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無垢「花神祭」舞出四季生命風景

民生@報/陳小凌 2015.09.07 00:00
【文/陳小凌】全身粉白、臉上一抹艷紅的男女花神,動作緩柔,行止沉靜輕緩交融、生死糾葛,以至激昂重生,這齣風靡歐陸,足跡遍及法德奧義西等國際重要藝術節及劇院;兩度受邀法國里昂國際雙年舞蹈節,並榮登二十年年鑑封面;亦曾造訪世界五大劇院墨西哥「國家美術宮」的《花神祭》,傳達的是一種絕美與深沉的痛楚,如同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所說:「《花神祭》就是痛至極致的美。」

闊別十年,在無垢舞蹈劇場成軍20周年的今天,《花神祭》重返國家戲劇院,這也是林麗珍至今僅發表《醮》、《花神祭》與《觀》三部舞作中,細數四季荏苒遞嬗中的生命風景。每一個燦然綻放的極致只有瞬間。

在林麗珍眼中,生命盡力就是美,花開是美,花落是傷痛的喜悅,「花綻放到一個階段就要落,每個季節都有花開花落。春不退,夏就進不來;夏不退,秋就進不來。最美的就是『退』,表示我願意放下、願意走,迎接你走進來。」

《花神祭》是一場祭儀,吟詠自然、天地大化、日月山川、花鳥蟲獸的遞嬗變遷,轉化人生微宇宙,是宛若恆河長流的自然史詩。「春芽」中,髮垂至踝的男女花靈彼此額臉埋入頸窩胸膛,遙遙心屬,翩然交會又新生力量,「夏影」中,錯落竹棒聲與鼓聲隆隆喊吶著人類原始的慾望。直至「秋折」,林麗珍的人聲吟唱、巴烏與僧波鑼的綿密悠長,悠悠蕩蕩,交織成一篇人生詠歌,最後的「冬枯」,以琵琶配上洞簫,以頹下的、親近大地的身體迎接生命循環的最後階段,糾葛著痛與清明瞭然,終至超脫生死。

65歲的林麗珍投入舞蹈與創作數十年,發現這條道路將自己引上了生命的尋根之旅,感到若不能擁抱自身土地的歷史與文化、不能從傳統中萌芽、茁壯,那麼就算習得西方的身體技巧與劇場技藝,也可能只像是淹沒在文化洪流中的浮萍,在每一回的國際巡演舞台上,觀眾起立鼓掌的轟聲雷動中,林麗珍的心裡總浮現一個心願,那就是想回到和自己骨肉相連的土地上,和台灣分享自身土地的豐饒。

「其實我的動作都很簡單,半蹲、緩沉下的身體,是對土地的親近與尊敬,向上延伸、扭轉的身體,是盛開生命的的模樣。」半蹲的動作,「那是跟土地越來越親近。」;下沉的動作,「那是一種恭敬的心。」「這就是無垢特有的台灣身體。」林麗珍說:「它是一個土地身體、環境身體、文化歷史的身體。」

九月《花神祭》於國家戲劇院經典重現,原預計9月17日至20日演出三場,票券一開賣即現搶購熱潮,一票難求,再陸續加開兩場加演場次,甚至推出鮮少開放的貴賓包廂票券,亦已全數售罄。詳細演出訊息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

圖說:《花神祭》中男女花靈。國家兩廳院提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