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原來這就是音樂編輯:資深編輯李欣恬談文字音樂

欣傳媒/ 2015.08.11 00:00
小紅帽

文字是藝術的一種形象呈現,寫作是表演的其中一種形式。

當三位音樂編輯──老鳥、中鳥、菜鳥聚在一起討論的話題是什麼呢?

欣古典這次邀請到資深編輯李欣恬擔任我們的茶會座上嘉賓,談文字、論音樂。李欣恬從小學音樂,是「音樂班小孩」,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音樂學研究所,現為音樂、藝術與文字工作者;音樂、寫稿和創作佔了她人生很大一部分;她曾任職《MUZIK》古典樂刊資深編輯,書寫大量的國內外音樂家訪談與古典音樂文稿;曾當過自由記者作家,書寫散文刊載於中國時報,並跨域為線上傳媒、文學雜誌和多本藝文生活類型雜誌撰稿,亦是書籍出版社的特約筆者,撰稿題材類型包含音樂、文學、攝影、藝術、電影、生活等,同時也在線上媒體開設個人專欄,近期亦開始嘗試撰寫嚴肅的音樂評論。近兩年來,她也密集地學習西方油畫,計畫為自己開設一場個人畫展;現為《art plus》(Taiwan)藝術地圖執行編輯。

保持和時間賽跑的彈性 「基本功」的培養從細節開始做起

 「我從小就發現自己很喜歡寫作,往往可以快速地寫好一篇文稿,就學期間也開始有意無意地接觸關於『寫稿』的各項事務和工作,而這些學生時期的累積,也像是命定般地慢慢『聚攏』我所擅長的一些事物,如:古典音樂、寫作等,讓我走到我的路上,使我有機會成為古典音樂雜誌編輯。」

音樂編輯所「編輯」的不只有文字和音樂,更重要的是編輯萬事萬物的「邏輯」;李欣恬談論到他在《MUZIK》雜誌任職約四年的時間,每個月平均自產的萬字文稿,「這一段時間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練功』,由於《MUZIK》是雜誌刊物,對月刊編輯而言,每個月的截稿日期是固定循環,也是很大的考驗;從作業流程開始,前端的邀稿、發稿、企劃與規劃等,編輯(一般而言都是編採合一)也需要在自行訪問和取材,到了後端的寫稿、收稿、編稿、校稿、思考版位呈現,既要掌控作者的進度,也要留意自己的進度,加上和美編配合作稿的時程,和同事間的配合,看稿、修稿、送樣、看樣、回樣、發印等各種進度,每個環節都需要提早再提早,進度是可以制定和規劃的,但實行上會有各種突發狀況需待化解,這都在在考驗一個編輯的運籌帷幄和調度能力,「然而,這些還僅僅是雜誌內容上的事物,還不包括拓展新作者、開發新單元,觀察時事脈動,以及和作者溝通、維護關係,蒐集意見回饋,自我檢討,業界交流,和同行交換意見等,這些通通包含在一名編輯所需要的工作內容。」

作雜誌,飲下苦果變成果

一本雜誌的製作過程非常繁瑣,李欣恬說:「作雜誌雖然辛苦,但其實非常有趣,版型、字型怎麼玩,內容怎麼編、怎麼想,怎麼和他人流暢溝通,流程怎麼走,有創意也要有實踐的能力,這是最難的事情;當挖掘和碰觸各項『眉角』到一定深度時,其中的趣味性會隨之顯現,那種只有編輯和雜誌製作者才知道的甜,讓人願意一而再、再而三的嘗試,成長都會留在自己身上,至於怎麼長的,也只有自己知道。當然,每個人對自己的職涯都有不同的考量,但是如果對作雜誌沒有莫大的熱忱,其實很容易就放棄了。」她緊接著說明道,「編輯對自己的要求大都是非常高的,像是電影《黑天鵝》般要把自己逼到絕境,過分的完美主義有時會讓人卡在『前灘』,這些都需要經驗去化解,還有夥伴間的加油打氣,幫助人可以順應自身狀態,找到工作的節奏,才能讓自身能力發揮到最大效益。」

▲英國獨立電影誌「Little White Lies」,公開之前製作「黑天鵝」(Black Swan)專題的過程,漫長的製作過程濃縮在短片裡。

她也特別強調,一本雜誌的完成,除了努力打造雜誌內容的所有工作夥伴們,其最大的幕後功臣,莫過於願意使用資源培養編輯人才和支持出刊的老闆們,才能讓編輯們有作夢和實踐夢想的場域,這是無庸置疑需要全力感謝的地方。

一定要有音樂背景才能當音樂編輯嗎?

