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課綱系列五:避爭議 學者籲用語中性莫定論

高中課綱微調案預計在月底重啟課程審議會進行檢討,預計在2018年上路的十二年國教課綱也正在研訂中,如何能讓課綱爭議不再發生?學者建議,用字遣詞要「中性」,不帶任何意識形態,部分歷史事件則可參考國外課綱,不下定論。高中師長則提議,有爭議的部分可在課綱中並存。

台灣在10多年前,因開放審定版教科書,將原本的「課程標準」改為「課程綱要」,第一份課綱是「88課綱」。不過,10多年來,隨著執政者的不同,皆會對課綱進行調整,因此相關爭議從未真正停歇,尤以此次反課綱學生的抗爭行動最為激烈。

◎爭議常來自兩岸問題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李筱峰指出,高中課綱內容每每成為爭議所在,說穿了就是國人對兩岸關係的見解不同,所以當政者在修訂課綱時,必須正視國家認同分歧的問題,相關字詞應使用「中性」字眼。李筱峰:『(原音)譬如說在清代有「林爽文事件」,那但是站在滿清帝國的朝廷立場是「林爽文叛變」,但也有人說我在反抗啊!怎麼叫叛變?那有的人就寫「林爽文革命」,「革命」跟「叛變」用詞完全不同,其實它指涉的都是同一件事情。那這個時候,我不站在朝廷的立場,我也不一定要站在革命者林爽文這邊的立場,我會用「林爽文事件」,那這個「事件」就是中性的,像這樣的敘述就沒有爭議。』

台北市建國中學校長徐建國則強調,部分名詞的定義若有爭議,可設計「名詞對照表」,必要時以筆畫排序。徐建國:『(原音)就把這些名詞做一個對照表,這是最簡單的方法,只是說即使如此,還是有人會爭議說,到底是「日據時期」還是「日治時期」要放在前面?哪就用筆畫嘛!總字數少的放在前面,我覺得就訂出一個遊戲規則,把它排好,將來就不用爭議這些,對不對?你說生活在台灣的人,誰不知道「日治時期」就是「日據時期」,為了這樣的東西來爭議,我覺得是沒有必要啦!』

嘉義高中歷史教師蔡明達進一步表示,爭議性的名詞除了以並列方式呈現,也可參考民間說法。蔡明達:『(原音)譬如說像我們以前小時候,我們不會說「日治」,我們也不會說「日據」,我們會說「日本時代」,那這是一個民間使用習慣,你在寫課本的時候是可以考慮,不是說一定用「日治」或「日據」這兩個選項而已,事實上是可以去找出一個大家比較能夠接受的方式。』

◎國外課綱 爭議開放討論

對於看法不同的歷史事件,李筱峰指出,有些國家選擇不在課綱或教科書裡下結論,像美國針對「南北戰爭」,就採取開放式討論。李筱峰:『(原音)他們大體上對於歷史事件都不會有一個定論,比如說講「南北戰爭」,他們就開始討論,甚至還會假設說那個時候如果南北戰爭打起來,你會支持哪一邊?各有不同的解釋啊!這種教育就很活。』

國家教育研究院教科書中心主任楊國揚則以跨國爭議為例,說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兩個國家彼此世仇,但有民間出版的教科書,特別在同一頁呈現各自對同一事件的不同觀點。楊國揚:『(原音)以色列怎麼講的?巴勒斯坦它是怎麼說的?其實這個就是有助於你在教學的過程當中,就不會定於一尊。其實國外的教材共編的目的是要放下仇恨,就是他們彼此之間,不要再用仇恨當教育的重要目的。』

就如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將爭議擱置,由後人各自表述,徐建國認為,在台灣,每個人因生活背景不一樣,對歷史多少會有不同的觀點,但歷史畢竟是過去式,現代人應避免再為這些過去而分裂。學校老師也必須懂得以多方觀點,帶領學生尊重各方看法。

楊國揚則表示,經過這次反課綱事件後,相信往後台灣的課綱在制訂時,必定會更加嚴謹、慎重,並廣納更多不同的聲音。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