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專欄/課綱系列(八):得寸進尺的課綱之亂

蕃論戰/侯漢廷/專欄 2015.08.04 00:00
本文將指出,從黑箱與違法兩個層面,歷經數月以來的反課綱行動全無正當性,而教育部對待學生態度一退再退,學生的要求越顯無理,沒有溝通,只有強迫與威脅。 (一)黑箱? 李登輝執政時期,強行推出國中《認識台灣》課本。沒有公聽會、沒有徵求老師意見、沒有會議紀錄。陳水扁執政時期,強行推動95暫綱、98課綱,並拒絕公布課程審議委員名單。教育部對於所有教科書用詞嚴格審查限制,例如「我國」必須改為「中國」,辛亥年「武昌起義」,必須改成「武昌起事」,「國父」,必須改用「孫中山」。2007年,教育部更委託台獨旗幟鮮明的「台灣歷史學會」,運用公家的預算,動員大批人力,完成了一本三百八十頁、名為《海洋教育與教科書用詞檢核計劃》,公佈5000不當用詞,要求教科書編者遵照使用。 涉及所有教科書,包含國文、歷史、地理、公民乃至音樂課本,無一不受此「不當用詞」所限制,影響極深!杜正勝委託台灣歷史學會,公開學者名單?沒有。徵選學者理由?沒有。課綱更改全程會議記錄?沒有。會議審查?沒有。會議審查投票?沒有。邀請公私立大專校院?邀請各高中職教科書出版業者?邀請全國家長團體聯盟?邀請全國教師會等任何一個團體參加?都沒有。 現在的教育部呢? 民進黨、台聯、一堆綠營名嘴、學者、學生口口聲聲譴責的「黑箱課綱」,比較陳水扁和李登輝時期,根本公開透明到不行! (二)違法? 關於課綱微調內容、程序,監察院監委,台聯錢林慧君、柯文哲廉政委員會馬以工等多名監委於7月22日報告顯示,課綱微調程序一切合法。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03年度訴字第1627號判決,不認為課綱微調程序違法,僅認為違反「政府資訊公開法」,應公開委員名單及會議紀錄。而教育部至今早已公布大多名單及高中分組審議會及審議大會之會議紀錄。而此案仍在上訴中,亦即,教育部最後仍然可能「勝訴」,無須公開名單。 民進黨、台聯、一堆綠營名嘴、學者、學生口口聲聲譴責的「違法課綱」,只是「不知道是誰修的課綱」。如果反對「違法課綱」,那麼學生的訴求應該是讓課剛合法,也就是「公開名單」,但學生的訴求卻不是公開名單,而是「撤回課綱」和「部長下台」,有何正當性? (三)教育部一退再退 民進黨、台聯、一堆綠營名嘴、學者、學生口口聲聲譴責「教育部長從來不和學生溝通」。這也是天大的謊言! 教育部從去年二月以來,發出無數次新聞稿,誠懇回應學生、教師關於程序及內容問題,新聞稿在教育部官網,搜尋「課綱」二字,便能找到諸多回應。 5月6日,教育部發公文給學校,希望各校採取新版教科書。 6月1日,教育部開始讓步。吳思華針對課綱議題提出「新舊教科書併行」、「新舊版教科書差異不列入大考命題」、「依程序啟動課綱檢討」。尊重各校老師選書權,撤回「學校應選用新版課綱教科書」、「出版商舊版教科書不得再行出版銷售」2份公文。 也就是說,學校完全能使用舊課綱的教科書,沒有任何懲處。 而再搭配民進黨與柯文哲等執政的台北市、台中市、高雄市、台南市、桃園市政府,自4月宣布反對使用新課綱,也就是說,台灣已有過半數的學生,完全使用不到新課綱。 但是學生不滿於此,他們要「撤回課綱」。 6月9日,教育部長滿懷誠意,親臨台中一中,舉辦課綱微調說明會,現場有著造謠「我國最高峰竟改成喜馬拉雅山」的許老師,更有著大批支持台灣獨立的學生,在教育部長離開前,彷彿喪屍般對著部長推擠、騷擾、甚至近於毆打,包圍部長座車,大肆咆哮、以不堪的字眼辱罵部長。當然,教育部並未提告。 6月15日,教育部長線上說明會,再次澄清諸多如「刪除228」等謠言,也再度強調,新舊課綱並行。 但是學生不滿於此,他們要「撤回課綱」。 6月24日,學生對教育部潑漆。教育部並未提告。 7月13日,學生衝撞國教署,破壞鐵門。教育部並未提告。 7月18日,學生再度闖入教育部潑漆。教育部仍未提告。 五月以來,關於課綱的謠言甚囂塵上,如果說了句「八仙是民進黨金主」要罰三萬,那麼種種對課綱的造謠抹黑,廣大政客、綠媒、網友的罰金總計也有個上千萬。當然教育部也不會提告。 從六月至七月中,教育部仍有諸多官員出面與學生溝通,但都被學生嗆回。學生覺得「不是部長,層級不夠。」他們要「撤回課綱」。 7月22日晚間至7月23日凌晨,學生包圍教育部抗議。公投盟蔡丁貴的路權只借到晚上十點,晚上十點後所有包圍行動被警方舉牌認定是非法集會。