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等了25年!五輕將遷 後勁居民:盼設生態區

TVBS/ 2015.08.01 00:00
高雄氣爆一週年了,不少人開始檢討石化工業的存在必要性。以後勁五輕廠來說,當地居民等待了25年,終於等到年底五輕遷廠,不過卻還是面臨兩個問題,一個是原本已經被破壞的環境得要花上10~20年復育,當地居民希望政府與中油能協助成立生態公園,至於另一個問題是,五輕的煉油廠是遷到沿海的大林蒲,從十大建設就被定位為「重工業區」的大林蒲與附近臨海工業區,汙染程度勢必再加重,因此也興起了「遷村」議題,但遷村或遷廠就能解決問題嗎?一起來看看。 後勁社福基金會總幹事李玉坤:「(這照片)2000年,已經14年前了。」 看著自己過往的照片,頭髮半白的李玉坤投入抗爭時,還只是個「少年家」。 後勁社福基金會總幹事李玉坤:「他(劉永鈴)等於是後勁的一個傳奇啦!」 革命同袍劉永鈴,民國79年為了反五輕,不顧生命危險爬上燃燒塔,但不只有他們幾位,這滿滿一整面牆,都是後勁居民用血淚紀錄下來的,上千人北上抗爭,或是面對中油強力鎮壓,他們沒日沒夜。 後勁社福基金會總幹事李玉坤vs.記者:「(2004年)一個鐵管破裂,造成社區差不多8千多個人就診,一次就8千多人?對。」 後勁居民每天過得心驚膽跳,因為他們生活的環境布滿了毒,甚至地下水點火居然會燃燒,他們當然要挺而出! 後勁社福基金會總幹事李玉坤:「鼻病啦!差不多80%的人,致癌的成分可能多了好幾十倍。還沒抗議煉油廠之前,這裡整片都是烏雲密佈,幾十年來,後勁(現在)算是難得看到藍天的時候。」 藍天對後勁居民居然是個奢望,走訪中油五輕廠,187公頃只剩六座持續運作,後勁居民等了25年,總算等到了年底遷廠。 記者華舜嘉:「這些拒馬象徵著後勁居民他們抗爭的歷史,(中油)最後一次使用是在民國97年,也代表著他們(居民)取得暫時的勝利。」 拒馬沒再用了,但上頭的鏽蝕,卻彷彿描述著過往的一切,即便要遷廠了,但五輕所造成的傷害卻難以復育。 記者華舜嘉:「後勁地區環境受到汙染,像我手上這把土現在聞起來沒味道,但再更深好幾公尺下去,其實裏頭的土壤都還是隱約聞得到油臭味。」 根據統計,高雄土壤70%受到汙染,其中90%都來自石化,高雄市環保局選定了五輕外圍60米綠道,當作汙染控制區,監測汙染程度,這只是控制汙染的第一步。 後勁社福基金會總幹事李玉坤:「政府有責任把這些土地跟水源污染做徹底整治,做生態公園的自然復育。」 小港區鳳興里里長洪富賢:「以前這裡是整片甘蔗園跟稻田。」 五輕離開了後勁,煉油廠部分卻遷到了沿海的大林蒲,不斷冒出的濃煙,讓空氣瀰漫著刺鼻的化學味。 小港區鳳興里里長洪富賢:「你後勁光光只有一個中油公司,但是大林蒲居民跟鳳鼻頭居民,面對的是臨海工業區,整片工業區將近五百家。」 真的好無奈,大林蒲命運更乖舛!十大建設被劃設為重工業區,40多年了,卻無法像後勁一樣直接面對抗爭對象,只能每天呼吸著這明知有毒的氣體。 小港區鳳興里里長洪富賢:「五六七這三個月連續下來,光我這個里裡面,(每)一個月就死一個肺腺癌。」 小朋友開心打著球,但空氣沒問題嗎?民宅旁一牆之隔外就是「臨海工業區」,遙望天空,濱海上空一片湛藍,隨著鏡頭慢慢移動到臨海工業區,天空從藍到白、到灰,居民的心好痛,但他們的厄運還沒結束,石化專區設立,大林蒲又出現榜上! 小港區鳳興里里長洪富賢:「現在說『石化專區』,那不是小港、前鎮、鳳山整個大高雄環境更加汙染嗎?那我要遷到哪邊去?還是要把整個高雄市遷掉?」 遷村,政府配套作好了嗎?我們直接來到了7年前已經遷村完畢的紅毛港村,貨車在我們面前呼嘯而過,砂石車進進出出,捲起的沙塵幾乎嗆鼻。400多年的文化消失了,只有一旁復刻版的文化園區,遷廠或遷村,只有這些選擇嗎?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管制污染對廠商來講,基本上就是成本的問題,就看他們願意付出多少代價去管控汙染,但台灣在這方面,不管是法規要求或平常的執法,其實都不夠嚴謹。」 經濟、環保與文化之間的拉扯,該如何平衡是個大問題,否則不定時炸彈在島內轉移,讓人憂心下一個氣爆區會在哪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