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給張承中的一些鼓勵【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9.14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昨天(九月十三日)台灣社會發生兩件大事,一件是台灣首席歌后江蕙小姐完成25場演唱會「封麥」告別歌壇,將投入社會公益事業;另一件是青年社會公益工作者張承中律師宣佈在台北市松山區信義區競選立法委員,張承中律師的夫人也是兩岸很有名很正派很有深度的演藝人員任家萱小姐(Selina),Selina雖是祖籍四川的外省小姐,但其公公張世良兄是一位台灣本土意識非常濃厚的本省籍政治人物,所以這兩件事固有其交集合,其聯集合更是非常之大,值得全體愛台灣人士好好認真體會其甜蜜性;有關江蕙小姐之文章自今年初她宣佈「封麥」開始筆者已撰文十數篇,且明後日將再撰文「再度挽留江蕙小姐」;今天本文將主要重點為鼓勵張承中律師選立委。

知道張律師這號人物是在Selina「浴火重生」之後,當時Selina不幸在大陸當浴火鳳凰全身54%嚴重灼傷、40%以上三度灼傷,若從八仙樂園的案例來看Selina這種傷勢非死即殘,但英俊瀟灑的張承中就如他的外表一樣瀟灑地與Selina並肩承受所有的苦難,不離不棄更有情有義有愛慈悲為懷、菩薩心腸;吾人當時就覺得這位年輕人很不簡單、真情感人能看破世俗虛浮之嬌情美貌;後來慢慢知道原來張承中是張世良兄之公子,內心甚為士良兄欣慰,有子如此有為有守有情有義又有慈悲為懷之心、有高尚的職業,真是善人者必有善報,又有媳如此勇敢美麗多才多藝,才子佳人,真是天賜良緣。

與張承中同一選區的呂欣潔要張承中交代家庭的政商關係,呂欣潔太年輕了又是與我大女兒北一女、台大同屆不同系同學,筆者就依老賣老講個故事:從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期張世良曾出任兩屆工業團體立法委員和一屆新黨不分區立委,筆者當時擔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奉國民黨中央社工會之命負責輔選工業團體立委,而且在士良兄擔任立委期間有關營建業立法事宜(當時尚未立營造業法)都與士良兄聯繫(當時另一位工業團體立委許勝發事業太大不容易找),因此也連結較密切的業務往來關係;在張世良競選立委期間曾發生工業界的傳言說國民黨找的候選人不是「假工業人」就是「非工業人」,所謂「非工業人」就是在說李成家的「美吾髮」只是在楊梅幼獅工業區弄幾個桶子就在攪拌洗髮精,這些人完全忽視李成家在高雄醫學院藥劑系的專業訓練;另一位「假工業人」就是說張世良,張世良競選工業立委時的身份「羽田機械公司副總經理」,就是企業內部高階員工不是企業界老闆,所以被譏為「假工業人」,可見張世良不是什麼大財團大資本家,他只是位階較高的伙計,惟因半生服務於機械公司對工業界當然亦有相當之了解,最重要是他為工業界服務之熱忱,因他自己無工業企業反而能更大公無私為工業界服務。

