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衝出康普頓 環球影業發行 10月30日 狠有態度

工商消息/ 2015.09.17 00:00
  讓我們來見證全世界最殺的團體,如何從默默無名到風行全美。1987年冰塊酷巴(小歐席亞傑克森 飾)、德瑞博士(柯瑞霍金斯 飾,【空中救援】)、Eazy-E(傑森米契 飾,【禁運品】)、DJ耶拉(小尼爾布朗 飾,【玩命關頭】)、MC瑞恩(阿爾迪斯霍吉 飾,【終級警探:跨國救援】),五個大男孩以野性旋律和饒舌節奏,把他們居住於洛杉磯貧民區的失望和憤怒,全部化為最強大的武器:音樂。1980年代,加州康普頓的街道堪稱全美最危險的地方,在暴力和黑幫的推波助瀾之下,快克古柯鹼氾濫到了極點。洛杉磯警察局及其掃黑小組毫不留情打擊毒品和黑幫,以致南加州居民整天提心吊膽,對警方失望透頂。Eazy-E看好洛杉磯饒舌樂的發展,有意擺脫街頭販毒的生活,於是連絡他朋友德瑞博士。德瑞博士和DJ耶拉在夜店當DJ,厭倦目前的生活,急欲尋求改變,Eazy-E剛好有資源和管道付諸實現,附近兩位年輕人也來共襄盛舉,一位是天賦異秉年僅16歲的冰塊酷巴,他充滿爆發力的歌曲吸引德瑞博士的注意,另一位則為MC瑞恩。NWA總算把失望化為創作的動力,找回他們夢寐以求的權利:為自己的發聲。【衝出康普頓】帶領觀眾回到故事的起點,訴說這群文化反叛分子如何憑著歌詞、自傲和天賦,槓上想壓制他們的警察機關,成為全世界最殺的音樂團體。NWA說出大家不敢說的真相,他們的聲音點燃了社會革命。   【衝出康普頓】是導演蓋瑞葛雷(【星期五】、【辣姐妹】、【偷天換日】、【重案對決】)一直想拍的故事,根據真人真事改編而成,執行製片有利薩維奇、亞蘭溫庫斯和安卓柏洛夫(【世貿中心】),編劇則為新人強納森赫曼和安卓柏洛夫。金球獎得主保羅賈麥堤(影集【約翰亞當斯傳】)也來跨刀演出,製片群包括NWA前團員冰塊酷巴和德瑞博士,其餘則有多美加伍茲萊特、麥特阿爾瓦雷茲(【一路前行】)、蓋瑞葛雷和史考特伯恩斯坦(【一路前行2】)。【衝出康普頓】的幕後團隊陣容堅強,攝影指導馬修利巴提克(【黑天鵝】、【鋼鐵人2】)、美術設計夏恩瓦倫提諾(【新手人生】、【血熱之心】)、剪輯比利福克斯(【街頭嘻哈客】、【血盟兄弟】)、服裝設計凱莉瓊斯(影集【混亂之子】、【烽火家園】)、編曲喬瑟夫特拉帕尼(【遺落戰境】、【全面突襲2】)和音樂總監喬喬韋拉紐瓦(【老闆不是人2】、【黑與白】)。執行製片還有威爾派克(【男人行不行】)、亞當麥林斯(【白宮第一管家】)、大衛安格爾(【賭城聖約翰】)、比爾史特勞斯、湯瑪斯杜爾(【侏羅紀世界】)和瓊恩賈胥尼(【哥吉拉】)。 “來自街頭”:用數十年說一個故事 NWA的故事隱含很多面向,除了每個團員的傳奇人生,還有多年來伴隨他們革命性音樂成長的社會背景。冰塊酷巴本名歐席亞傑克森,在樂壇始終是天王級人物,他也進軍娛樂圈身兼演員、編劇、製片和導演,但他一直有個未完成的夢想,那就是把NWA的傳奇故事拍成電影。 對冰塊酷巴來說,這部屬於NWA的電影,當然是要獻給發起人Eazy-E,本名艾瑞克萊特,他早在1995年就與世長辭。冰塊酷巴回想起:「真的很感謝Eazy,他有那個遠見,看到饒舌樂的未來,堅持要讓世界看見康普頓,他總是說:『你們都在布魯克林,你們都在皇后區,卻沒有人在康普頓,那康普頓要怎麼辦?』他很想讓大家看見康普頓」。   製作團隊找來前團員德瑞博士,以及Eazy-E的遺孀多美加伍茲萊特擔任製片,前團員MC瑞恩和DJ耶拉則為顧問,他們相信這部電影絕對會忠於事實,向超級天團NWA致敬。【衝出康普頓】的劇本發想自幾年前,製片利薩維奇和編劇亞蘭溫庫斯所做的訪問和研究。那份初稿為編劇安卓柏洛夫和強納森赫曼的電影劇本鋪路。編劇從四面八方網羅各種資料,努力調查NWA的人生和時代。