和音樂大師面對面專訪、越洋專訪,或是面對音樂新銳的獨家報導,都是音樂編輯的「福利」之一;而面對一個全新的陌生主題,又該如何精準有效率的破題撰文呢?李欣恬表示:「如果是完全不熟悉的領域或主題,建議先用五個面向去看待眼前的事物,然後從這些觀點作延伸,你會發現一篇文章探討的內容和架構其實沒有這麼難掌握,而且有很多角度可以書寫和嘗試。」

當天參與聚會的音樂編輯小紅帽和瓦瓦,都不是所謂的「音樂學」(musicology)主修,從小的志願也不是立志要當偉大的作家,關於這點,李欣恬談到,其實擔任「音樂編輯」一職的要求和其他編輯是一樣的,書寫上並不要求有華麗的文采,重要的是資訊的傳達,以及清晰的思路邏輯,如果可以有不同的背景寫音樂的文章,或許會有不一樣的路徑和觀點出現,這也是很好的事情,「文筆是其次的,但中文能力一樣要好,音樂學的訓練對我在音樂文章和其他文章的寫作上也有很大的幫助;再來是看所身處的領域,你可能會是電影編輯、音樂編輯、表演類編輯、視覺藝術類編輯、娛樂線編輯等,若你恰好是該領域的專業人士,那麼撰寫該類型的文稿會有加乘效果,但無論是否是專門領域出身,都應該要加強專業和觀察力,懂得提升和更新自己、保持活力,並觀察業界內的脈動,加強自己和該領域的連結,時時校準、提醒自己何謂傳播媒體的責任;但也不要只看自己的『區域』,像看電視一樣可以轉台,要多多看看別人在做什麼,會讓自己的花園更加繁盛。當然,玩樂和放鬆也是很必要的事情。」

百種寫作與訪問的練習

若是音樂系(不管是理論或演奏)的學生,如果對於編輯寫作有興趣該如何培養?對此李欣恬表示:「練習寫作、訪問技巧,隨時隨地都可以開始;像是可以從練習採訪自己或是訪問周遭朋友開始,可練習針對特定對象、想作的專題設定10~15個訪綱提問,讓專訪更有效益;或是音樂系學生,大都有機會籌畫自己的畢業音樂會,如果可以親筆撰寫自己演奏的曲目解說,將會有很大的幫助,因為大多數的聽眾,比較無法吸收制式的樂曲分析,他們來參加畢業音樂會,更想聽見的是未來音樂家對於音樂的想法,若能好好使用蒐集來的參考資料,充分吸收過後,加上自己的思考與理解,以及練習過程中所觀察、體悟到的各種面向,你迫切想要和聽眾分享的事情等,這些都可以是『曲目解說』的內容,即使篇幅不長也沒關係,自產的內容才是最珍貴的。唯有親身寫過,才更能拓展和理解其中的訣竅。」

文思枯竭!該如何排解低潮時期

編輯遇到最頭痛的事情除了被截稿日追著跑之外,另外一個就是想破頭還是擠不出文字來,或是自己卡關、和自己打架不想動筆。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這樣的時刻,李欣恬陳述自己的應對:「休息、休息再休息;休息有很多樣貌,像是先好好睡一覺,和朋友聊天,或是先做好一件主要的事情,下一步自然浮現,再不然就是動手做別的事情轉移注意力;有時多給自己一點空間,靜下心來,事情會迎刃而解,常常我們都把自己逼得很緊繃,而偏偏編輯又是一份非常耗費腦力的工作,許多人專注在改稿、寫稿等忙碌狀態下,不知不覺就已超過下班時間,甚至錯過吃飯、睡覺時間,該如何拿捏自己的生活品質,注重自己的健康狀態,是編輯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這樣才能走得長遠。」李欣恬補充道,有時候真的只是心境上的轉換,像是她剛入行不久時,為了求完美,在一篇文稿上用了過多的時間,她的前輩一語道破盲點:「這是雜誌上要給讀者看的內容,不是你的個人書寫創作。」讓她頓時領悟,快速地完成文章。

「點閱率」的招牌怎麼扛?!

