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八 世足 分屍

廣島原爆倖存者 談核色變

中央社/ 2015.08.04 00:00
(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4日專電)70年前美軍原子彈炸廣島,自承當年是軍國青年的廣島原爆倖存者坪井直回憶,一聲巨響,赫見腰部有蚯蚓似東西蠕動,仔細瞧是血管,「當時心想美國這混蛋,此仇非報不可」。

日本向來使用「皮卡咚」(PICA-DON)這個詞彙,形容當年原子彈轟炸廣島、長崎,PICA指快速炫光,DON是模擬原子彈落下巨響的狀聲詞,而廣島當地人稱坪井直是皮卡咚老師。

坪井直目前是「日本原水爆被害團體協議會」代表委員及「廣島縣原水爆受害者團體協議會」理事長。回憶70年前那慘絕人寰的原爆瞬間,他心有餘悸。

1945年他20歲,8月6日上午8時15分,他距離原爆核心1.2公里處,正前往廣島工專的途中,展開如同往常求學的一天。

突然一陣炫光閃現伴隨著「咚」的巨響,坪井直還沒反應過來,手臂、臉部已嚴重受傷、長褲被腳底的火燒掉一半,腰部蠕動著蚯蚓般的東西,仔細一看居然是血管。

「我當年是軍國青年,當時心想,美國這混蛋,此仇非報不可」,可是坪井直的血氣之勇難抵身受重傷,怒急攻心接著癱軟無力,以為自己可能活不了。

意識模糊的當下,依稀聽到瓦礫殘堆中有婦人喊救命,可是坪井身負重傷又鮮血直流,原爆竄起四面火海,大家逃命自顧不暇,只能眼睜睜看著婦人哀號。

所幸坪井的母親四處找他,他撿回了一條小命,昏迷40天才逐漸清醒,可是躺在病床1年沒法起身,「原爆後的慘狀簡直是人間煉獄,有的人四肢都沒了,只剩軀體」。

看著眼前的廣島市舊地圖,坪井拄著拐杖說,他需要拐杖扶持不是因年邁,而是原爆後手臂裝金屬片又股關節骨折,身體很痛,加上罹患大腸癌、攝護腺癌、心臟病、白血球造血功能差,身體虛,3次命危送醫。

坪井大難不死,之後在中學教書又娶妻生子,可是並非每個倖存者都像他這麼幸運。

他說,有很多倖存者造血功能差且有高罹癌風險,婚嫁和找工作難免受社會歧視,不敢坦白自己曾遭受原爆波及。

堅決不容下一代再受原爆殘害的信念,90高齡的坪井,拖著病體積極走訪美、英、法、德、印度等21國,北韓更去了2次,並寫信建請美國總統歐巴馬走訪廣島,不是要美國道歉,而是為遏止核武擴散請命。

今年是二次大戰結束70週年,詢問坪井有何感想,他說,人類不能只專注經濟好而已,更要慎思核武會扼殺未來世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