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你瘦了 反年改 解放軍

挑戰柯建銘 邱顯智:不要試圖「喬掉我」

NOWnews/ 2015.09.17 00:00
記者蘇嘉維/台北報導

時代力量新竹市立委參選人邱顯智17日召開記者會,宣示將「參選到底」,同時他也批評民進黨在新竹市的弱勢,絕對不是在於他的攪局,而是在於民進黨已經失去新竹市民的許多支持。

邱顯智強調,若是想靠逼退他,就認為票回自動回歸於民進黨,那將會變成兩頭空的局面,他也呼籲民進黨立委柯建銘,「不要再試圖喬掉我」,這裡是選舉不是國會。

邱顯智指出,若選民認為有整合的必要空間,他也邀請柯建銘能與他公開辯論,「沒有辯論,就沒有整合的空間」。

以下是邱顯智參選全文:

過去這段時間,包括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內的許多政治人物,都表態支持柯建銘委員。柯建銘委員也一再表示自己選情告急,要民進黨選對會盡速「搞定」這個選區。許多人一再高喊,「在野一定要整合」。

但我們認為,在喊整合之前,仍有許多問題有待釐清。

自參選以來,我們一再強調,之所以堅持參選,就是希望改革這個沉痾已久的國會體制。我們認為,政治當然免不了協商,但不該是密室協商,更不該讓協商完全掏空了委員會的審查權力,讓「妥協」完全取代了議會的辯論精神。

在過去的投書中,我們已經詳述過,2016年後新國會的替代方案,應該是納入歐美的「少數異議權」保障機制,並回歸委員會的專業審查。讓這個不穩定的制度,能夠回歸正常。

許多人回應,黨團協商是保護少數黨的「必要之惡」。

當然,我們必須承認,黨團協商在過去的政治運作中,也曾在關鍵時刻起到好的作用,這點,我們也願意肯定柯建銘委員的努力。

但我們也要邀請各位共同思考:2016年,是本土政黨首次有機會在國會取得過半席次的時刻。在這個新國會中,我們真的還要持續沿用這個舊政治的「必要之惡」嗎?

請一起設想幾個情境。

如果民進黨主張維繫黨團協商制度,未來推動討黨產、修憲等重大改革時,若在密室中,遭到國民黨的惡意杯葛,該如何自處?

如果未來民進黨的黨團幹部,在密室協商中進行利益交換、妥協掉進步價值,讓「會計法」修法一案重演,我們又該如何制衡、如何監督?

如果民進黨終於「完全執政」,但又在國會中留下「黨團協商」這個利益交換的後門,那這樣的「完全執政」,又有何意義?

但很遺憾,在過去這段時間,我們看到了民進黨在新竹市選區的「告急」、「義氣相挺」,卻看不到任何針對上述問題的回應;我們看到民進黨各大老對「立法院長」大位的野心,卻看不到民進黨對重啟國會改革的展望。

不僅如此,在選戰的過程中,我們也看到許多民進黨在地方執政的問題。

柯建銘的前辦公室主任林智堅,在上週的民進黨中常會上,抱怨我們總是針對他的施政提出批評。但事實上,這些批評都來自於選民湧入我們辦公室的陳情。這些問題,包括以一紙「汰弱留強」公文就開除市府內工作十幾二十年的派遣人及臨時人員、包括在新竹各地浮濫的都市計畫和徵收、包括重大兒童命案和社會安全網的缺乏……

我們必須要說,新竹市的施政表現之所以會拿到吊車尾的成績,真的不是沒有原因。如果這樣的施政,再加上「前老闆」在國會中的「庇護」,會變成什麼模樣?也讓人無法放心。

以上這些問題,都是在談「整合」之前,應該先釐清的問題。

請民進黨理解,問題的關鍵,不在「邱顯智的攪局」,而在於你們的確失去新竹市許多選民的信任。如果我的支持度,真的已經足夠如你們所說的,威脅到柯建銘委員的選情,那關鍵並不在我,而在於我身後那些實在「投不下去」柯建銘的選民。

這些選民,或許也都和我一樣,希望2016年,可以讓民進黨順利取得執政權。但我們同樣希望,這樣的執政,不是只有短短四年。因為看過馬政府八年執政的狀況,我們都清楚,本土政權一旦墮落,保守勢力反撲的力道,該有多麼可怕。而要防止本土政權墮落的唯一方式,就是在國會中,有足以信服的進步力量。

我們要正告民進黨,和所有擔心國民黨「漁翁得利」的朋友,如果真心希望贏得新竹市這一席,在談「整合」之前,請先談清楚價值。如果你認為單單逼退我們,這些票就自動會歸隊到柯建銘委員身上,那才恐怕真正導致兩頭空的結果。

從宣布參選以來,我們的決心從未改變。根據報導,柯建銘委員曾經多次向民進黨選對會表達要「把選區換回來」。但請柯建銘委員死心,這裡不是立法院,我們是沒有任何被喬掉的空間。

但如果柯建銘委員真的要談整合,在這裡,我們也願意正式發出邀請。

針對上述國會改革、勞動權益、土地正義等問題,我們邀請柯委員與我們進行公開的政策辯論。沒有辯論,就沒有整合的空間。若在辯論之後,選民認為兩組候選人仍有整合的必要,我們願意再來討論整合的機制。

選舉剩下四個月時間,我們仍會堅定地參選。

從頭到尾,我們都相當清楚,在這個選區中最大的敵人,仍然是國民黨的候選人鄭正鈐。2016年過後,本土政權必然還將面臨「國共聯手」的挑戰。而鄭正鈐,不僅在過去這八年間,作為馬政府的幫兇,直到現在,也選擇和急統派的洪秀柱站在一起,並且力推將新竹市的南寮漁港劃做「自經區」的一部分,應和中共的統戰計畫,開啟新竹與平潭島的直航。

我們絕對不會讓這樣的計畫成真。

這段時間,我和我的團隊,曾經為此討論許久。我團隊的成員,清一色都是在過去這幾年中,參與在各種運動中、充滿理想的青年。過程裡,有些外界的朋友會勸我們,「現在不是在搞社運,是在搞政治」。但我們最終認為,如果政治竟然是為了表面的和平,而得在價值的堅持節節敗退,那這樣的政治,也不值得從事。

這一次,我們相信新竹市民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我已經再無旁顧,這就是我的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