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台灣意識與台獨意識【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8.09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1983年至1984年間(還是蔣經國威權統治白色恐怖的時代),台灣民間發生一場「台灣本土意識與台灣獨立運動」的思想論戰,「中國結與台灣結」的意識形態爭論,這在當時威權統治的時代已是驚動朝野的偉大壯舉,惟畢竟還是白色恐怖時代、只要比較忌諱自己腦袋能否安全的或自己眼睛能否看見明日的太陽的知識份子就不願拿著腦袋和蔣經國的警備總部開玩笑,所以這場大時代的大辯論就很言不由衷、一言難盡,因此到今日還很多人搞不清「台灣意識」與「台獨意識」有何區別?在當前「台灣」和「中華民國」之疆域只差金門和馬祖兩小島、而台灣(含澎湖)歷史已逾四百年然中華民國歷史只有104年之差異就可明確知曉「台灣意識」與「台獨意識」有何差別?為了讓那些逃到台灣六十多年還鮮少台灣意識還誤把台灣意識與台獨意識混為一體的黃復興老包們稍為了解「台灣意識」與「台獨意識」之差異性、讓大家都能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台灣人、吃台灣米喝台灣水就要愛台灣才是做「人」最基本的要件,否則豈不禽獸都還不如了。

在台灣講台灣意識就是「本土意識」,所謂「本土意識」就是一個人對當地文化、當地政治、社會、經濟、教育制度之基本認識與對當地生活習慣、風俗之了解與認同、甚至對本土宗教生活產生信仰與遵行;除了較媚外的人之外、可以說每個地方的人都有每地方之「本土意識」,浙江人、湖南人、上海人、巴黎人、紐約人都有當地的「本土意識」;法國總統密特朗不經招標法律程序就邀請華裔美人貝聿銘(紐約人)來設計改善羅浮宮的「大羅浮宮計畫」(在法國總統是有此項權力),差一點引起巴黎人的示威遊行抗議,很多巴黎人不相信貝聿銘有能力能改善羅浮宮前的拿破崙廣場,因他不了解巴黎本土意識、不了解法國歷史文化,大家非常擔心貝聿銘會毀了巴黎、毀了法國甚至毀了歐洲的文化精華;巴黎人的擔心就是一種「本土意識」;所以台灣也不例外,台灣經過荷西的國際商貿交流(當時荷蘭是全球國際貿易、金融管理最發達的國家,全球第一家證劵交易所就在荷蘭成立)、明鄭及滿清政府的統治,日本大和民族的治理到國民黨政府代表盟軍統帥部來接收台灣、之後又被中共人民解放軍驅逐出中國大陸而亡命台島一隅迄今共四百多年,這四百多年來台灣已經千捶百煉出自己的特有文化意識,這裡邊溶合了荷西冒險患難的海洋文化、明鄭引進的中原文化、日本人認真負責勤苦奮鬥的大和文化、滿清漢化後的中華文化以及蔣幫國民黨貪生怕死苟延殘喘、投機取巧、偷雞模狗的貪腐文化,還有最早影響台灣的南島島國文化和後來的美國文化與及最近三十年進來的新住民母國文化,這麼多元的文化內涵交匯溶合出台灣特有的文化、也淬鍊台灣人民特有的本土意識形態,這種本土意識是香港人所沒有的,是中國大陸任何一省人民所沒有的;筆者在二十多年前常去大連旅順青島參訪,有一次在大連遇到一位年紀大我有三十歲左右之陌生人,這位老兄一開口就和我講日本話,我用很生澀的日語告訴他「我不是日本人」,這位老兄竟回答說「我知道你是台灣人,台灣人不是應該會講日本話嗎?」我說我是光復後出生的、而且在讀大學和研究所時都沒選修日文,我告訴他我父親就很會講日本話;然後接下來他就和我談了很多日本在治理「滿州國」的「德政」,顯然他對這些德政還很感念;這是中國東北人(滿州國遺民)和台灣年老一代的人共有的文化意識、是其他地方省市人民所沒有的,而大連老人(含其他滿州國遺民)也沒有美國文化之影響,台灣人民也沒受到蘇聯文化之影響,所以各地的本土意識就會有或多或少之差異性。

