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南管要叛逆一下 王心心融古新意

民生@報/陳小凌 2015.09.20 00:00
「文/陳小凌】「做為南管的傳承人,最擔心的是南管失去活力,它如何能更接近現代人的心靈節奏,並豐富它的面向,一直是我在思考的。源自古老,新生命須要新思維、新活力,是以偶爾,南管也要叛逆一下。」心心南管樂坊藝術總監王心心這次在9月22、23日於馬國Damansara表演藝術中心演出《王心心作場--靜夜思》中,就大膽嘗試將南管樂器作適度改良,同時增添用樂器、人聲模仿大自然的鳥鳴,來豐富傳統南管樂音的單純。

王心心表示:琵琶是一個歷經世界旅行的樂器,唐朝時成為宮廷樂舞派對裡最不可或缺的熱門樂器,上千年歷史中在不同時代的演變裡產生不同的音樂個性。南管裡的琵琶追求意境,極簡而沉緩,而現代國樂中琵琶追求音色豐富,技巧華麗,各擅勝場。

因此,這次在南管傳統譜《百鳥歸巢》、《梅花操》所進行的便是一次與傳統背道而馳,向新樂器汲取活力的實驗。將千年南管向歷史不到百年的現代琵琶(或稱北琶)汲取,運用國樂琵琶繁複而華麗的彈奏技巧在傳統南管的樂器上表現。這是一次新與古的混血,宛如在南管表演裡注入活力激素。「這在過去傳統的教學裡,是萬萬不可以的,但偶爾,南管也要叛逆一下。」

王心心說:「這也是我在台灣南管傳承上,面對困境給我的靈感。南管音樂極簡而沈緩,對一般聽眾來說很難馬上接受。」此外,在《百鳥歸巢》樂曲中,除現場蕭聲模仿「鳥鳴」,還在前、後場以陶塤和人聲來呼應,增添現場樂音流動和互動的空間層次。

同時,王心心這些年極力栽培新人,「邱壬洲與易文郁是我二十年前來到台灣後教的第一對學生,姐妹倆清新典雅,又不失活潑,她們倆幾乎每星期一次的台中台北當天來回跑,帶著一對從小學習琵琶的女兒心悅與心依來樂坊上課,透過她們讓南管年輕一次,改變原來傳統譜給人簡樸端正的感覺,在聽覺上增加更多層次的變化,尋找一次青春的聲音。」

此次應文化部駐馬來西亞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之邀,除安排傳統南管曲目如《百鳥歸巢》、《梅花操》外,亦演出唐詩新創曲目如〈靜夜思〉、〈琵琶行〉,

使馬國觀眾驚豔於臺灣融合古典與當代藝術元素的創造力,對優質臺灣文化留下美麗而深刻的印象。

秋色初上,金風將起,白露即將為霜,正是以樂養心、調伏動靜的時節,心心南管樂坊將於讓在海另一端的馬國華僑,重溫閩南鄉音傳唱千載清音的南管樂音。

百年來的文化流動,閩南文化精髓的南管樂,卻在南洋落地生根,在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都可看見南管館閣傳唱古老的南音,形成一個獨特的南管文化圈,至今在東南亞國家的閩南會館中,仍可看見南管人演唱古雅樂音的身影。因為居住在那裡的僑胞,念起李白、杜甫的詩,用的正是源自中原古音河洛話的閩南語,時空彷彿留在大唐。

圖說:心心南管樂坊馬國行前雅集。陳小凌/攝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