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攝狼 斷交國 稍息梳頭

浴火鳳凰陳美麗 用堅強喚回美麗

中央廣播電台/劉玉秋 2015.09.18 00:00
外表前衛的陳美麗,今年51歲,是個顏面燒燙傷友,很難想像她在27歲正值花樣年華時慘遭火吻,五官「糊成一團」,動了50多次手術,走出20多年的復健之路,如今不僅打破身障者的侷限,從求職連連被拒,到現在晉升管理階層,還成了生命講師,鼓舞失志者找到自己的人生價值。陳美麗對命運永不妥協的奮鬥故事,值得令人一讀再讀。

◎大火剝奪美麗容顏

今年51歲的陳美麗,有著相當前衛的外型,一頭挑染的短髮、一整排閃亮的耳環,POLO衫搭配牛仔褲的時髦打扮,常讓人誤以為是個清熟女。

陳美麗27歲前確實美麗動人,雖然原生家庭破碎,父母離異,哥哥成了流氓,但她從不抱怨,靠著自己堅強的意志力半工半讀北上求職,才20多歲就已任職百貨精品業樓管,月入新台幣10多萬,天天與「美」的事物為伍。但誰也沒想到,在一次餐廳用餐時遭逢大火,造成她全身60%三度燒傷,在加護病房躺了3個月,全身被紗布纏成木乃伊。陳美麗說,燒傷對她而言不僅是容貌上的巨大改變,而是原本習慣計畫縝密的她,瞬間失去人生方向。她說:『(原音)我受傷前是一個很會計劃的人,當你發生那樣事情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怎麼辦?很無助,也就是受傷這件事對我的外表、我的人反而不是最大的影響,而是我可以幹嘛這件事讓我非常緊張、疑惑、不知所措。』

◎生不如死 但我要活下去

陳美麗說,在加護病房的那段時間,每天處在痛跟挑戰當中,被宣告3次病危,死是最輕鬆的,但她看到自己才剛滿周歲的女兒隔著玻璃窗喊著「媽媽」,久未見面的父母也前來探視,即便活下去「太痛了」,但她仍選擇了這條辛苦且不悔的路。『(原音)那個過程雖然決定要活下去,但那個過程實在太難受了。你不能動,動就痛,全身也把你包的滿滿的,你也不大能動,一段時間好不容易痛快好了,就又要清創一次,又要翻、又要拔起來,紗布黏住又拔起來的感覺,很痛,一直持續,你說這種日子要怎麼活下去,不知道自己可以幹嘛,那種感覺生不如死。』

既然決定活下去,陳美麗咬牙挺過了痛苦的治療時期,直到離開出院後第一次回家照了鏡子,發現鏡中自己的模樣,才驚覺挑戰才剛開始。鏡中的自己五官「糊成一團」,雙眼視力只剩50%,當時的她躲在浴室中出不了門,因為她要打開的是如何看待自己現在容貌的那一扇門。『(原音)那個感覺好像作夢,連續劇演到這,天亮就會好、就會變回原來的樣子那種感受,在浴室關好久,我在想要怎麼走出浴室的門,因為你那時候才真正看到你受傷後的自己。』

◎讓人生重新來過 她整型60次

天性樂觀、積極的她顯然沒有被打敗。既然撿回一條命,總要讓自己的五官整型到還能看的樣子吧!所以她勤於整型,前後動了近60次的手術,鼻子、下巴全是假的,嘴巴和眉毛也都是紋出來的,臉部的皮移來移去。她的毅力驚人,勤奮整型到醫生護士要她休息,但她仍持續堅持,就連醫生在替美麗整型的過程中,也獲得極大的成就感。『(原音)我很認真做手術,我幾乎認真到連護士都拜託可以休息一下嗎?除非醫生說對不起你的個案我沒辦法再手術下去了,或者現在的醫療沒辦法在手術下去了,那我就停止。否則的話如果可以更好,為什麼不做?這個更好不是說我一定要變的多漂亮,因為不可能,再怎麼還是不可能,但至少功能性外觀上至少要對自己負責,我的努力把自己呈現到最好的狀態,連我的整形醫師都不可思議說,我有這麼厲害?』

