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把大便變蘋果 小智扭轉社會不公

中央社/ 2015.08.07 00:00
(中央社記者韋樞台北 7日電)小智研發這家回收再製品公司有啥了不起,被WEF相中獲得「科技創新先鋒獎」?小智執行長黃謙智說「我只是把別人的大便變成蘋果,再叫對方吃回去,且還沾沾自喜自認很SEXY」。

聽起來不太衛生,有點醜化蘋果,但黃謙智的妙喻讓人一聽就懂,小智研發這家台灣的創新研發公司,靠的就是Know-how和潛力得獎。

黃謙智說,如何讓大便變蘋果,這就是小智研發所有工作人員日夜努力的目標,也是小智的核心競爭優勢和未來讓台灣成為創新科技材料領導全球的重要基礎,非做不可。

黃謙智的工作伙伴,今年才30歲的德國籍孔友瀚也說,他不懂為何部分台灣的年輕人只想要開咖啡館,只會拿著爸媽的錢買股票、開跑車?明明可以做很多事情讓台灣發光發亮,可以一步步實踐偉大的理想留傳下去,台灣真的不缺年輕人開咖啡館和玩股票。

別以為黃謙智創立小智研發公司很順利。他說,他是建築專業,但他始終不認同人類為何那麼浪費、不環保、一堆有毒化學品,為什麼不想辦法回收那些材料再製成建材,而且可以一再回收重製,豈不解決地球大部分問題?

當年他懷抱著這個理想,在美國紐約創立公司,但沒多久宣告失敗,最重要的原因是紐約沒有有效率的回收系統,來料不易,距離太遠,根本做不來;後來他2006年前進大陸深圳,無奈當時全球經濟大好,深圳的廠商供應全球消費品新料都來不及,沒人要理他做回收再製品。

一再碰壁的黃謙智只好回到出生地台灣尋求支援,沒想到發現了一個大寶庫,可以源源不絕滿足他的夢想。黃謙智說,台灣的資源回收系統全球一流,光是從寶特瓶原料PET,就有大廠如遠東新、南亞到20個人的塑膠射出成型的小公司,可以配合的廠商實在太多了。

他發現,這些回收系統有關的大小公司,每家老闆都有著40年的資歷,每家都有獨門秘招,每家都會把日本和德國的精密機器改成自己要的製程,還不會影響機器運作。

黃謙智也承認,光是這一點就把他牢牢的綁在台灣,小智就是需要這種環境來孕育長大。習慣台灣人做事模式的孔友瀚不覺得怎麼樣,但當他拿著創新成品回德國接觸顧客和機器原廠時,他的顧客不敢置信台灣可以做出如此先進的材質,當一聽到改機器都快昏倒了,從大喊「不可以!」,到後來想通了「台灣人可以,為什麼我們德國人不可以?」

黃謙智強調,所有小智辦公室裡來自各國的工程師和研發人員都在做一件事,就是把大廠的廢棄回收料,加上自己的Know-how,重新製成耐用且強度不輸原生材料的新材料,打破一般人認為再生製品是偷工減料和爛貨的印象。

其實黃謙智如此積極從事回收再製建材模組,內心裡真正想要藉著尖端創新回收再製品來吸引顧客,先壯大小智的規模,當小智可以大規模下訂單給台灣廠商時,可以打破富者愈富,下層製造業窮者愈窮的資源分配不公平,以及免於浪費、免於讓人使用有毒化學品。

他分析,在現行商業模式裡,大廠下單給製造商,幾乎都是要求愈來愈多,速度愈來愈快,價格愈砍愈低,當製造商不敷成本時只好被迫使用低價有毒的化學品來維持利潤,但消費者根本被矇在鼓裡,為什麼商業模式一定要如此,不能更公平一點嗎?

再加上小智當初成立時,台灣的創投資金沒人聽得懂他要做什麼,根本沒人投資,他是靠著一群伙伴合資才讓小智生存下來,如今光是去年營業額就有新台幣2億元,但隨著規模愈來愈大,WEF(世界經濟論壇)的委員會甚至精準預估小智接了大單,明年的營業額是20億元,暴漲10倍。

國外創投資金近年蜂湧而至,但此時黃謙智已經不需要那些創投資金了,讓那些資金扼腕。黃謙智卻認為,最好是「as independent as possible」(愈獨立愈好),因為他們可以無後顧的朝理想邁進,這也是資源少的情形下可以做的事。

小智就是用它的Know-how來處理提升那些從大廠回收廢棄物的價值,再讓那些不得不講究環保意識、社會責任的大廠花高價再買回廢棄物再製品,並且經過精緻包裝,讓客戶們感覺使用這些環保再製品是一種時尚、前衛、流行和SEXY。

黃謙智倒是很會剖析人性。他說,「人類很奇怪,如果你告訴他吃大便可以更性感,他一定馬上吃,因為更性感可以獲得更多資源,所以小智做的事就是把大便變成蘋果,並強調吃這個蘋果會更性感、更有環保形象、更有保護地球的意識」。

他這麼做究竟是為了什麼?他不諱言的說,他有能力下大單時,他就能要求廠商多給基層勞工加班費、福利更好、不得做扣留款那種事,逐步協助改善勞工生活,不必然富者愈富,窮者愈窮。

最後,他丟了一句話說,「想不到回收再製品可以有這麼多附加價值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