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吳茂昆 火彩虹 兒茶素

老兵憶抗日血淚 盼帶榮耀長眠忠烈祠

中央廣播電台/劉品希 2015.08.14 00:00
今年是中華民國抗日勝利70週年,老兵們用他們的青春年華在戰火中搏命奮鬥,才成功抵擋日軍的侵略,這些長輩對這段歷史有著複雜的情緒,抗戰當時雖然痛苦難熬,也迫使他們流落異鄉,但這段過往卻也是他們一輩子的驕傲。今年89歲的尤福臨只有一個願望,就是希望辭世後,能帶著榮耀長眠忠烈祠。

◎餐風露宿 老兵憶當年苦

今年89歲的尤福臨,初中畢業、十幾歲就投入戰場,由於當時年紀小,擔任的是補給兵,雖然沒有在第一線與日軍交鋒,但也親眼目睹不少前線戰士陣亡。

尤福臨回憶當時最辛苦的莫過於每天都吃不飽,連喝水都是奢侈,卻還得每天穿著早已磨破底的草鞋、揹著彈藥,徒步爬過一座又一座的山頭。他說:『(原音)最辛苦的就是扛彈藥,累得要命,每天扛,第二個最辛苦的就是吃不飽,沒有東西吃,長官吃得好,吃一點,他剩下來才給你這小兵吃,像現在吃麵包一樣,一天就2個那個東西,什麼吃什麼菜,就吃那個,切幾個辣椒,泡點鹽巴,主要就泡點鹽巴,就沾著吃。』

尤福臨的太太說,先生告訴她,當年打仗曾有1個月都沒洗過澡,內褲脫下來放到河中,河水馬上就被染黑,簡直就像是臭水溝的汙水。

◎戰備懸殊 石頭也成武器

為了抵禦外侮,當年不分男女老少,通通投入戰場。在所有戰役中,尤福臨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洛陽保衛戰,這是中日大戰開打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戰爭,歷時21天,造成我方上萬人死傷。

尤福臨表示,當年國家實在太窮,冬天穿著夏天的軍服是司空見慣,更別提與敵軍的戰備懸殊,一個班裡頭,只有班長可以持步槍,但打3發後,就要澆水降溫,才能再上膛,所以許多游擊隊是拿著大刀,甚至是用石頭砸死敵軍。他說:『(原音)我們的游擊隊不分男女老幼,洛陽裡頭都是大山溝,這個溝、那個溝,我們的國軍身上都是拿著大刀,到最後到溝溝裡頭去的話,拿石頭砸他的人,在抗戰的時候,我們那時候,一個班只有一支步槍。』

雖然這是一段艱辛痛苦的歲月,但軍人為國犧牲的榮耀仍深深刻在尤福臨的心上,老兵對抗日總有太多話想說,想要告訴後人當年的辛酸血淚。

當尤福臨知道自己要接受中央廣播電臺專訪時,心情滿是期待,不但在日曆上特別標註,還在約定採訪的2週前就上市場,想要準備些招待的東西,沒想到卻突然腦中風,被緊急送到醫院治療,還住院1個多禮拜,在住院期間仍掛心自己耽誤了受訪的日子。

受訪當天,尤福臨才剛出院沒幾天,他衣著整齊的在客廳等候,由於身體還未完全康復,行動顯得有些遲緩,但精神奕奕,麥克風還沒架好,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聊聊他過去因抗戰所經歷的點點滴滴,還不斷強調自己能被中央廣播電臺訪問是「三生有幸」,老兵盼望分享榮耀的心情不言可喻。

◎等了70年 遲來的榮耀

抗日勝利後,外界逐漸淡忘這段歷史,等了70年,國防部終於在今年7月舉辦抗戰70週年紀念活動,並邀請100多位老兵參加。他說,老天爺那天特別眷顧他們,即便穿著長袖的軍裝,但一點也不覺得熱。一張尤福臨坐在椅子上、 上將蹲下身幫他掛上紅綵帶的照片,讓他來回看了又看,重複地說著「這是上將蹲下去幫我掛的」。他說:『(原音)那個上將跪在那掛上我,我坐著,他蹲下去,好像下跪一樣,國家的國防部長耶,陸軍上將耶,你看三軍上將,對、對、對、對,你看他那個姿勢。』

對於這份遲來的榮耀,尤福臨並不埋怨,不過,他認為政府對老兵的照顧實在不夠,許多人生活拮据、晚景淒涼。他說自己只有一個心願,就是希望至今僅存的100多名抗日老兵,無論未來死在何處,都能入祀忠烈祠長眠。他說:『(原音)我最大的願望,就是這次抗日老兵有170幾個,將來不管你往生在哪裡,把他的靈位能不能送到忠烈祠,我希望這樣,就是我死以後,不管是怎麼死,這個願望你看能不能...就是現在170幾個抗日老兵,無論他往生在哪裡,把他的牌位送到忠烈祠。』

即便是70多年前的往事,尤福臨至今仍牢牢記得,回憶起來一點也不費力,當年的照片更是保存的完好如初。攤開一張張從軍生涯的照片,尤福臨一一介紹,並特別指著一張軍隊大合照說,照片裡的上百人,如今只剩下他還在世。

幾乎每個老兵都有一串沉甸甸的故事,但歲月無情,這些抗日老兵已逐漸凋零殆盡,當年誓死抗戰的精神、餐風露宿的艱辛,沒有經歷過的後人自然無法體會,如今,戰爭遠離了,生活富裕了,老兵的價值似乎只是一個名詞,到底還有多少人願意好好聽這些老兵說說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