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賀裴爾藝廊-聲音繪畫共鳴展」9月16日起在新竹縣美術館展出

大成報/ 2015.09.16 00:00
【大成報記者羅蔚舟/新竹報導】

您不需花大錢即可在美術館展覽廳,一窺當代著名藝術家的精彩作品!賀裴爾藝廊及ㄧ諾藝廊合作策畫世界首創的Consonance音樂雕塑與比利時、荷蘭著名當代藝術家繪畫對話「聲音繪畫共鳴展」,自9月16日起至10月4日止在新竹縣政府文化局美術館隆重展出,該展並訂於9月19日上午10時將舉行開幕典禮,美籍加拿大音樂家馬修連恩將現場解說演出,歡迎各界蒞臨欣賞這場難得的「視覺與聽覺、現代與傳統、本土與世界的對話」藝術饗宴。

「賀裴爾藝廊-聲音繪畫共鳴展」美術作品集結5位藝術家的代表作共45件,這項展出特別的是不光是視覺的藝術,更與台灣著名的馬修連恩合作呈現台灣原住民聲音藝術的美。首先介紹的第一位是荷蘭博物館籍國寶藝術家約翰范特斯洛特(John van ’t Slot),藝術家本人去年九月應竹北概斯特藝術中心之邀約首度來台展覽,得到熱烈的迴響!約翰 80年代的作品在荷蘭是以”新繪畫“運動而著名。這個運動開始於1977年,而在1981-83年期間,也受到意大利超前衛風格(Trans Avant Garde)及德國新表現主義(Neue Malerei)的野生畫法(Wild painting)再現的影響。

野生畫法(Wild painting)是以象徵性及表現主義風格來呈現畫作,並且帶有豐富的幽默感。除了約翰范特斯洛特外,其他著名的荷蘭藝術家如瑞內·丹尼爾斯(Rene Daniels)馬琳杜馬(Marlene Dumas)也均為此新繪畫運動的代表人物。1982年,約翰在1982年與瑞內·丹尼爾斯(Rene Daniels)在比利時的鑽石之城安特衛普(Antwerp)的121畫廊(Gallery 121)舉辦雙人展。1984年,他更代表荷蘭參加威尼斯雙年展(Venice Biennale)。

同年,約翰范特斯洛特的作品也被阿姆斯特丹的著名藝術與設計博物館 Stedelijk Museum,荷蘭三大美術館之一的鹿特丹博伊曼斯‧布尼根博物館(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及芝加哥當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當為當時藝術家聯展的經典作品介紹。除了上述的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鹿特丹博伊曼斯‧布尼根博物館、海牙市立博物館、芝加哥當代藝術博物館及格羅寧根博物館(the Groninger Museum)等等都可見其作品陳列。 2013年10月,在荷蘭多德雷赫特博物館(the Dordrecht Museum)的“停止理性思考”荷蘭80年代繪畫大型展覽,約翰的作品更是可見其蹤跡。

第二位是荷蘭拼貼油畫藝術大師海羅德・林克爾Harold Linker,他的作品曾2015年6月14於竹北創圖藝術展出,其作品風格鮮明,思維活躍,承繼著拼貼繪畫史的傳統,顯露出繪畫方向新的可能性,而他企圖從不同的媒體圖像收集來最為他說故事的題材!如同拼貼畫作,在消費主義掛帥的時代,他以媒體影像,如網路、報紙、雜誌、拼貼最為其創作題材以述說不同的故事。他從不同的媒體收集這些圖片,並以個圖像的獨特象徵意義以油畫顏料組合在一起在畫布上。這種嶄新的方式用不同介質集合成為一個新的集合圖像,並創建另一個新的解釋,一個新的當代語言,讓我們能夠更能理解這個世界。

第三位是Maarten Peerdeman,其是2010 年自KABK荷蘭海牙皇家藝術學院( Royal Academy of Art in the Hague) 畢業的最佳畢業生!剛畢業其作品立即被荷蘭阿姆斯特丹Ron Mandos Gallery藝廊以及海牙Per Vander Horst 收羅並為其舉行個展,2010 更被票選為當代新秀藝術家代表。他試圖在他的作品中尋找衝突感,將美感與厭惡感並存,更試圖去揭露存在我們世界中黑暗的一面:讓我們透過其作品去重新思考透過媒體感知每天的那些,而且那些我們遇到在街上。

對Maarten Peerdeman來說,藝術有著讓人思考的能力,他希望成為周遭環境的觀察者以及去詮釋藝術的作品;它是由觀眾來決定自己的立場。他獨特的圖案風格,展現了物質和意義的藝術感。他除了展示他技巧性的創造力外,他的作品更顯示了人類存在的衝突,通過在美化的架構中結合可怕的美學試圖讓其呈現中性的特質。 他以具象化的場景創建出一個神秘的意象與超諷刺的內涵。他的作品通過生動的色彩元素流動和下層的對比組合放大作品意象。他技巧性地以柔和自然的色調呈現沈重的內容涵蓋政治、戰爭、暴力,不同的對比更引發觀賞者能更深刻地去思考表象下的深層意涵。