張世良曾於民國七十年底率領七十幾個工業團體之理事長、總幹事登陸北京參訪,當時蔣經國過世不久,台灣政府還在「三不政策」「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時代;這是「中華民國在台灣」第一個工業團體組團登陸參訪,老共非常的重視以「二級安全防衛」(重要部長級以上之防衛),由光大旅遊集團董事長帶領國家級全陪(其實我們只在北京市參訪)隨團服務,團長張世良和兩位副團長都有專用的禮賓車,當禮賓車和四部豪華遊覽車經過全部交通管制(當時北京街頭一般車輛不多、軍用小吉普車特多),每次經過十字路口就有成千上萬的腳踏車被堵在四個路口,非常壯觀(一位國家級全陪告訴我當時全北京市腳踏車超過九百萬輛),吾人當然也非常受寵若驚。但雖然恩寵若此,當我們和江澤民總書記在人民大會堂開座談會時,士良兄和我還是為GATT(當時還沒WTO)和「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爭得口沫橫飛(現在的講法叫做嗆聲),這些過程和爭辯內容及整個參訪報告吾人都全文呈交當時的大陸工作小組;斯時的大陸工作小組召集人施啟揚副院長、執行秘書馬英九(研考會主任委員兼任)、副執行秘書高孔廉(研考會副主任委員兼任)還邀我們到行政院就此篇參訪報告座談諮詢。那趟去時我大女兒剛讀小學,所以呂欣潔無法想像那個時空背景,那時北京街頭還是到處佈滿武警、公安的時代,而在台灣的情勢也好不了多少,當時張世良若非現任立法委員那團也無法組成,只有警總那些狗腿子就難以應付了;所以當年我們去時真是「篳路藍縷、以啟山林」,這和2005年連戰率團去中國輸誠時是天壤之別的,連戰去時蔡英文已經架起小三通的橋樑,兩岸局勢已經緩和很多(若沒緩和以連戰公子哥兒個性是不敢去冒險犯難的),很多台商都已絡繹不絕於兩岸之間,所以現在年輕人要評議兩岸問題要考慮整個時空之變化;但二十多年前的嚴峻局勢中我們都還和江澤民總書記嗆聲、據理力爭,不似2005年去的連戰對中共是唯唯諾諾、唯命是從,看起來真是好氣又好笑,要想尊敬連戰真的很難。

從另一件事也可以看出張世良如何心懷台灣-幾年後張世良在鄭州批了一塊地準備開發為「台灣經貿園區」,結果士良兄將經貿園區的管理大樓設計成台灣總統府式樣,也就是在大陸蓋一棟台灣總統府,可惜那個經貿園區招商績效欠佳,否則大陸也就有一棟台灣的總統府了,我還笑士良兄是要在大陸當總統呢!所以張世良因幹了三屆立法委員有很廣的人脈,不過政商關係很單純,蓋其非大企業主也,大了不起就是地方仕紳,所以現在在彰化大佛(八卦山)當「廟公」。

以上應可幫助呂欣潔或其他有興趣者對張承忠家庭政商關係之了解;其實張世良家庭只能算是書香門第的中產家庭、不能算是大富人家,尤其在台北市還只是中下階層的中產家庭罷了。

其實張承中本身條件形象都屬上乘的,聽說民進黨、國民黨、親民黨都曾邀其代表參選立委,可見其條件也是各方所共賞的,故而方能有此機運,其實該選區費鴻泰以外三人包括呂欣潔、楊實秋、張承中都比費鴻泰優秀、客觀、公正;費鴻泰和洪秀柱一樣都長年廝守在外省族群中混吃等死,對國家社會的長遠發展沒什麼貢獻(所以洪秀柱幹了25年立委竟走不出桃園以南,豈不怪哉);吾人常說:一個人幹了三屆以上立法委員就是權貴,若無對國家社會有重大貢獻者就應讓其下台休息,不能再讓其再屍佔其位、混吃等死而無助於國家社會之發展;張承中、楊實秋、呂欣潔最好用民調公推一人出戰費鴻泰,因這一選區混吃等死的外省人很多,三人一起出戰等於力拱費鴻泰再到國會支持馬英九之流,給國家社會帶來無盡的災難與傷害,我們期許好人都能出來為國家社會奉獻,這樣台灣才能進步。

這是筆者繼幫蔣萬安撰寫兩篇文章後第二位公開支持的年輕人,結果讓羅淑蕾提前告老休息;去年筆者幫柯文哲寫了十篇、游錫堃寫了五篇,績效還算不錯;希望正值、仁慈、年輕有為、有情有義有愛的張承中也能殺出重圍,為台灣社會與人民做出最大的貢獻。【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