大家心中只想著一件事:把這個故事說出來,他們朋友Eazy-E的精神就會長存,Eazy-E是如此的有魅力、有遠見,身為NWA的靈魂組團人物,當然馬虎不得。Eazy-E看上冰塊庫巴直白的歌詞,還有德瑞博士震撼的節奏,把康普頓的生活公諸於世,他看得出每位團員的特殊性,他們五個人所創作的經典音樂,不僅衝出美國洛杉磯的貧困區,還成為全世界的目光焦點。多美加伍茲萊特對於Eazy-E的人生,有她自己獨到的見解,她瞭解這個男人鎂光燈背後的真實生活。她說:「艾瑞克是如假包換的現實主義者,他展現什麼叫做堅持到底。   Eazy的人生讓大家反思,為什麼光是看書本的封面,並無決定書的好壞,因為只要有機會看完整本書,你總會學到什麼東西,留下難以抹滅的印記。」安卓楊的藝名為德瑞博士,他當初倒是很猶豫,要不要把他們的故事搬上大螢幕,他的專輯「慢性」和「2001」至今依然影響著西海岸饒舌界和嘻哈界,對他來說那段往事是很私密的記憶,他很懷疑電影能不能忠實呈現,但他讀過整個劇本後,也跟冰塊酷巴還有家人討論,終於同意監製這部電影。史考特伯恩斯坦曾經是環球影業的重量級人物,後來離開環球成立自己的製片公司,他提到這個故事為什麼吸引他:「NWA的故事訴說著不敗的主題,例如友情、兄弟情和勝利,同時也毫無遮攔自曝NWA的黑暗面,例如背叛和悲劇。我喜歡看著他們追求美國夢,卻飽嚐希臘式悲劇的折磨,到頭來艾瑞克竟是最悲慘的角色。他聰明而熱情,卻過度自大,把自己和唱片公司看得比整個團體還重要。後來他發現自己做錯了,想挽救卻為時已晚。冰塊酷巴和德瑞博士製作這部電影,來紀念他們已逝的兄弟,歌頌他勇於反擊的精神。」   製片麥特阿爾瓦雷茲跟冰塊酷巴的製片公司是長期合作伙伴,從【瘋狂星期五】開始就是最佳拍檔,他說:「我和酷巴合作很久了,這對他來說是最重要也最私密的拍攝計畫,看著他和其他NWA團員從哪裡發跡,令人感動不已。我很榮幸可以參與這部電影。」最後負責執導這個故事的人,正是蓋瑞葛雷。任何電影類型都難不倒他,無論是犯罪片【偷天換日】、驚悚片【王牌對王牌】或喜劇片【黑道比酷】皆出自他手。2011年他開始參與拍攝計畫,把【衝出康普頓】視為他職業生涯最重要的電影,傾注了所有的經驗和精力。導演蓋瑞葛雷和這部電影淵源頗深,他可是感同身受,他在NWA團員所生活的街道長大,親眼看著快克古柯鹼和槍枝氾濫成災,無數家庭因此家破人亡,所以他和劇中主角有著共同的故事,他還記得便衣警察開著什麼樣的車子衝進康普頓,他也看過警察以破門鎚衝撞附近的房子,也曾經覺得藝術是唯一能夠抒發失望和憤怒的管道。   蓋瑞葛雷也製作過影集,23歲以短片【Legacy】初試啼聲進入電影界,【Legacy】本身就是在探討暴力的社會問題,從此以後,他就熱愛透過電影來訴說這類故事。他跟冰塊酷巴和德瑞博士認識很久了,他年輕的時候執導不少嘻哈和R&B的MV,包括冰塊酷巴和德瑞博士的在內,這為他的電影生涯奠定扎實的基礎。他無數的MV作品中,有冰塊酷巴的名曲「It Was a Good Day」,冰塊酷巴和德瑞博士合作的「Natural Born Killaz」。他第一部電影長片,正是1995年的喜劇經典【星期五】,編劇和演員都是冰塊酷巴。蓋瑞葛雷跟這兩位歌手交情匪淺,很想完成專屬NWA的電影,描述他們歷久不衰的友情,以及金錢、名聲、自我和悲劇等,如何衝擊這五位主角的兄弟情誼,當然還有NWA對於現代流行文化的影響力。導演蓋瑞葛雷說:「NWA的音樂確實無懈可擊,但我更想探索人性。大家都認識德瑞博士、冰塊酷巴和Eazy-E,他們是很多人的偶像,但他們也是凡人,所以我和冰塊酷巴說過:『如果你讓我進入奧謝傑克森、安卓楊和艾瑞克萊特的內心世界,我就會想要拍這個故事』。」 對蓋瑞葛雷來說,【衝出康普頓】不只是一部電影,還是他從小到大的故事,他天生就應該執導這部電影:「我看到本片的演員,就好像看到30年前,我們街坊鄰居的孩子,這是我們的成長故事,你可以感受到劇組人員所投入的熱情和心血,我們說什麼都要拍好這部電影,一來讓其他地方長大的觀眾瞭解我們的經歷,二來讓康普頓長大的人感同身受,從我第一部短片作品【Legacy】到【衝出康普頓】,我覺得自己圓滿了,很榮幸可以訴說屬於我們的故事。」