那些跟隨蔣介石逃到台灣藏命的老兵至今沒有台灣本土意識乃是蔣介石一逃到台灣就告訴老兵們「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為了儲備反攻戰力減少家累就規定他們不可以結婚、不可以和大陸親友通信;為了鞏固領導中心、以免受到台灣社會之影響就搞了眷村將所有老兵家眷之全部建村收容、一者防止省籍衝突、因老兵未敗退台灣之前蔣介石已在台灣大屠殺十幾萬台灣人(就是二二八事件),害老兵唯恐台灣人報復都不敢落單怕被挨揍、罰站罰跪罰交互蹲跳;另者搞眷村可讓老兵互相監視以達保密防諜之目的,這些都是蔣經國領導的政工人員搞出來的花樣,美其名是照顧逃台難民其實是包藏禍心、不懷好意,結果春花秋月年復一年,反攻大陸一籌莫展(雖然花掉百分之七十中央政府總預算去裝配軍人武器),台灣社會倒發展出巨大的眷村文化,其中最顯著的是中國大陸各省市特有的飲食料理都可在台灣各地一飽口福、另一個是外省不良幫派之形成發展迄今歷久不衰還代代相傳、甚至還發展到企業化經營,這些也變成台灣文化之一環,都是「台灣意識」之內涵之一,可能會歷久彌堅、就像日本人已離開台灣逾半世紀而日本文化還深根蒂固的存在台灣社會之中變成台灣文化牢不可拔之一部分;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大海嘯大地震大核災,台灣人民在無政府發動之下自動自發捐款幫助日本人民之金額為全世界各國第一位,可見日本文化與台灣文化血濃於水之密切關係;所以多元的台灣文化形成的「台灣意識」是別樹一格的,由本文淺要的說明應可窺知一二。

「台灣獨立意識」和「台灣本土意識」是有很大的差異的,其間當然有交集合,惟交集應不甚大;蓋所謂「台灣獨立意識」是主張推動台灣成為一個主權獨立自主的國家,這個新國家是否以當前台灣存在之文化意識為建國根本,吾人不得而知、或是建立或引進新文化意識為其建國之根本呢?目前台灣市面上有一「美國台灣民政府」還發行鈔票、車牌等象徵主權之公文件;中國共產黨在驅逐萬惡的國民黨建立新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後也是大量引進蘇聯和國際共產之文化意識再溶入中國共產黨特有的革命文化意識(簡單的說就是馬克思、史達林和毛澤東思想溶為一體);所以很多統派或中共人士將「台灣獨立意識」和「台灣本土意識」混為一體是讀書不甚精解的體現,蓋這兩者之交集真的很不大。

在台灣經過十年的各種客觀民調(國民黨除外、蓋不客觀難以信任也),支持台獨的約15%、支持統一的約10%、支持維持現狀的約75%,這中間具台灣本土意識的約85%以上(蓋有台獨意識的應有10%以上具台灣本土意識的),但統派的具有台灣本土意識就很少了,像主張「一中各表」的馬英九和主張「一中同表」的洪秀柱就沒台灣本土意識了,若有台灣本土意識則馬英九就不會拆掉建成圓環和中山橋、洪秀柱就不會在立法院否決4000萬的台語檢定預算、也不會身在政治大學作客卻沒禮貌的批判政大遴選「刺蔣英雄」黃文雄為第一屆傑出校友,所以不管馬英九或洪秀柱講什麼冠冕堂皇之高論來詐騙選票,仔細觀察過去他們所作所為就知道他們是屬於哪一國的了。

一般社會大眾都說王金平是國民黨內台灣本土派領袖,但有人說王金平是台獨分子嗎?洪秀柱、朱立倫甚至國民黨都想將正向中間靠攏的蔡英文拉回到「獨派」以遂行其「藍綠惡鬥」之詭計;洪秀柱的「一中同表」及朱立倫在習近平跟前乖乖的交心說「兩岸同屬一中」都顯現這兩位國民黨末代領袖的「急統派」本性,想把蔡英文拉到台獨立場還得先搞清「台灣獨立意識」和「台灣本土意識」之差異性;何況民進黨黨綱中的規定「台灣前途應由台灣全體住民決定」,不是民進黨決定的更不是蔡英文決定的;不搞清這些則洪秀柱和國民黨再繼續搞「藍綠惡鬥」就將更離譜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