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生活抒壓 法國人度假才是正道

中央社/ 2015.08.19 00:00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特稿)法語的「假期」字源來自「空」,法國人深諳生活藝術,離不開美食佳釀、文化陶冶,最重要的是,他們懂得擱置工作、放空身心,休一段長假,才是抒壓正道。

夏天的巴黎是觀光客的樂園,各大景點和時髦街區滿是一身輕裝又東張西望的遊客。

不過,8月的巴黎,也只有觀光景點擠滿了人,住宅區和巷弄裡的商業區,卻是全年最空蕩的時節,很多餐館、麵包店都緊閉門戶,櫥窗貼著一張紙條:「夏季停業:8月3日到9月4日」。

商家整整一個月的休業,難免讓留在巴黎的居民嚐到一些不便;外食選擇變少了,週末的市集,攤位只來了一半,有些麵包店還開著,但營業時間也縮短好幾個小時。

少數留在巴黎的居民,一樣可以把心情調整成有如度假:塞納河畔有夏季限定的白色沙灘和免費躺椅;杜樂麗花園(Jardin des Tuileries)有臨時組建卻樣樣不缺的遊樂園;落日後的公園還有露天電影院。

連總統和各部部長都有至少兩週的假期,從來沒人質疑官員怠惰、政事停擺。

正在熱潮上的抒壓著色畫雖然在法國也很暢銷,但對法國人來說,那只是下班後用來轉換心情的道具,若沒有夠長的時間放空,什麼抒壓玩意兒都顯得本末倒置。

旅居法國的比利時紀錄片導演曼迪(Marie Mandy)受訪時說,「假期(vacances)的原意就是『空』」,在生活和思緒中保有足夠的「空」,才能裝進新的事物。

她認為,讓自己休息、重新獲得能量,也才能用不同方式思考,這不是短短幾天就能做到的,所以長假很重要,「一年5週的假期,是最起碼的」,這對提升工作效率也有幫助。

她身旁的拉薩巴(Jean-Claude Larzabal)也說,身體和心靈的休息,是為了更有活力地走下去,人不能一直處於壓力下,總得適時放鬆。

法國人珍惜假期,因為就像其他許多勞工權益一樣,這也是人民爭取而來的。

1936年,左派政黨「人民陣線」(Front Populaire)贏得議員選舉,全國勞工受到鼓勵,串聯罷工及占領工廠,逼使資方協商,最後獲得帶薪假等權益。

於是,法國法律自1936年起規定雇主每年必須給予員工帶薪假,起初只有兩週,到1982年訂為5週。

帶薪假這件今天看來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在當時顯著改變了法國社會。

當人人都有閒暇,旅遊業就興起了,連著帶動其他休閒產業和文化活動;旅遊業旺盛,促成更完備的交通運輸網絡;人民在旅途中消費,經濟也跟著活絡。

數年前,在經濟危機之中,法國媒體曾討論是否該縮減帶薪假來拼經濟,但這個想法普遍不受青睞,因為縮減假期,也許能在短期提高生產力,長期來看卻不見得有效,許多長工時的國家,競爭力未必優於法國,況且很難出現一個政府敢拿法國人最重視的假期開刀。

包括台灣在內的許多亞洲國家工時比歐洲長,也沒有5週的年假。曼迪認為,這與「存在」的意義有關,也就是價值。

她很肯定地說,全副身心被工作占據,是一種沉淪,「全年無休的工作是一種價值嗎?說到底,這能帶來什麼?金錢?權力?購買力?這麼長時間的工作能讓個體有什麼進步嗎?這很荒謬」。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