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過勞死 協會 空汙

【《大法官》生命的裂縫】

滔客/ 2015.09.13 00:00

生命要有裂縫,陽光才照得進來。要有多渴望,才能夠讓自己的心決定不用去擁有?對於父親這個角色,世界上有多少人能說出多少種父親的樣子?回家的路隨著年紀、就學、工作以及種種情緒越來越遠,可能我們理所當然某些存在太久了,忘記一句「我愛你」是多麼的重要,遺棄了童年那段抱著父親要糖吃的撒嬌,可人生沒有如果,每一份愛雖然永恆而絕美,但要知道的是,將它端上屬於自己眼前的那張餐桌,把它帶到屬於自己生命的某些位置去成長歷程卻都帶有時效性。

一個辯才無礙的剽悍律師,替許多黑心企業贏得了官司,無論多麼凶險的人都能因為漢克帕瑪而安然度過官司這一個關卡,然而一個看似意氣風發的城市大律師,經歷著老婆的外遇、母親的驟逝、父親的疏離,還必須面對的是小時候那些犯過的錯......當他的家人來電告知母親過世的消息,桀傲不遜的驕傲瞬間像是洩了氣的汽球,因為他知道,除了要面對母喪的痛苦之外,他將見到好久不見的父親,這份好久不見,夾雜了多年來面對父親審判的不諒解與不願承認的愛。當他回到家鄉,先到了父親任職的法庭,躲在閣樓上,他聽著父親的判決,一字一句自然地把父親會說的話念了出來,並淡淡笑著,這意味著對於這份疏離的關係,仍有緊密的深刻,那是再久也無法丟棄的記憶。

父親從小的嚴厲,讓他直呼他「大法官」也不願意喚他一聲「爸爸」,而一幕在暴風雨來襲的父子對話、與哥哥坐在家門前的聊天,能發現的是在漢克帕瑪心裡有多少不承認的在乎,他在意著父親口中自己的樣子,在意那些沒有理由的批判,更介意他的不擁抱。父子之情是難以割捨的親愛,整部電影是溫暖的也是沉重的。戲如人生,揪心的往往都是底心共鳴,也許我們都能相信上天的安排都是最好的,一場母親的喪禮,一場意外捲入的謀殺案,父親的頑固......看起來都像是悲劇的開始,但他們卻帶著一對父子,走向那曾經掌心貼著掌心的溫熱,在終審的法庭上,兒子質詢父親那些曾經對死者寬容的過程,一句:看到他就像看到我第二個兒子,我的小男孩,看到他在那邊哭,我想過去抱抱他,告訴他事情不必如此,我希望有貴人能幫助他,就像有人能幫助我的小男孩......這是一個父親的告白。

看完《大法官》是不是讓我們想起某一段未修補的親情與失去,語言是最美的溝通,獲得一句心所愛的人給予的讚美,都將是最美好的禮物。最後約瑟夫與漢克在湖上釣魚,他告訴漢克:「這個兒子是他這輩子所見過最好的律師」於此,他安詳辭世了,所有的遺憾在父親的這句肯定後,畫下緣分的句點,也許會覺得那些年的蹉跎浪費,但生命最好的部分,其實就是如此絕美而短剎,這樣的裂縫,幸好,陽光最後還是到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