當然,也沒有任何一名學生被告。早上七時,教育部政務次長林思伶至教部正門探問學生身體狀況。學生覺得「不是部長,層級不夠。」他們要「撤回課綱、部長下台」。 7月23日晚間,全台舉行四場課綱微調座談會,但學生高舉海報抗議嗆聲,阻擋教育部人員進場說明,直到校長下跪溝通,反課綱學生才說:「撤,賣校長面子!」類似情境在全台四個場所同時上演。 學生覺得四場座談會,「不是部長,層級不夠。」他們要「撤回課綱、部長下台」。還要「中華民國,滾回中國」,於是決定闖入教育部部長室!警方以侵占公署現行犯陸續逮捕學生。教育部長忍痛提告。 學生違法不願承擔刑責,要求「撤回課綱、部長下台、部長撤告」。 7月24日,民進黨十三個執政縣市一律拒絕使用新課綱。隨後,北市、新北、高雄等8縣市新舊課綱並行,交由各校老師自主決定。可以說,全台灣超過2/3以上的學校不會使用新課綱。 但是學生不滿於此,他們要「撤回課綱、部長下台、部長撤告」。 7月30日,教育部長慰問往生者林冠華家屬,被學生包圍嗆聲。教育部長心平氣和地向學生解釋說明,卻遭學生打斷嗆聲:「人民的意見,政府就要接受啦!」 7月30日晚間,教育部再度於台灣各地舉辦課綱微調說明會,然而聽者稀稀落落,只有抗議者到場。 7月30日傍晚至7月31日凌晨,在蔡丁貴自由台灣黨與台左維新等團體協助下,台獨團體順利衝破了拒馬、欄杆,攻佔了教育部前廣場。他們要「撤回課綱、部長下台、部長撤告」。直斥部長就是「殺人兇手」! 當台獨團體在教育部前搭上棚子,邀請台聯與民進黨籍諸多立委上台助講,並有許多獨派團體在現場販售台獨與蔡英文競選總統紀念品、現場宛如「大腸花」再現,國罵滔天,粗話橫飛,不絕於耳。教育部對此表示「尊重與包容」。 8月3日,教育部長決定與學生會談。教育部再度釋出善意,學校可自行選購舊課綱教科書,若造成書商損失也可討論由教育部埋單,至於18歲以下學生可以撤告。但是學生的要求仍是「廢止新課綱」、「部長道歉下台以示負責」。 會談中,教育部長承諾,包括關於政府資訊公開法,認為教育部在課綱微調的程序上不夠透明,因此教育部將在10天內,公布課審會高中分組的委員名單。面對當中17項有爭議的部分,教育部願意加入書本附錄,給老師完全的選書權,而當中衍生的相關損失,教育部也會研議編列補助。 學生仍然不滿意,要求「撤回課綱、部長下台」。 當教育部長拿出17項爭議點,誠懇地詢問大家:「大家覺得這17項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狀況?或是什麼地方值得討論的?」只見學生背起書包,臭臉起身走人。 學生痛哭:「這真的是恨,徹底對這個國家這個教育,滿滿的恨意,沒有辦法,大家心態已經扭曲了。為了這課綱的東西,反倒現在我們到底要反甚麼,我們到底要反甚麼?」 (四)總結 反什麼?反一個假造的敵人、幻想的萬惡教育部。 明年蔡英文上台就能撤除新課綱,現在闖進教育部的「急迫性」何在?在民主自由的社會下,擔心課綱會把人「洗腦」,這是把人民當成智障,更何況一堆出版商根本不甩課綱,「危險性」何在? 若反黑箱,舊課綱更黑箱;若反違法,那應主張公開資訊,而非主張撤除課綱;反成員立場,何不看看17項內容何者不適當;若反17項內容,內容符合史實,亦有支持微調的教師學生,憑什麼你們的聲音在他們之上? 現況下全台灣2/3以上的學校都不使用新課綱,非要撤除新課綱的正當性是什麼?全台灣剩下的1/3學校交由老師自由選擇,非要撤除新課綱,反的是老師的自由權。全台灣有1/3到1/2的民眾支持課綱微調的17項內容,非要撤除新課綱,反的是台灣的民意。 反課綱的學生,從頭到尾,沒有「溝通」,只有「強迫」與「威脅」。「你不聽我的,就衝撞你、占領你!」別再拿林冠華的死來逼迫撤除課綱,否則有人為了支持課綱而死,那麼是不是課綱又必須得強烈執行? 是誰,教導學生,是非不分,認為違法闖入教育部是「做對的事」? 是誰,教導學生,無限上綱,認為自己可以代表人民,自己的意見,政府並須接受? 課綱之亂的學生,得寸進尺!背後的黑手,可惡至極! 該醒醒了,這個社會,不是真的「會吵的小孩有糖吃」!即便讓學生痛恨這個國家,那就讓他恨吧,畢竟,每個人都有拿不到糖而怨憎媽媽的時候,此為人生成熟的必經路程。 陳為廷要民進黨站出來保護高中生,他知道會吵的小孩不見得有糖吃,因為他清楚知道被利用的下場。 蔡英文到現場,摸頭收割了。這些學生,二十年內,都會是國民黨的忠誠反對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