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專欄/毫不專業的新課綱成員

蕃論戰/KSH/專欄 2015.08.04 00:00
  教育部長吳思華對新課綱爭議作敷衍回應:「如果我現在下臺,那誰要處理後續的課綱問題?」然吳部長所謂的負責,實在不知道能維持多久?因為他直指教科書都印好了,擺明即是要強迫學生接受。辦數場無濟於事的說明會,對談徒流於形式,與學生雞同鴨講。   全球的人口有七十多億,應研究如何開發這個巿場?可以先做一些有經濟效益的課題,譬如以教科書流傳臺灣史。故教科書的價值之一,在於如同「太空計畫」,目前是用可回收的「穿梭機」,循環再用。但新課綱的一些謬誤內容,不但會誤導歷史觀,亦僅能像舊日的方法,將太空船發射到天空,無法在經濟上循環再用。且新課綱成員缺乏臺灣史學識,說明個別臺灣的教育出了問題,新課綱成員恐多數不知道何謂臺灣史?如平日有一定訓練,教育部又豈會出此紕漏,邀貽笑大方之士審定課綱?讀歷史卻未必懂臺灣史的情況十分普遍,而且新課綱成員可能沒有閱讀臺灣史著作的能力,應邀參與審查,也會因為欠缺判斷能力而造成負面影響。臺灣有些學者,什麼都不懂,實際是這樣。王曉波……等人,不能認為新課綱絕對不需要改善。但倘若有「奇遇」,得高人指點,也許可以青出於藍。建議王曉波……等人多參加高水準的研討會,也許會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   尤其新課綱集中在戰後臺灣史,過於強調與中國的連結。根據政大臺灣史所長薛化元即認為:如「光復臺灣」即有史實爭議,因為「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只是宣言,不能提供戰後臺灣地位歸屬的國際法效力。因而顯示新課綱成員不懂臺灣史的概念,不是以事實為準繩,專業背景不足。以「法律學」而言,邏輯推理最為重要,由於成員無臺灣史素養,新課綱的結論,也不能成立,須宣告無效。既然不懂,遑論進行研究與審查。新課綱的案例,說明臺灣存在極度落後的一面。新課綱成員須承擔責任,教育部應召集特別小組、進行會審仲裁,之後通知新課綱成員存在誤判的結論。為了教育部的聲譽,與學生學習的正確性,教育部應了解新課綱成員是否看過大量的臺灣史資訊?今後不得再邀請本次新課綱成員再擔任審查。   教育部不需要堅持本次一定要使用新課綱,「教科書都印好了」更不足以成為理由,因為解決的方式有多種。如已判定新課綱出現太大的紪謬,即不應使用,而應把利益歸於學生,且由輿論監察,依法律應如此,而不是進行多次「無結果的對話」,給學生造成不必要且無所適從的困擾。 制定新課綱的行為不能獨立於憲法以外,仍得依法進行相關程序進行。何況流程存在學術上的誤判,新課綱成員因此任意下結論,學生如不據理力爭,臺灣的教育研究,就沒有進步。日本近年持續獲得諾貝爾化學、物理……等獎項,是因為日本採人海戰術進行研究同一課題,整個系所,自教授到本學三、四年生,皆朝同一目標進行深入探討,如是多年,參與師生達百多二百人。得諾貝爾奬的日本學者,也有不是一線大學的學者,故團隊精神很重要。又如臺灣學生們不怕黑暗勢力,集體對新課綱作抗爭,透過這次機會,提供大眾認識臺灣教育界的嚴重滯後一面,比較重要。正期待有志者登高一呼,讓臺灣教育得以改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