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JohnnyWen專訪:粗殘背後,你所不知道的血肉果汁機

欣傳媒/ 2015.07.30 00:00
JohnnyWen

破紀錄這種事不會天天發生,以驚天地泣鬼神的強勢姿態空降排行榜 No.1,當然也免不了引起一陣騷動。血肉果汁機 2015 首張專輯《GIGO》數位上架兩天,就創下全專輯下載近百次(13 首歌就是 1300 次!)打破 iNDIEVOX 最快銷售記錄,霸氣十足!

成軍於 2006年,血肉果汁機 2009 年發行了首張 EP《下體潰爛 A Morbid State》,2011 年第二張 EP《粗殘台中 The Brutal Taichung》以全台語填詞,內容描述包含黑道、廟宇、情色等台中在地文化,並融入台灣傳統旋律,以獨特的表演形式與歌曲創意站穩腳步。2015 年,血肉場景更加浩大,甚至受邀參加日本知名音樂祭 Summer Sonic,並得到由日本唱片公司 ZESTONE RECORDS(旗下藝人包括 CROSSFAITH、BEFORE MY LIFE FAILS、ACACIA 等樂團)發行日版專輯的入場券。

筆者早有耳聞,聽說血肉果汁機是一個台上台下反差感甚大的樂團,令人好奇到底團員們私底下是什麼樣子呢?因此本次採訪我們約在六張犁附近的錄音室,希望能利用錄音空檔好好聊一下這張新作品的創作故事,並挖掘一些不為人知的有趣互動。

請聊聊《GIGO》專輯概念,以及想傳達的訊息。

GIGO 是神,是我們創造的神祇,而這張專輯的概念故事就是一篇以「宇宙觀」為主軸、融合了些許宗教意象的巨大詩篇,整體架構相當龐大,裡面也牽扯到許多嚴肅的議題,但我們選擇用有趣的方式來描述。故事是這樣的:在世界上有六個宇宙,其中的五行宇宙(金木水火土)為了維持正常能量運作,開發出充當垃圾場的第六宇宙,將所有負面精神、不好的想法全都丟到第六宇宙,以維持整體的和平。

第八首〈天崩大事件〉中提到,第六宇宙被開啟了。這個宇宙其實就是我們現在所生活的世界,其中充斥著惡意、犯罪與負面能量,是不能被開啟的!因此故事發展進而轉向述說如何解放第六宇宙。五行宇宙都有一個管理者,當他們的能量結合在一起時,就會出現一個所謂的宇宙大神,形象是豬頭人身,祂就是 GIGO。

 

「我們不想用世界上已有的任何存在,因此模擬出一個神的形象、給他一個名字。」主唱童仲宇(Gigo)表示:「拜神其實是只有人類才會做的事情,對整個宇宙而言,神的存在其實就是你的思考,如果你今天不信 GIGO,GIGO 就不存在了。所以根本沒必要拜,因為你就是神。」

從 2011 年發完《粗殘台中》至今,這段時間一直都在籌備《GIGO》嗎?

大約在 2012 年1月,當時《GIGO》的故事架構已經全部出來了,我們就依照整體的概念來寫歌。專輯中從第 1 到第 13 首歌產出的時間點都不同,像〈仙人掌B區〉其實在 2012 年就完成了,但〈大年開始〉是在 2014 年才寫好。

 

(問:這樣每首歌的感覺差異不會很大嗎?)

Gigo:「不會啊!這就是作曲人阿霖(吉他手 Zero)厲害的地方。」

阿霖:「錄音期間就是不斷在改自己的音樂,修改、重寫、修改、重寫,最後確定了以後再全部把歌錄出來。」

Gigo:「我們做歌的方式通常會先由我完成故事結構,然後跟阿霖討論,創作主軸阿霖把 riff 寫完旋律後我們會再討論一次,看看是否要做些什麼調整?確定好後就會丟給阿慶(吉他手 Qing)幫忙「美化」,最後再丟給阿中(鼓手 Chung)把鼓完成。」

阿中:「我都把他們編的鼓刪掉重編。(笑)」

錄製這張專輯的期間,有沒有發生哪些令你們印象深刻的事?