當然手術總有失敗的時候,尤其每一次的手術,都得經歷痛楚。陳美麗說,即使面臨失敗,也從沒改變她要繼續整型的決心,因為她就是要讓自己變的更好。況且家人無法幫替妳痛的感覺更痛,為了不讓家人擔心,她想辦法輕鬆以對,把每次手術當成度假,不讓家人為了她而擔心受怕。

◎履歷再好 仍抵不過燒傷面容的挫折

當身體已能正常活動時,美麗已在家中待4年,她終於憋不住了!整型之餘也急著要出去找工作,但樣貌扭曲下,中度傷燙傷患者要重回社會談何容易?再怎麼漂亮的履歷也敵不過一張燒傷的臉。為了怕嚇到別人,她曾想要去做不用拋頭露臉的清潔員、也曾戴著彈性面罩去路邊貼海報,但像「鐘樓怪人」的外表,求職過程並不美好,不是被狗咬,就是對方聽聞她是顏面殘障者時,就婉拒、不回應。『(原音)你穿彈性衣、戴帽子、戴太陽眼鏡,那狗就感覺你很怪,突然從出底跑出來咬你的腳,我被咬4次,去貼海報的時候。』

但一心一意想要在職場大展身手的她,還是不斷的找工作,最後找到電影字幕公司的擦片員,她把自己當作是老闆的心態去拼命,從一個月新台幣8千元到半年後調升至2萬元,讓老闆對她刮目相看。

◎揭自己的瘡疤 分享溫暖

在工作穩定後,她開始積極為社會付出,一心想成為「燒傷界的指標」。她開始嘗試考取各種證照,也回到校園求學,完成了學士、碩士學位,還成了陽光基金會臉部平權的代言人,幫助許多燒燙傷病友找尋自我。她也同時是個巡迴講師,常到觀護所為迷途少年演講,期盼自己的故事能帶給對人生失去信心與方向者一點希望。每一次的分享,等於重新揭開自己瘡疤,但痛完了,聽到聽者的回饋,這股暖流又同時療癒了她。『(原音)會這麼努力去做這些,是希望這個過程真的可以給傷友一些鼓勵。我為什麼喜歡演講?喜歡做這些事?我會想說如果都能影響到一個人就好,每一場,雖然有時候我會覺得這個速度太慢,有時候我也會覺得我演講到底有沒有什麼幫助?可是你其實聽到的都是因為你,他們願意在去幹嘛,現在變的更好,就是我當初要做的原因。還好我受的這些苦、我這麼努力的去做這些事情是有用的。』

◎給八仙塵爆患者的一席話

跡到八仙塵爆事件,陳美麗的眼淚不自覺流了下來,彷彿過去的一切又歷歷在目,這過程她從沒忘記。她以過來人的心情鼓勵這些病友,不要放棄自己,若還是學生,就先完成學業,再趁隙考取證照,以時間換取整型的空間,把自己心情調適好再適應社會。美麗也期盼,這些傷患經過5年的初步重整、準備重返社會時,捐獻的企業仍願意主動伸出援手提供職缺,給予他們一個溫暖的眼神。她認為,身心障礙者需要社會給他們一個機會,而傷者自己也要準備好接受挑戰。『(原音)他們活下來了,再過來就是10年後或是4、5年後,當你們這些關心的人不捐錢、把這些錢留著給他未來就業,你聘用他,是不是比你現在丟錢更有用?如果你可以的話。』

◎堅強喚回她的人生

從不怨天尤人的她,甚至感謝上天給她不圓滿的人生,「挑戰」成了她這輩子最重要的信念。她從不對自己的人生設限,深信人生有趣的地方在於重新來過時的發展性。『(原音)習慣性就是靠自己,遇到問題就是靠自己,從以前因為有這樣經歷,好處就是當我受傷的時候我不太會去怪誰,跟被丟著一樣,我以前可以從沒人要的孩子、一路爬升到買房子、一個月10幾萬,我為什麼不能再重新來過,我相信我可以。就是有這樣的信念,所以我把這個過程當成是第二個人生。』

就這樣不斷選擇挑戰極限,「只要願意,就能突破自己」,即使她的五官並不立體動人,但堅強的喚回精彩且美麗的人生,是值得你我一讀再讀的溫暖故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