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八 世足 分屍

人幣閃貶釀全球股災 金融危機山雨欲來

中央社/ 2015.08.24 00:00
(中央社香港24日綜合外電報導)彭博報導,亞洲最大經濟體成長正在減速、美國聯準會開始準備展開緊縮利率循環,加上中國大陸不久前宣布放手讓人民幣貶值。這一切不禁令人聯想到1994年的歷史是否會重演。

時間回到1994年,一連串骨牌效應觸發貨幣競貶,助長引發亞洲金融危機,造成銀行和企業關門倒閉,亞洲大部分地區陷入衰退。

當前這波市場動盪是否預告另一波區域經濟破滅。今昔固然不少相似之處,但也有顯著的不同。這一次,亞洲經濟體有較強勁的經常帳餘額、財政部位和外匯存底,提供對抗市場亂流的緩衝。

大陸8月11日政策大轉彎,放手讓人民幣貶值,已經在越南和哈薩克等全球各地掀起漣漪,對巴西和土耳其等脆弱的新興市場也形成威脅,猶如山雨欲來之勢。

北京當局在這個全球第2大經濟體,亞洲最大經濟體成長急遽放緩,及全球商品市場重挫之際,意外讓人民幣貶值,重創巴西、澳洲、馬來西亞和南非等國。值此聯準會著手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首次升息之際,大陸企業如今可能取代來自亞洲和新興市場競爭者的出口。

倫敦避險基金SLJ Macro Partners LLP共同創辦人任永力表示,像巴西和南非等國家「一場危險的風暴很有可能發生,而不是可能發生而已。」「但我不認為亞洲會出現危機或緊繃的時刻。主要原因是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已經清理亞洲的金融體系,亞洲的韌性應該更高。」

1994年以前,亞洲是全球投資人的甜心,更被部份投資人視為20世紀末的經濟成長奇蹟。但是這股熱潮並沒有持續多久。

根據Lombard Street Research,大陸21年前的貶值行動通常被視為造成之後新興市場危機的近因,而同年升息的美國聯準會責備當成引爆危機的導火線。

北京當局突如其來的貶值舉動,已經造成越南盾急貶。哈薩克幣對美元20日貶值超過20%,政府棄守匯率管制。南非蘭德(Rand)和土耳其里拉貶勢也擴大。

耶魯大學資深研究員羅奇(Stephen Roach)指出,當年的亞洲危機主要是因為緊盯匯率防守不了,外匯存底不夠,以及熱錢曝險部位過大。

羅奇指出,雖然今昔在前兩項因素上大不同,但仍有一項令人困擾的相似處,那就是中國約1兆美元的美元計價銀行借款。

人幣貶值造成已為債務所苦的企業面臨更沈重的壓力,陸企因此要付出更多的人民幣,償付美元債務。

羅奇指出,亞洲也面臨新罩門,那就是區域經濟完全仰賴大陸,而大陸的成長正在減速。在1990年代中期,強勁的美國經濟是亞洲產品的主要買主。

羅奇在亞洲金融風暴期間,曾任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全球經濟師。

根據美銀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人民幣兌美元年底前將貶至6.5元人民幣兌1美元,明年底前則將進一步貶至6.9,貶幅近10%。

任永力預估,人民幣貶值10%恐造成其他亞幣5%至20%不等的貶幅。

根據Lombard Street Research經濟師辛赫(Shweta Singh),亞洲方面,越南、泰國、南韓和馬來西亞比較容易受到貨幣貶值衝擊。歐洲匈牙利和波蘭也有風險,土耳其可能受創最大。

並非所有市場人士都同意亞洲已經準備好應付另一波危機,

TCW集團( TCW Group Inc.)分析師,曾任美國財政部中國事務資深協調官雷文哲(David Loevinger)表示,人民幣貶值引發釀成亞洲危機的一連串事件的說法是「消滅不掉的老掉牙假新聞?」

新加坡澳盛銀行( Australia & New Zealand Banking Group Ltd.)經濟師馬奎爾(Glenn Maguire)指出,一個世代前的人民幣貶值 比較像是亞洲地區當時面臨問題的象徵,而不是引發接下來危機的原因。

馬奎爾表示,亞幣現在已經不再緊盯美元,而由於上一波危機中,區域內不少國家受重創,因此亞洲國家已經練就更好的能力,適應變遷的環境。

再者,今昔的美國的貨幣政策前景也大不同。

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 Group AG)表示,過去在1994年,美國聯準會積極升息,如今在全球成長前景惡化,美元升值下,美國下月升息機率可能不到五成。

打理1140億美元資產的安保資本投資公司(AMP Capital Investors Ltd)投資策略主管奧立佛(ShaneOliver)表示,今年的相似處之一是一堆新興國家很脆弱,包括整個拉丁美洲、土耳其和南非。

他說:「中國把一隻貓丟進鴿群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