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連戰幫老共慶賀抗戰勝利是對的!?【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9.02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八月三十日連戰夫婦毫不理會馬英九總統及全台灣各界之反對而啟程赴北京參加中國政府舉辦之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紀念慶祝典禮暨閱兵活動;其中國民黨政府與民進黨、台聯黨(簡稱泛綠)反對之意義不太一樣,國民黨政府反對連戰去北京參加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國)主辦之慶祝活動恐讓人有喧賓奪主之感,蓋八年抗戰是國民黨領導的中華民國打的,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尚未成立何來領導八年抗戰之說法,可憐中國國民黨為非作歹、作惡多端,66年前被中國六億人民驅逐出中國大陸逃到台灣,逃台66年還是惡性不改、濫殺無辜,現在又被台灣人民見棄行將滅亡,偏偏很多國民黨人又紛紛跳船求生,尤其連戰夫婦在此黨國將亡之際還不能同舟共濟、還和一些不知廉恥的退役將領跑去北京參加敵人的中樞閱兵活動,因此引來國民黨內一片撻伐之聲;至於泛綠的反對意義則是中國迄今尚不放棄武力犯台,中國在南京軍區與廣州軍區內還擺著一千五百顆飛彈對準台灣,中國軍方對台灣很不友善之意甚明,而連戰夫婦竟以和平交流之名去北京天安門閱兵台上向這些準備武力犯台的軍隊拍手鼓掌甚至歡呼喝采,所以泛綠陣營也高聲反對連戰夫婦去北京參加中國政府舉辦的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的慶祝典禮暨閱兵活動。

其實國民黨的反對是對的、泛綠的陣營的反對也是對的,連戰夫婦「義不容辭」的以八十歲高齡風塵僕僕趕赴京城朝捧解放大軍也是對的,其中的差異只是「時光序列」與情勢比人強之政局嘛!

回顧歷史,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次日(七月八日)中國共產黨中央通電全國「國共兩黨密切合作,全民族一致團結對日抗戰」,並表明擁護蔣介石領導全國對日抗戰。七月十五日共產黨向國民黨遞交「中共中央為公佈國共合作宣言」。七月十七日周恩來率團赴蘆山會商紅軍改編事宜。八月十二日國民政府中央決設置「國防最高會議」,包括粵系的李宗仁、白崇禧,陝西的閻錫山,四川的劉湘,雲南的龍雲和中共的朱德全部納為委員,並推蔣介石為陸海空軍總司令(後來改為大元帥),全國各地軍閥或武裝力量全部集結在蔣介石麾下聯合抗日。八月二十二日陝北紅軍正式改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由朱德擔任總指揮官、彭德懷擔任副總指揮官;九月二十二日江南紅軍(江西、浙江、福建部分)合組陸軍新編新四軍(簡稱新四軍);同日中共中央由毛澤東親自發表「共赴國難宣言」。次日(九月二十三日)蔣介石發表「對中國共產黨宣言的談話」,正式承認中國共產黨之合法地位;是日起中國各民族抗日統一戰線正式成立;從此日起共軍官餉、武器裝備、軍需補給全由國民政府負責。所以抗日戰爭是由國民黨與共產黨及各民族統一戰線聯合組織一起打的,且是公推由國民政府的蔣介石所領導的,這是無庸置疑的。所以現在爭哪一黨主導抗日戰爭是很無意義的,因為主導對日抗戰的是超黨派的「最高國防會議」(南京淪陷國都西遷後改為「軍事委員會」,蔣介石的大元帥也改為委員長)。八年抗戰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尚未成立當然不可能領導八年抗戰,故八年抗戰由中華民國領導也是無可爭辯的。

現在的問題是蔣介石一向私心自用、剛愎自用,非黃埔系統非浙江老鄉甚至非國民黨人不予重用,搞得整個國民革命軍除了要對日戰爭還要對內鬥爭,那要搞對內鬥爭則一介武夫蔣介石絕非允文允武的毛澤東之對手;譬如七七事變兩個月後的九月中旬就發生「平型關戰役」,這是中日兩國第一次大型會戰,中方十五萬對日方三萬最精良部隊,飛機武器裝備都比中方優勢(中方只有人多的優勢),此役由林彪指揮就把日本在中國最精良部隊削掉一大半,此役中方大勝害日本內閣「三月亡華」之戰略趕快調整,但蔣介石只發一紙電文褒獎一下昔日黃埔軍校學生林彪,對八路軍部隊則無一點犒賞,讓毛澤東和朱德幹在心裡口難開只好自家殺了一些豬牛羊給第一次就戰勝日軍的八路軍加菜;蔣介石的私心自用喪失一次好好攏絡八路軍的機會,也種下八路軍後來追殺蔣介石幫眾時毫不手軟的原因;最差的是蔣介石的嫡系部隊根本不會打仗,一路跑給日軍追,從南京追到武漢又追到長沙再追到重慶,勝少敗多,若無美國在日本本土丟兩顆原子炸彈害蔣介石不小心突然「抗戰勝利」,蔣介石已準備再遷都昆明了;但反觀八路軍的總指揮官朱德知道自己武器裝備都不如日軍,因此盡量不打正面衝突的大會戰,而專門打自己比日軍更了解地形地勢的游擊戰,積小勝為大勝;全面抗戰開始不久八路軍就從延安越過黃河進入山西,就在山西省繁峙縣附近的平型關打贏了第一次中日大會戰(國民黨教我們的台兒莊大捷發生在隔年三月,晚了平型關之役將近半年,這證明國民黨亂改歷史),然後又從山西越過太行山進入河北和河南,最後整個華北鄉間和山區都變成共產黨的解放區;抗戰開始之時,延安紅軍不到五萬人,抗戰結束八路軍加新四軍約120萬人(約國民黨軍的五分之一),解放區人口約一億人(約為全國人口之六分之一),所以抗戰勝利國共兩黨對淪陷區的掌控已懸殊互見,慘敗的國民黨龜縮在四川天府之國山洞內、必靠美軍飛機方能到沿海淪陷區受降接收;反觀對中共而言、淪陷區就在自家附近,對後來的國共內戰之輸贏已種下無可挽回之緣由了。

所以簡略言之,國民黨在八年抗戰是被日軍追得走投無路而躲在重慶山裡藏命的,就像現在被解放軍追到台灣藏命一樣可憐又可悲;但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戰爭中是大勝利的,大勝到有實力和國民黨一起逐鹿中原,甚至後來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把中華民國驅逐出神州大陸、偷安海島;所以正值抗戰勝利七十週年,老共是應該好好慶祝一番的,尤其在改革開放成功、大國崛起之後,又邀請世界各國領袖與戰敗苟且偷生的國民黨人來一起慶祝以宣揚國威是很有意義的,「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連戰夫婦以戰敗的國民黨前主席暨中華民國前副總統親自前往祝賀並觀禮,顯現連戰夫婦可屈可伸與頑固不靈之人格特質,這很像曾經頑強抵抗「共匪」的前副總統李宗仁,在美國躲了幾十年後還是乖乖回北京向毛澤東投誠,像溥儀遜帝一樣聽文武全才的毛澤東訓話、諍諍告誡;說到這裡就要恭喜連戰的跑腿大將張榮恭了,因為昔日李宗仁的秘書程思源在勸李宗仁回中國向中共投誠後獲得中共賞了一頂大烏紗帽-全國政協副主席(三十年前本人首次赴北京參訪時、程思源即以此身份接待本人的);所以張榮恭未來前途應該一片看好,無可限量,可欣可賀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