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水墨烏鎮,夢中水鄉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5.08.22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圖/文:陸子帆

說起江南水鄉,浮現在腦海中的少不了老屋、水閣、雕樑、畫棟、白墻、黛瓦、石橋、流水、烏篷船、石板路,宛如一幅中國水墨畫。而具有代表性的江南水鄉六大古鎮,周莊、同里、甪直、西塘、烏鎮、南潯,想必大家也聽過不少了。她們既有共性又各具特色,以其深邃的歷史文化底蘊、清麗婉約的水鄉古鎮風貌、古樸的吳儂軟語民俗風情,獨樹一幟,馳名中外。

六大古鎮,每個人對他們的印象都不一樣,畢竟有天時地利人和等因素影響。我只去過烏鎮和南潯,今天只想說說烏鎮。

根據鎮東“譚家灣古文化遺址”出土的陶器、石器、骨器、獸骨等,烏鎮屬於馬家濱文化類型,處於新石器時代。可見,六千多年前,烏鎮的祖先繁衍生息於此。至唐咸通十三年(公元875年),《素靖明王廟碑》首次出現“烏鎮”的稱呼,且這一時期的另一塊碑《光福教寺碑》中則有“烏青鎮”的稱呼,也即烏鎮至少有一千一百多年歷史了。

烏鎮位於桐鄉以北,十字形的內河水系將全鎮劃分為東南西北四個區塊,當地人分別稱之為“東柵、南柵、西柵、及北柵”。一般而言,遊人到了烏鎮,都是到東柵和西柵兩個景區遊玩。

首次來訪,遇上大雪紛飛,更加顯得古鎮古舊、清淨、安詳且幽靜。如絮般的雪花輕輕掉落在身上,忍不住伸手想把它們捧在手心。東柵保持了非常原汁原味的民居和建築,烏篷船不時在河內咿呀往返,一些年長的老人會在水閣上,泡上一壺茶,悠悠地話家常。

而西柵的原居民都遷出了,商業氣息較濃郁但是秩序也是井井有條的。在民宿吃一頓地道的水鄉菜,欣賞整個西柵從傍晚時分到夜幕降臨再到燈火通明,真有讓人浸泡在時光流逝中而全然不覺。西柵的夜景讓人陶醉,入夜後,漫步在靜謐的石板街上,十分舒暢。

清晨的烏鎮(東柵)一如古典樸素的少女,靜默地等待著愛人;夜色下的烏鎮(西柵)又似一位哀愁的閨怨婦人,回眸點點灑落一河星子。

想不到幾年後,再次造訪烏鎮,此時正值春末夏初。如果說初次到來是被烏鎮的美所吸引,那麼再次到來,則被這裡的故事深深吸引了。

去年,偶然之間,讀到一首詩:

記得早先少年時

大家誠誠懇懇

說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車站

長街黑暗無行人

賣豆漿的小店冒著熱氣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

車,馬、郵件都慢

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從前的鎖也好看

鑰匙精美有樣子

你鎖了 人家就懂了

——《从前慢》

木心

木心,本命孫璞,字仰中,號牧心,出版了16本小說、散文和詩集。小說集有《溫莎墓園記》;散文集有《散文一集》《瓊美卡隨想錄》《即興判斷》《素履之往》《馬拉格計畫》《魚麗之宴》《同情中斷錄》;詩集有《我紛紛的情慾》《雲鶴叫了一整天》《西班牙三棵樹》《巴瓏》《會吾中》《偽所羅門書》等。其經歷十分傳奇,更重要的是其作品中得詩句字詞看似平淡無奇,但很多平時描述不了的感覺都躍然紙上,一下子就說到心坎上去了。他也不僅僅是一位作家,還是一位畫家,更是一位藝術家。

木心先生于八十年代旅居美國,到二零零六年迴歸故鄉烏鎮,他人生中最後的時光是在故鄉度過。曾說自己一生的各個階段都是錯的──少年時的富家子弟、青年時的熱血男兒、壯年時的飽經磨難、中年時的顛沛流離,而晚年時,他說“誠覺世事儘可原諒”,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但不知去原諒誰”。此次再來,已經無心戀景,只想好好感受一下,感受那個在黑暗中大雪紛飛的人,經歷了如此多的曲折和磨難,最後都把過往的一切融化在了烏鎮。

此外,烏鎮和台北之間,演繹過一段隔山隔水的戀情,那便是《似水年華》了。故事就發生在這如詩如畫的地方,時間彷彿在這停駐幾百年。台湾的朋友,如果有機會到烏鎮,一定要駐足,好好體會中國古典名居“以和為美”的人文思想,欣賞其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和諧相處的整體美,感受江南水鄉古鎮的空間魅力!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成都缽缽雞跑步,另一種修行火車上的旅行夏夜飄香話龍蝦南寧隨筆─兩岸人談台北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