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花千骨》:魔幻劇為何屢戰屢勝?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5.09.15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魯力立

《花千骨》終於在這週一華麗收官。盡管網友對大結局吐槽不斷,但是不得不說《花千骨》是一部沒有遊戲作為支撐而叫好叫座的魔幻題材電視劇。《花千骨》開播首日便創下全國網1.18%的收視率,播出期間一直穩居收視榜榜首,收視份額的峰值竟然一度高達50%。而本週一,最後兩集收視率分別達到3.006%和2.444%。整部電視劇在兩個月播出期間,平均收視率達到2.213%,遠遠超越《古劍奇譚》,也超越當年紅極一時的《仙劍奇俠傳三》成為中國周播劇收視第一,同時也擊敗眾多黃金檔劇集(包括央視)成為本年度收視亞軍,僅次於《武媚娘傳奇》(平均收視3.083%)。網絡點播方面,《花千骨》的成績更為可怕,據傳總點擊率大約為165億次,大結局播出當日全網點擊量破4億刷新自身記錄。這些冷冰冰的大數據折射的是《花千骨》優質的內容:邏輯嚴密又緊扣人心的劇情、個性鮮明又復雜多面的角色,以及精美絕倫且先進高超的技術支撐。

魔幻劇,從誕生之初就有著廣闊的市場。這是和我國悠久的文學歷史有密切關系。從《山海經》到搜神記,從聊齋誌異到西遊記,中國上千年的魔幻文學為電視劇提供了豐厚的土壤。從80年代的《封神榜》《西遊記》到21世紀初期首部遊戲改編的《仙劍奇俠傳一》,伴隨我國電影電視技術的發展,魔幻題材電視劇走進成熟期。之後,《靈珠》《水月洞天》《仙劍奇俠傳三》《古劍奇譚》等一系列魔幻劇幾乎都有著還不錯的成績。盡管也有著較多粗制濫造的作品,比如2015年初在多個省級衛視熱播的《石敢當》,特效粗糙劇情拖踏,但是依然比一般題材電視劇更有讓遙控器定格的能力。更為重要的是,中國處於高速發展的轉型期,沈重的生活壓力和無奈的社會現實都讓現代人更希望閑暇之時暫時擺脫現實,以虛幻來麻痹和愉悅自我。盡管無數理論學者強調“娛樂至死”,高呼“虛無主義”,但是這也是沈重的社會逼迫至此。

魔幻劇本身有著天然優勢,而一部優質的魔幻劇火爆就成為必然。《花千骨》本身就是一部優質的網絡魔幻小說,以曲折的情節和淒美的感情為賣點。它和《仙劍奇俠傳》這樣的作品相比較,最大的特點就是感情占據整部作品的主要內容和主要線索,而不僅僅是遊戲式任務為重點。以感情為主線,則將一部魔幻劇直接升級為魔幻愛情劇。而這份花千骨和白子畫的愛情,又用了最不可饒恕的韓式線路——虐心。中國人的大團圓心理對愛情要求近乎苛刻。而這部劇中,花千骨和白子畫的愛情虐到所有美好人物都變成了悲劇——殺姐姐散盡功力毀容而死,糖寶和落十一雙雙而亡,輕水失心,玄朗一夜白頭,單純善良的花千骨一怒成妖神——甚至到整部電視劇的最後十五分鐘也沒有上演觀眾期待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完美畫風。觀眾崩潰了,但這種崩潰哪怕到了花千骨被白子畫親手殺死,白子畫殉情自殺觀眾也依然沒有罷看。當花千骨說出“白子畫,妳還是不肯愛我麽……既然如此,妳有什麽資格和我一起死”,觀眾又點燃了希望,折磨到最後五分鐘,才讓舒了心結。這種深諳中國觀眾心理的愛情線是這部劇狠抓收視的法寶。

當然除此之外,《花千骨》還有著極為美膩的顏值和語言。趙麗穎和霍建華的偶像臉足夠保證收視率,而具有文學功底的對白也完爆其他一般遊戲改編的魔幻劇。驚艷的妖神花千骨在天下面前哭著說,“我沒有師父,沒有朋友,沒有愛人,沒有孩子,當初我以為我有全世界,卻原來都是假的。愛我的, 為 我而死,我愛的,一心想要我死。我信的,背叛我,我依賴的,舍棄我。我什麽也不要,什麽也不求,只 想簡單的生活,可是是老天逼我,是妳逼我!妳以為到了現在,我還回得了頭麽?”幾乎所有觀眾都為之動容。

魔幻劇屢戰屢勝是有基礎的。無論是文學劇本就足夠成熟的《花千骨》,還是遊戲玩家遍天下的《仙劍奇俠傳》,他們都比臨時編湊的劇作更容易賣座。然而,技術層面中國魔幻劇和國際作品還有巨大的鴻溝。希望中國魔幻劇在內容精美的同時也提高特效水準。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夏夜飄香話龍蝦虎媽貓爸:教育題材再創新篇?煎餅俠:用自嘲贏得喝采精疲力盡的“爸爸”以「生長」定義青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