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闖過生死關 整形仁醫陳建璋立志行醫一輩子

民生@報/李惠真 2015.08.18 00:00
圖說:高大挺拔的淨妍醫美集團整形外科醫師陳建璋,個性樂觀幽默,是大家口中的快樂仁醫。圖片提供陳建璋淨妍醫美集團整形外科醫師陳建璋為許多女性創造明媚雙眼、找回窈窕曲線,是大家口中讚美聲不斷的幽默仁醫,但陳建璋會穿上白袍,走上行醫之路,可是有段攸關生死的難忘經歷。

那一年,陳建璋還是幼稚園小朋友,坐在搖椅上搖啊搖,未料,晃得太厲害,整個人往後摔,直接撞到後腦勺,爺爺揹起鮮血直流、滿臉是血的他,從山上不停地往山下跑,直奔台南東山街上尋找唯一一位醫生。

當時滿是驚恐的陳建璋,以五、六歲小孩的眼光仰望眼前穿著白袍的高大醫生,動也不敢動,陳建璋摸著頭上的疤痕回憶,「醫生看起來像神一樣,他叫我不要動,我就不敢動,縫了二十幾針,覺得當醫生很偉大!」

「聽我爸媽說,受傷半小時後才被發現,如果沒有那個醫生,我可能就不存在了!」陳建璋說,小時候,受傷的情景偶爾會想起,但更多時刻是浮現那位老醫生的背影,想當醫生的念頭就這樣一點一點發芽成長!

陳建璋想讀醫學院的念頭,真的不是隨便說說而已。在擔任國小老師的媽媽開明教育下,從小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名,大學聯考時,他的第一志願理所當然是台大醫科。

滿心歡喜看榜單,陳建璋的心情卻像從聖母峰跌到世界最深的馬里亞納海溝,原來滿分25分的國文作文,他只拿到2.5分。第一志願落空,從小一路順遂的陳建璋,面臨出生以來最大挫敗,他不斷對自己說:「這分數不是應該我得的!」

用晴天遇到霹靂形容陳建璋的失落,一點也不為過。「人生不想有遺憾,就再一次吧!」陳建璋這麼告訴自己。於是他一個人跑到台北南陽街報名,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

國文是陳建璋的痛處,為提高國文得分,他勤練刻字,因為字醜會影響分數。偶爾也有逃避的想法出現,在心中一陣拔河後,陳建璋還是乖乖刻字寫好每周一篇的作文,交給國文補教名師批改。把目標設在獲取更高分,陳建璋做到了,而且還高居當年台大醫科榜首。

人生最重要的,不是你面臨什麼遭遇,而是你如何看待你的遭遇!

陳建璋從失敗中站起來,對於任何一個機會都很珍惜,他認真學習,主動到忙碌的急診室幫忙縫合傷口,他的努力,老師看到了,讓身為實習醫生的他,自己開一台盲腸炎的刀,想起開心往事,陳建璋笑得燦爛:「這讓我覺得自己有能力與權力,是可以講一個禮拜的興奮事情!」

在醫院永遠避不開生老病死,剛開始幾年,陳建璋常紅著眼睛送病人最後一程,尤其第一次開死亡證明時,心情簡直盪到谷底,關在值班室呆坐許久許久。他回憶,「那是住院醫師第一年,當時深夜二、三點,病人很年輕才30歲,他這一生就這樣結束!人的生命就這麼消逝!我的生命如果這樣結束,世界也不會有什麼改變,不想就如此默默結束人生!」

因為看遍死生而頓悟,陳建璋收起傷悲,改以正面、幽默面對世間。八仙樂園塵爆事件,他負責照顧七位傷患,也負責製造歡樂,連壓力超大的換藥小組,也被建璋醫師逗樂了。

當病患已是癌症很末期,大家都不建議開刀,但病患求生意志卻很強下,身為醫生,你會怎麼做?又該怎麼做?

陳建璋就有這樣的經驗,頭頸癌末期的病患希望多活一些時日陪陪孩子,苦苦哀求後,陳建璋答應了,總共為他進行三次的顯微重建手術,最後連一側眼睛都挖掉。病患離世前,要妻子轉達他的謝意,謝謝陳建璋願意進行需要花上十多小時,且一次比一次困難的手術,讓他多陪孩子兩年多。

雖已是數月前的事,談起這位病患,陳建璋的心依然酸酸地,「本來的想法是能救的才開,不要浪費時間去開這種末期的病人,這個病人求生意志很強,,自己的一念之間,讓病人得償所願了。」

選擇整形外科,陳建璋只有欣喜,不曾後悔。總給人暖男印象的陳建璋感性地說,「這世界不完美,但願我能讓世界更美,讓更多人活出自信,活出光采!」

陳建璋小檔案

生日:1980年10月27日

星座:天蠍座

身高:183公分

體重:86公斤

專長:雙眼皮、隆鼻、豐胸

興趣:籃球、園藝

現職:淨妍醫美集團整形外科醫師

經歷:汐止國泰醫院整形外科主任、台大醫院整形外科兼任主治醫師、台大醫院整形外科總醫師

學歷:台灣大學醫學士

座右銘:豈能盡人如意,但求無愧我心!

最欣賞的偶像:愛因斯坦、陳明庭教授、魏福全院士、Maroon 5 搖滾樂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