第四位是荷蘭攝影師鮑斯・米優斯(Bas Meeuws)的攝影花卉作品,展現了油彩木板讓位給了數位攝影。鮑斯・米優斯是為傳統荷蘭花卉畫注入新活力的年輕攝影家,他以古典大師的方式創作,將一朵朵花妝點得華豔無比,形成了超越時間的多層次攝影。米優斯於 2010 年創作他的第一件攝影花卉作品,欣賞的目光接踵而至,他在 2011年的地鐵攝影挑戰賽中獲得創作類的荷蘭公眾獎,2012年又參加阿姆斯特丹古董與藝術博覽會等多場博覽會,2013 年其作品再與黃金時期的鬱金香圖鑑內頁於荷恩西菲仕蘭博物館的大型個展中並列展出。

美的創造是米優斯最主要的目標,他力求將真實而永恆的美——樂趣與愉悅— —帶進日常生活,而他壯觀的作品也的確散發著光輝。他說花卉是達成他目標的理想對象,大自然中的花以色彩、香味與出眾的外貌招蜂引蝶,而打從歷史揭幕的那刻起,它們對人類也發揮著同樣的效果。

第五位是比利時藝術家羅德.拉裴勒其作品榮獲比利時最佳抽象畫代表性作家之一,比利時學院哲學家大師 Etienne Vermeersch 以及漢學家Frans boenders 對其畫作的深愛。羅德在十五年之前第一次來到亞洲時就馬上被大自然驚人的美景及多元所深深的吸引,今年一月首度來台舉行個展。羅德對繪畫藝術的探索始終不輟。描繪風景時,他不試著尋求,也不尋思介入。在作畫期間,拉裴勒不願看任何其他作品,他的視野必須清晰,而他也不願受到任何影響。身為藝術家,他希望自己的作品具原創性。

羅德作畫的方式是經過很多的實驗及研究而來的。他會在繪畫藝術史中觀察各種的元素,讓以往沒有想過可以如此作畫的畫家,使他們的作品能更引人入勝,且更具美感。就像畫會隨著時間及不好的狀態下所產生的裂縫,多聯畫畫布連接處容易產生的黑線,以及因為毀損所帶來的水漬及刮傷,反而讓他深深地沈醉著迷於這些因為意外而替每一幅畫帶來的附加價值及獨特性。他認為繪畫必須蘊含某種新意,無論是顏料、線條還是韻律,這種附加價值帶來了個人成就感。若對成果不滿意,他就會重新來過,將畫作塗去重畫。

欣賞拉裴勒的畫作,最理想的情況是不加畫框。在許多情形下,畫框的確會為畫作增色,甚至將它妝點得更美,但這並非他所願。對拉裴勒來說,繪畫是擁抱渾沌,寓居於一個無法律、無拘束、無慣例的宇宙,一個最完美的方式。他明白自己正離學院風格愈來愈遠,但他享受實驗,勇於闖進非美學、無邏輯的領域,而這點正是對藝術體制的挑戰。為了擴展邊界,這是必要的,它是一種反抗常態的形式。更重要的是,這意味著一種不屈從於現成秩序的自由。他的繪畫不僅訴諸感情,也是對生存的一種溫和暴動。

至於熱愛台灣原住民文化的美籍加拿大音樂家馬修連恩,他近年不斷深入台東布農族部落去尋找保留舉世最神祕、也最負盛名的民族音樂——布農族的「八部合音」 這次特展是世界首創的Consonance音樂雕塑。此雕塑是一件以360度的多聲道聲音藝術裝置,有16支特別設計的揚聲器排列成一個大圓,將布農族的「八部合音」逼真呈現。這套系統別開生面,以16個聲道呈現音樂,創造出令人驚豔的互動式聽覺饗宴。透過科技、聲音與藝術,引發人們對布農族傳統音樂的崇仰與激賞。

布農族以多聲部呈現的八部合音,或稱〈小米豐收歌〉,實為台灣的文化瑰寶,備受學術界與音樂愛好者推崇。台灣原住民的音樂在20世紀初便已獲得舉世讚譽1943年,日本民族音樂學家首度將之記錄於文獻中,從此完全翻轉世人對民族音樂的認知。現在,透過Consonance展現歌聲的布農族人,與1943年黑澤隆朝記錄的八部合音演唱者者,實為一脈相傳。但今天,這群布農族人的歌詠首度以圓形隊伍的呈現方式被記錄下來。

因此,無論就極盡真實地保存這項文化瑰寶而言,或就突破既有的「前置」立體聲或環繞音響模式限制來說,Consonance都堪稱首開先河。Consonance以多聲道錄下16位布農族歌唱者的歌聲。每一位歌唱者以一支指向式電容式麥克風近距離收音,並用獨立的聲道錄音,因此每一位歌唱者的聲音不互相影響,又能同步收音。經過處理與後製後,最後的成品透過量身設計、製造的擴大機/錄放系統播送。一支揚聲器播放一位歌唱者的聲音,共計16支訂製揚聲器,在展演空間中排列成一個周長16公尺的大圓。

主辦單位特別建議聆賞者可逐一繞行16支揚聲器,並體驗立於所有揚聲器中央的整體聆聽感受;或者靠近某一支揚聲器,藉此體驗現場聆賞八部合音的真實感受。以前所未見的方式彙集音響技術,呈現名揚全球的音樂文化資產,唯有Consonance辦到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