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因斯坦 麥當勞 日本

敘難民危機裝聾作啞 波斯灣富國遭質疑

中央社/ 2015.09.07 00:00
(中央社阿曼7日綜合外電報導)就在數百萬敘利亞難民不是淪落難民營,就是冒死前往歐洲之際,外界紛紛質疑富裕的波斯灣鄰國何以裝聾作啞,不接納收容。

法新社報導,截至8月底,超過400萬敘利亞人逃離家園,但是波斯灣合作理事會(GCC)6個成員國正式收容的難民卻寥寥無幾。

巴林、科威特、阿曼、卡達、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雖已捐輸數十億美元協助難民,卻面臨外界以放大鏡檢視他們無意收容難民的作法。

不少人質疑,在這波現代數一數二難民危機越演越烈之際,為什麼這些同為阿拉伯國家,擁有相近的文化和宗教信仰,地理位置比歐洲還接近的鄰國,對於協助安置這些難民,出力這麼少。

這種質疑聲浪不只來自西方,也出現在那個阿拉伯地區。近來,波灣社群媒體網友紛紛以#Welcoming_Syria's_refugees_is_a_Gulf_duty的標籤,來表達他們對於波灣國家充耳不聞的不齒。

現居約旦的30歲敘利亞難民穆罕默德(Abu Mohammed)表示:「目睹歐洲國家對難民敞開大門,波灣國家卻拒難民於門外,他們應該感到羞恥。」

卡達「波斯灣時報」( Gulf Times)最近一篇社論提到:「可悲的是,有錢的波斯灣國家迄今未對難民危機發表隻言片語,更別說提出協助難民的策略,這些難民絕大多數是穆斯林。」

即使全球為之揪心,伏屍土耳其海灘的敘利亞3歲小難民亞藍(Aylan Kurdi)的父親,也在妻兒葬禮中嘆道:「我希望是阿拉伯國家,而不是歐洲國家,看到我稚子的遭遇,並因為他們,開始幫助別人。」

然而,分析師指出,鋪天蓋地而來的外界批評,不太可能讓波灣國家態度大轉變。

波灣國家沒有一個簽署聯合國難民公約。難民公約對於如何對待逃難到新國家的難民以及難民的權利,有一套標準規範。

英國國防及安全智庫皇家三軍研究所(RUSI)中東研究員史蒂文斯(Michael Stephens)向法新社表示:「我不認為哪國會像卡麥隆(David Cameron)一樣,立場在36小時內大轉變。」

他指的是,媒體報導英國首相卡麥隆準備收容1萬5000名敘利亞難民。

「波灣國家的絕大多數公民,認為他們政府對於敘利亞的態度沒錯。」

敘利亞內戰開打以來,波灣國家幾乎沒有袖手旁觀,慷慨解囊提供黎巴嫩、約旦和土耳其難民營金援。

波灣國家同時也是敘利亞總統巴夏爾.阿塞德(Bashar al-Assad)最堅定的反對者,支持主要由遜尼派組成的反抗軍,對抗什葉派敵國伊朗撐腰的巴夏爾.阿塞德政權。

波灣國家出錢出力,提供反抗軍團體銀彈和武器。

但在難民安置問題上,國內雜音似乎是這些波灣國家關切的重點,儘管許多難民和波灣國家大多數人民一樣,屬於遜尼派穆斯林。

波灣小國像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卡達,國內數百萬的外勞人數已經遠超過本國公民,不免擔心移民排山倒海而來。

沙烏地阿拉伯等國也憂心國土安全,他們曾遭橫行敘利亞和伊拉克的聖戰士團體伊斯蘭國鎖定為攻擊目標。

布魯金斯多哈中心(Brookings Doha Center)研究員巴拉凱特(Sultan Barakat)指出,有種作法不但可以協助逃離家園的難民,也可以安撫批評聲浪,那就是允許已經有家人在波灣國家的敘利亞難民入境。

事實上,波灣國家外國移民勞工中,已經有超過百萬敘利亞人,因而有不少人聲稱,波灣國家早已對那些逃離戰火的敘利亞人伸出援手。

如同一匿名的敘利亞人近來在臉書(Facebook)上所說:「沙烏地雖然沒有收容難民,但是除了定居的敘利亞人外,也已接受百萬持有觀光簽證的敘利亞人,他們獲得慈善團體在醫療、教育甚至房租方面的援助。」

部分波灣人士認為,這波難民危機的矛頭應該指向西方政府,他們未全力支持並提供想推翻阿塞德政府的反抗軍武器,才是造成這波難民危機的元凶。

卡達前外交官哈里發(Nasser Al-Khalifa)在推特上寫到:「歐美官員面對他們的短視政策,必須接納更多的敘利亞難民。」(譯者:中央社劉淑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