NWA的歌詞呈現出洛杉磯南區街頭的黑人生活,也催生了不少新生代街頭藝術家,他們充滿社會意識的藝術表達,至今依然意義深遠。   【衝出康普頓】所橫跨的時代有十多年,從他們的青少年時代講起,直到他們成為弱勢族群的發聲器。兩位才華洋溢的DJ碰到有遠見的藥頭,加上其他兩位同樣來自康普頓街頭的天生好手,他們即將創造獨一無二的音樂類型,持續風靡全球觀眾數十年。德瑞博士說:「我們想引起大家的注意,我們想大聲說出自己的名字和音樂,讓每個人都認真聆聽我們非說不可的事情。」打從NWA成立初期,每位團員都很清楚各自的定位,冰塊酷巴和MC瑞恩很會寫詞,德瑞博士和DJ耶拉當DJ起家,音效和專輯製作都歸他們管,Eazy-E掛名當負責人,把NWA的招牌形象和音樂,行銷給全世界的主流音樂愛好者。本名羅倫佐佩特森的MC瑞恩,他和Eazy-E初相識時就在家裡附近搞饒舌樂,MC瑞恩懷念起那段日子:「我就是很想表演,很想當饒舌歌手,Eazy給我舞台來做自己。」至於本名安東尼卡萊比的DJ耶拉,有好幾年的時間跟德瑞博士在夜店當DJ,他們都有另謀出路的打算。酒池肉林的工作環境滿足不了他們,因為他們想賺更多錢,想製作更棒的音樂。耶拉回想起:「1980年代只有東海岸饒舌樂,西海岸弱爆了,我和德瑞看到饒舌樂團RUN-DMC的表演,不禁想到外面去闖闖,我心想:『難道要一直待在這裡嗎?我們不去搞些新東西嗎?』,這時候Eazy剛好找上門。」NWA的組合羨煞不少人,最後卻搞得四分五裂,不信任和背叛撕裂了他們的友誼。Eazy-E和他們經紀人傑瑞海勒的關係,成為NWA重要的轉捩點,也註定了他們的毀滅。冰塊酷巴質疑海勒惡搞他的合約,原本建立的信任感硬聲破滅,憤而離開傑瑞海勒和艾瑞克萊特所成立的唱片公司,1989年正式單飛。德瑞博士不久也步上後塵,在死囚唱片開啟巔峰造極的獨唱生涯,後來還成立自己的唱片公司—餘波唱片。他們長達七年多的時間,鬧得很不愉快,但就在Eazy-E發病之前,大家總算重歸舊好,這印證他們的情誼有多麼深厚,任何事情都別想破壞他們。德瑞博士想起和解的過程:「這就是成長吧。我現在事業有成,過去就讓它過去吧。我們是兄弟,共組樂團NWA,我不想再抱著怨恨不放,就讓我們回到從前,單純地做音樂,因為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快樂。」很可惜,NWA來不及合體,Eazy-E就離開人世,但他們的音樂依然在傳唱,並影響下一代的貧窮子弟,抒發出他們對警察的失望和憤怒,還有他們年輕無所畏懼的簡單快樂。初出茅廬的小鬼頭很容易在音樂產業陣亡,NWA以前也是忙著把握機會,搞音樂、做表演,享受自己努力的成果,卻忽略了音樂也是一門生意。對德瑞博士來說,那段時光除了創作還是創作,他人生第一次用到最先進的錄音設備,突然覺得可能性無窮無盡:「我把重心都放在音樂上,不太關心整個產業的脈動,我只想好好待在錄音室,發揮自己的創意能量,現在看起來,我應該更關心產業的那一塊,但這是時間的問題,我們當時都太年輕,我只想待在錄音室,做我們喜歡做的事,搞我們喜歡的嘻哈音樂。」DJ耶拉也有相同的看法:「我們就是太年輕、太單純,才會被佔便宜,有些人比較早開竅,他們先離開了,NWA就這樣解散了,真的很可惜,但是說真的,我覺得NWA註定要解散,否則我們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Youtube精采預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wHqL6MdrCQ 環球影業發行 10月30日 狠有態度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