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麻醉風暴演技爆發 吳慷仁不帶妝很入戲

中央社/ 2015.09.08 00:00
(中央社記者8日電)吳慷仁今年演架兩部引起高度熱議的台灣自製電視劇,不約而同都有吳慷仁的身影。無論是「麻醉風暴」中衝撞體制的保險業務員,或是「出境事務所」裡陪伴許多人走過生死課題的生命禮儀師。

而「麻醉風暴」中流露出的情感,被不少觀眾形容為「比男主角黃健瑋還要搶戲」但他甚至坦承,出道7年來,演員這條路上大多數時間,其實他很「沒自信」。公視也將在本周六起晚間九點重播該劇,另外本周日起也將回顧本屆入圍金鐘的人生劇展系列。

對於自信,他認為自己外表相對其他模特兒或演員來說並不突出,身高不是特別高、長相不是特別好,絕對不會第一個被看到。

他認為對一個新人而言,要能好好演一部戲、被別人看見已經不容易,「出道時我的資質跟外在條件又不夠搶眼,很擔心短短幾分鐘沒讓人留下深刻印象,可能就失去機會了。」

吳慷仁從小單親,在26歲前,吳慷仁從事過40種不同的工作「因為我想買東西,又不能跟媽媽要錢,」他說15歲時接觸到第一份工作:把一片片鐵板焊成四方形的變電箱,當時覺得既好玩,又有錢拿。到處打工,學校和家根本只是睡覺的地方。

吳慷仁如今想起來覺得有點遺憾,「完全沒經歷過別人懷念的所謂『學生生活』」當時做過工地粗工、模板工人,也擺地攤、收垃圾,在咖啡廳、超市打工。「什麼都想學,也因有責任感、手腳快,老闆喜歡我,我也很有成就感。」

但回想起來,也覺自己當時很沒定性,19歲那年他一連換了6個工作。不穩定也讓他常餓肚子「有時候只剩幾百元,不知道下一份工作在哪,買來幾條吐司冰在冰箱,餓得等不及退冰就吃了。」

今年兩部戲演技都獲肯定,看到「麻醉風暴」腳本,主動爭取同時演出機會,當時也接下「出境事務所」,每天開車在台北、高雄兩個片場奔波,有好幾次拍戲太累,就直接睡在休息站。

但當時劇組人員並不知道,麻劇導演蕭力修就形容他「每次出現在片場都精神抖擻。」回憶自己入行時根本沒有辦法做演員功課,光是背台詞就覺超辛苦,到近期才適應後去想如何收放自己的情緒。

他也覺得我是能夠透過造型和服裝來催眠自己的人,在「麻醉風暴」中角色設定風趣、愛玩、油條、又有點不修邊幅「導演要我留捲捲蓬蓬的頭髮,衣服拿大兩個尺寸,因為不合身,整個人看上去就有一點俗俗的、垮垮的、軟爛軟爛,很幫助我入戲。」

當時演出也沒有上妝,頂多把眉毛畫整齊一點,吳慷仁認為當自己不帶妝的時候,手可以很自然的摸臉,這時就會有很多自然的、真實的、動作加入戲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