對於線上傳播媒體而言,「點閱率」是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編輯和記者一職,有時並不總是能寫到自己想寫的文章和題材,該如何在保有自己的理念之下同時又符合公司需要,和點閱率「和平共處」呢?!李欣恬表示:「點閱率和內容並不一定有確切的關聯,有時是貼文的時間點,貼文擷取的方式,或是訊息傳播所採用的方法;但即使是和自己理念不相合的題材,也一定可以有自己的書寫觀點;你可以繞過你不想採用的觀點,另闢路徑,找到適當的切入點;如同多台攝影機拍攝眼前的事物,只是從不同角度拍到同樣的景物,但都是真實景況的呈現,只是轉換說法,訴說一樣的事情;也像是彈琴時,彈同一個音的琴鍵,轉換不同的觸鍵方式,不同的音色就出現了,但仍是同樣一個音。」

成果,就是編輯性格與品味的顯影劑

關於編輯的訪問工作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如同閱讀一本有趣的人生傳記趣聞,一小時的訪談可能可以濃縮受訪者多年的人生道理哲學,或是有意思的人生趣聞;而最後呈現於稿件內容上的成果,就是編輯自身的性格與品味的顯影劑了;李欣恬說,因為作雜誌的關係,讓她開始變成會蒐集雜誌和各種出版品的人,常常到了一個地方,就會開始研究、分析不同類型刊物是如何生成,有哪些元素,「這也是紙本印刷的魔力和好玩之處,已是一門獨到的『技藝』了,一本雜誌裡,其實有很多編輯團隊的心思和細節在其中,如果不趕時間的話,仔細閱讀,可以看到很多編輯隱藏在其中的秘密,天使和魔鬼,通通都藏在細節裡,一本刊物的價值,也在於認真的編輯團隊,幾乎可說是把自己的人生和情感也一併編進去了。」

關於一名雜誌編輯的精神食糧 

李欣恬說,她所談論的,都只是在她較為熟悉的雜誌領域,不同領域的編輯還有很多學問值得探詢;而她平常也很喜歡看電影和日劇,她列舉了幾部從入行時一直看到現在的編輯相關行業電影和日劇,「像是我前輩推薦我的,由菅野美穗主演的瘋狂編輯《工作狂人》(働きマン)裡頭,那種對於編輯工作執著的狀態和編輯一職會發生的大小事,劇情內容其實都是真實上演發生;還有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The Devil Wears Prada),也讓我在不同階段觀看,都能從中獲得靈光、沉澱和領悟,較近期的《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也是陳述了一名在老字號雜誌裡工作的照片編輯,為了把工作做好,因而開啟了一趟不思議的旅程。而近期朋友推薦的《代筆作家》(ゴーストライター),也是值得觀看(但不建議模仿)和思考創作的日劇;當然還有最喜歡的《一代宗師》,只要活著,眼前不就是個武林嗎!」

李欣恬說,透過閱讀和看電影,(用她的語言說)有助於「順人生的線路」!而從音樂編輯轉換到藝術與表演領域的編輯,這兩者間有什麼不同,李欣恬說,這並不算是轉換跑道,她只是在跑道上,換乘了一架飛機,飛向了不同的領地,並且有機會學習、探詢到更多新鮮有趣的事物;她也談到,創意、有趣之外,工作的本質是非常嚴肅的一件事情,和人生有密切的關聯,和工作共處的時間,其實是遠遠大過和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所以不管在哪一個崗位上,我們都該學習如何面對工作,專注、放鬆和平衡都是必須的,編輯雜誌的旅程,也像是編輯自己的人生;對喜歡寫作的我而言,有機會寫和能寫,其實已經是很大的福氣了,其他的事情,就繼續走、繼續看、繼續聽、繼續學習和體會。有燈就有人。」

與您分享古典音樂的世界:欣古典臉書粉絲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