的信任感,長官會回饋下屬,下屬也相信長官會回饋。然而柯文哲的團隊是各路人馬拼湊的雜牌軍,不是像陳水扁團隊那樣一路從市議員、立委、市長拚到總統,而且大家都出身民進黨,有一個團隊運作的概念。何況柯文哲自己都說他的用人哲學是「來者不拒、去者不追」,那麼任何人離開了這個團隊,可能都不會有再回來的機會。這就難怪只要柯文哲不明說,戴季全就不辭。 柯文哲對戴季全確實惜才,戴季全也確實有才。但早在8月29日,柯文哲就說這件事「讓長官充滿了政治危險」,暗示戴季全應該自己善了。9月1日波卡照賣之後,柯文哲不斷對外抱怨悠遊卡害他「差點翻船」、戴季全「拿他繳學費」、自己是「幫他擦屁股」。他既要戴季全寫檢討報告,又要悠遊卡公司開設性別平等課程。這些話如果是由陳菊或賴清德說出口(甚至不必說出口),那屬下恐怕早已自動請辭。問題的根源,恐怕還是在於柯文哲團隊的本質。 到目前為止,悠遊卡風波引起的府會僵局已稍微緩解,原訂的議事日程也重新進行。但根據TVBS的民調,柯文哲的滿意度已因此事下降6個百分點,認為他有魄力的從83%下降到70%,認為他危機處理能力好的更在半年內下降17個百分點。在市府團隊裡面,也形成一種「只要自己是核心就沒事」、「不是核心做到死也沒用」的氣氛。柯文哲如何重建形象,帶人帶心,將是他最重要的課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