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賴清德 台大 兩岸

專欄/反課綱還是反社會?

蕃論戰/程凱/專欄 2015.08.07 00:00
  反課綱事件持續發展,但筆者無意稱其為運動或浪潮,一個少數受煽動的課外活動,不足以稱為運動;一個由台獨、親綠成年人洗腦而出的政治鬥爭,無所謂浪潮。最重要的,一個違反法律、牴觸民主、說理不清、認事不明、顛倒是非,連自己父母、生命及思辨能力都不懂得尊重與珍惜的團體,社會應予撻伐,而不能只因政治利益,就持續鼓勵、協助。這無關史觀、無關藍綠,而是單純的社會正義危機。   每個人都能有自己的理念,那怕只是個未成年的學生,要主張台獨、要批評政府、要針砭政策,都有百分百的正當性。過去我們一度憂心青年人不再關心政治與社會,一昧追求自感官、物質的滿足而顯得自私、冷漠。論者以為從去年太陽花到如今反課綱事件,是台灣年輕人對公共議題的重視,是扭轉過去年輕人自掃門前雪的契機,是台灣社會力量深化的力量。   但我們必須反思的是,如果這些運動的發起,在於倡議者對其主張有深刻認識,對台灣國家社會脈絡有完整理解,對自己的中心思想與行動準則有過深思熟慮,願意承擔所有風險與後果,則社會大眾應給予最高度的尊重與傾聽,政府也要嚴肅重視與對話。但若一個活動擺明是由特定政治立場的成年人有計畫性的灌輸、洗腦,教導年輕人如何衝撞、違法,主導規劃,目的在於獲取自身政治利益,並且自頭到尾躲在幕後坐收漁利,這個活動就沒有一絲正當性可言。   很少有一個活動,行動轟轟烈烈、熱熱鬧鬧,衝撞、對抗、違法、破壞,但在思想上卻如此薄弱。這些人自頭到尾大聲高喊著別人灌輸、教導給他們的口號,但沒有一個人,問到核心問題,能真正經得起考驗。要反課綱,究竟課綱的問題在哪裡?他們說不清楚。對於所謂歷史的認知,更是淺薄到讓人懷疑台灣的教育到底出了甚麼問題。陳澄波不認識、慰安婦搞不清楚、孫中山的事蹟、五四運動的影響,沒有一個實際的歷史問題聽過他們有甚麼真知灼見,只好由幕後操作的學者們趕緊整理十七點理由,卻也被打臉到頭抬不起來。   課綱究竟改了那些?直到今日有多少參與暴力夏令營的同學說得出來?就算說出來了,這些微調,請告訴我們究竟哪裡不對?日本在台是不是殖民統治?可以問問蔣渭水、林獻堂;慰安婦是不是非自願,請問問陳桃阿嬤;台灣有沒有受中華文化影響,請想想自己的姓氏從何而來,先人墓碑上刻了甚麼字、說的是哪裡的語言?台灣是不是光復,請看看歷史老照片台灣人民掛的布條。以上列舉的,無關統獨,而是這塊土地上曾經確實發生過的事。要主張台獨無可厚非,但不需要躲在所謂反課綱的煙霧彈下,光明正大的主張,我們會更尊重你。簡單說,美國獨立戰爭時可從來沒否認自己是盎格魯薩克遜後代。   既然談歷史對小朋友們負擔太過沉重,那就回到太陽花的手段,來吵黑箱好了。所謂的黑箱,代表政府的行政行為不公開、不透明,或是有違法之處。但吵了半天,黑箱到底在哪裡?大家這一陣子才發現,原來這次的課綱調整,是中華民國建國以來最公開透明的一次,兩蔣時代不談,親綠及台獨份子視為台灣之父與子的李登輝與陳水扁都調了課綱,卻從來不公開、不透明,更沒有所謂公聽會與事後審查機制,怎麼當時這些大學教授、社會賢達們,沒有出來說過半個字,沒有半個學生站上街頭?   當然,過去政府黑箱,不代表現在政府也能黑箱,政府施政必然有正反意見,然而最後的仲裁者,從來就不是比誰的拳頭大,誰的恥度無下限。如果台灣還是個民主國家,對政府施政方向不滿,就應用選票制裁;對政府施政方式認為違法,就應檢視相關法令規定。翻遍台灣行政法規,可以發現這次課綱調整沒有任何不法之處,反課綱暴亂份子口口聲聲的行政法院判決違法,更是信口開河。我們不解的是,如果質疑政府違法、黑箱、說謊,理由及作法同樣建構於違法行為、說謊的論述及黑箱的組織架構,我們該相信的,究竟是受選民合法授權、法律監督的政府,還是極少數、背後受政治黑手操弄的違法人士?   