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標風王者 用夢想啟動夢想chapter 10 希望對岸也能享受騎乘的快樂

欣傳媒/ 2015.08.07 00:00
蔡克辰

2009年劉金標從北京一路過關斬將騎到上海,那時中國大陸的騎車風氣還停留在青黃不接的階段,載貨代步的傳統單車「黑老虎」已趨沒落,新式車款在市場也尚未普及,那時巨大捷安特打著「兩岸健康情,雙輪快樂行」的主題,大張旗鼓從台灣專程跑到內地騎車,而中國方面也非常禮遇這次的交流活動,甚至還特別封路讓台灣車隊順利通過。劉金標回憶起這趟「京騎滬動」,

“總計20天1668公里全程綠燈,完全沒有因任何一座紅燈停頓,全世界只有中國才辦得到。”

28位台灣騎士從北京出發,沿途陸陸續續加入許多當地車友,抵達上海時已有超過2000名夥伴入列,陣容盛大根本超乎想像。這段旅程受到對岸民眾的歡迎十分熱烈,甚至還有人舉牌寫著「標哥加油」、「真爺們」等旗幟標語,那份真摯與溫馨到現在仍令劉金標感動不已。

當然要出發時仍有許多讓標哥憂心的疑慮,畢竟大陸交通法規尚未完善,許多偏遠鄉區時常會出現逆向行駛的狀況,自行車隊經過是否會阻礙當地交通?到時如果被公安刁難又該如何是好?幸虧車隊行經路線都有事先報備,當地交管也用最高規格全程護送,重機開道、封街交管更是各大縣市的標準SOP,但如此盛情反而令劉金標一行人感到不好意思了起來,紛紛加快踩踏節奏務求盡速通過,避免干擾在地居民的生活作息。正因如此,車隊每站都比預期時間提早抵達,倒也算是意想不到的額外收穫。

最後耗時近三週的「京騎滬動」在全員抵達終點那刻,正式宣告挑戰成功,這對帶動內地自行車風氣著實立豎立一項了不起的里程碑。劉金標說:

“我們把自行車新文化引進中國,同時宣告單車輪行的時代來臨,就是希望對岸民眾也能享受騎乘的單純快樂。”

沒有被勝利的喜悅沖昏頭,標哥認為現在談大陸市場還言之尚早,不過也開始著手醞釀這股新興浪潮。「京騎滬動」讓劉金標享受到長途旅程的樂趣,同時也承接大陸民眾的殷殷期盼,這趟歷史壯舉將在其豐富的人生閱歷中,寫下光輝燦爛的另一篇章。

2010年當時為了要積極打造台灣成為自行車島以及推動自行車新文化,劉金標連同政府單位共組「騎心荷力」團隊,一同前往歐洲自行車王國荷蘭進行考察。荷蘭完整的路權規劃果然具備世界級的高水平,自行車道甚至跟公路一樣列有編號,行經十字路口按下號誌鈴就能亮起綠燈通行,難能可貴的是國民對自行車路權都具備相當進步地觀念。荷蘭民眾認為馬路是為人建設的,因此機動車輛並非擁有絕對的優先路權,道路行進中假如遇到碰撞事故,法規上通常也較保護單車騎士的權益,因此

“汽車駕駛禮讓單車客在這邊並不稀奇,彼此尊重已成為荷蘭根深蒂固的交通文化。”

而這些資訊對後來微笑單車的架構開發上,也著實奠定了非常深厚扎實的基礎,若沒有這趟跨國考察之旅,恐怕台北市的公共自行車也不會推動地如此順遂。

下一頁:騎車的海上樂園-島波海道

騎車的海上樂園-島波海道

透過自行車新文化基金會的安排,劉金標等人對於當地自行車道以及交通利用率有了更全面的理解,歷經500公里,橫跨 8個不同城市的單車巡禮後,回台標哥對於荷蘭這座騎車天堂更是念茲在茲,誠摯建議車友有機會一定要前往朝聖參拜一番,體驗全程17公里沒有紅綠燈的自行車高速公路,恣意欣賞兩旁壯闊瑰麗的自然牧場,天海一色的沿岸獨特景致也不容錯過,當真美不勝收。

2012年劉金標應愛媛縣中村知事力邀,特地前往日本輪行位於瀨戶內海的島波海道。這段因緣要追溯2011年愛媛縣神轎來台參與北投神社撞轎的儀式說起,當時中村知事在祭典活動結束後,連同數十位縣議員專程拜會劉董,希望能就自行車觀光的推動上彼此交換意見。當時日方希望

“藉由橫跨廣島跟愛媛的島波海道當作樞紐,串聯沿途各大島嶼的風景名勝,打造成日本第一的騎車觀光聖地。”

請益的過程中,劉金標除了提供幾個切中要害的精闢論點外,還提點中村知事如果想要成功推動自行車運動,那麼有一件事情非做不可,就是

“親自下海來騎車,不然根本無法知曉騎車的根本樂趣。”

另外還大方允諾隔年五月會親自組團參訪島坡海道,傾巨大捷安特之力,盡心替四國、廣島推銷自行車海外觀光產業。

這場轟動車壇的東瀛遠征隊在當時可說冠蓋雲集,幾乎業界重量級人士都到場躬逢其盛,主辦單位大手筆出動四台空拍機全程紀錄,聲勢之烜赫更在日本造成萬眾矚目的新聞話題。這是廣島、四國有史以來第一次為了自行車活動封街造勢,騎在一座座的跨海大橋上,劉金標不禁讚嘆這裡真是騎車的海上樂園,視野寬廣一望無際不說,碧綠的島嶼漂浮在蔚藍大海上更是別具風情。標哥笑著表示,同團夥伴回台灣還跟他抱怨說這下糟糕了,很怕再也找不到比島波海道更加漂亮的地方,以後都不知道該往哪裡騎車去了怎麼辦?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