在台灣學生運動之所以重要,並非學生本身理想性與論述力,而是藉由學生身分,吃定政府不敢以嚴厲手段對付、社會不忍過度苛責。然而,若是年輕人只要聲稱為了自己的理想,就可以結夥做出違反法律、毆打他人及父母、破壞建築等行為而可以被寬恕,我們又該如何指責所謂的中輟生或學子加入幫派?在法治國家中,多數非法行為,不論故意或過失,皆應受到課責,我們無法單純因為行為者的身分或行為的原因就給予某些人特殊待遇。簡單說,你的價值不是我的價值,沒有任何人的政治主張應該優於他人,在行為面而言,法律就是必須公平對待。   一個行動聲量的維持,除了行動者本身,自然還需要諸多側翼掩護與後勤支援。學生運動之所以受到重視,在於社會普遍認為學生身分所代表的純淨無暇、不受政治力介入的超然公正。過往,民進黨要求國民黨政治力退出校園的呼聲震天價響。然而,多年過去,我們卻驚覺所謂的政治力退出校園,原來只是為了讓民進黨更方便的將黑手伸入。民進黨被爆料對反課綱學生提供實質支援,蔡英文一句學生還是有自主性,就想四兩撥千金的迴避其意圖綠化校園的指控。對比多年來民進黨一再的暗指某些國民黨政治人物曾是職業學生,豈非怪哉。按同樣邏輯,職業學生雖然接受國民黨資助,也可以保有其自主性,從而不應受到非難?民進黨兩套標準的手法,台灣人民還要容忍多久?   反課綱活動演變至今,最令人擔憂的,並非這些學生還要無理取鬧多久,而是政府會不會再一次地向這些人妥協。國民黨執政最大的問題,就在於無法堅持作對的事,總是限於父子騎驢的困境。明知道諸多反對聲浪只是民進黨與特定媒體推波助瀾的結果,卻不思積極辯護、堅持立場,反而一昧迎合。然而,敵人終究不會因為你的退讓而成為你的朋友,你的支持者卻會因為失望而越走越遠。政府若仍不參透這個道理,恐將持續被民進黨玩弄到失去政權為止。   對於國民黨內,部分披著羊皮的狼,若真的這麼不滿國民黨,何不勇敢退出,無須口口聲聲忠黨愛國要團結,卻盡做些胳臂外彎的勾當。王金平院長同意開臨時會,又要行政院改變政策。於黨員身分上,無法遵守黨的政策方針,跟著外人打自己人,已屬不忠;於立法院長身分上,豈會不知這並非立法院職權所得介入之事,已是濫權。王院長的發言,真的是為了街頭上那數十名孩子?還是為了一吐無法獲得總統提名的怨氣?請諸位公評。   高中生的反課綱暴亂持續,同學們把調性拉高到不撤回課綱、部長布下台就不結束。想想紅衫軍運動,號稱百萬人民上街頭,當時的民進黨政府連理都不理,阿扁照樣做到任期期滿。如今究竟為了甚麼,數十個孩子就可以說自己代表全體人民?就可以要我們用選票選出來的政府聽憑他們指揮調度?人是群體的動物,要生活在社會中,就必須遵守一定的社會規範。   學生們說他們從小學的都是是非題,所以沒有妥協的空間。同學們,如果你們天真的以為社會就是是非題,恐怕你們真的還沒長大。如果你們認為社會中只要碰到自己不滿意的事,就能用暴力手段逼迫他人屈服,那實在太過天真。就因為你們現在抗爭的對象是你們口口聲聲批評的萬惡政府,對你們才多加包容忍耐,如果是在職場上、在你們最敬愛的大學教授學術圈中、在向你們上課的政治人物鬥爭場域裡,如果只有是非題,將是你們最大的災難。   最後,我們還是要回到課綱的本身來思考。一個課綱的調整,真的如此重要?想想威權時代我們的課本,通篇大中國思想與黨國元老事跡,但民主進步黨依然成立,台獨運動依然蓬勃,228事件中就被揭開面紗。原因無他,課本只是我們智識養成的啟蒙,它的功用在於給予學生進入智慧海洋的船票,讓學生們從中找出自己的興趣。最重要的,是讓學生們能夠主動發現疑問,尋找解答。在小朋友接觸GOOGLE比課本還早的時代,還在擔心一個課綱微調就能去台灣化的學生與幕後政客們,未免太小看資訊時代,也小看自己身為人的無限可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