Gigo:「上次我、阿霖跟小黑哥(Black Frequency Studio 錄音師,亦為閃靈樂團吉他手)在這裡過帶,因為太無聊而開始講鬼故事,愈講愈兇、其實本來就是要比兇的,然後講完也過完了,但貝斯的聲音就完全消失了。其他比較深刻的事情……應該就是打電動(所有人大笑),我們一開始在這裡玩足球,後來發現 NBA 很好玩就一直在玩 NBA。有一次我一個人上來(台北)錄〈清光計畫〉,因為時間緊迫,我就用一小時把那首歌錄完,但結果其他兩小時都在玩 NBA。」

團員們這兩天特地從台中上台北,是為了製作表演中所播放的 program,不過聽說今日進度已完成,接下來的工作只剩下打電動了!

之後是否會發行實體專輯?

當然會,不過發行時間是秘密。

為什麼我們會先數位發行?(團員亂入:因為我們沒錢)最近 iNDIEVOX 的數位平台在推高音質計劃,如果直接把實體專輯拿出來賣、跟數位平台對尬的話,有些人就會忽略掉 iNDIEVOX 要推的服務,這樣還蠻可惜的。而且我們的實體專輯有設計到一個……不怕你不買的程度啦!到時候會搭配周邊一起推出,當然現在也不會告訴你我們做了什麼,反正你們只要期待就對了!(團員亂入:賣一些佛像啊~香壇之類的應該不錯)

血肉果汁機的形象一直都很鮮明,請問戴豬頭表演是一開始就決定的嗎?

豬頭主人 Gigo 表示:「其實不是一組團就有這樣的形象,大約從 2009 年 3 月開始,想說豬腔配豬頭很搭啊!當時表演其實都只戴前面,intro 結束後就會拿下來,因為太熱了(團員亂入:那時候沒擋頭(台語),以前比較不專業啦!)直到 2014 年從日本表演回來後才開始戴整場。

當時有位朋友跟我說:『你們去日本表演就要表現出專業度,尤其是你的面具,不能拿下來,要堅持。』當我這樣戴著唱完日本三場之後就覺得,好像也沒有必要拿下來,因為再怎麼熱都會習慣。」

戴豬頭又熱又重又悶,是否有過想要放棄的念頭?

Gigo:「沒有。不過之前大港開唱,我唱到後來其實體力已經快要透支了,但就想說只剩下兩首歌,這兩首歌也不過五分鐘,今天還有 23 個小時要行動(時間比例上實在算是非常少),那幹嘛要脫?撐一下就過了。」

有沒有在台上中暑的經驗?

Gigo:「目前沒有中暑過,不過我覺得如果繼續這樣子下去總有一天應該會遇到。之前我們第一支 MV〈Fucking Slut, Fucking Cunt〉在頂樓大太陽底下拍攝,休息時我邊走路,嘴邊就有一些汁液流出來,我立刻摀住嘴巴想說『不能吐!』再走兩步,還是不行就直接『嘔~~~』,吐完之後擦一擦,喝了一罐綠茶繼續拍。拍完後我默默走到頂樓的邊邊,因為這裡是廢墟沒有護欄,所以就直接拿掉面具直接往底下大吐特吐。」

大家對於新貝斯手大君有什麼想法?

大君是今年 4 月大港開唱才新加入的成員,不過我們之前就認識很久了。雖然沒有參與到錄音和編曲,但演出時他都會將自己的想法加入彈奏中。(團員們表示:他的東西都在炫技,一個句子明明就是很簡單的「登登登登」,他可以改得很花俏。)

團員們平常的工作是?

阿慶:學生(快畢業了),設計師。

大君:廚師(團員亂入:牛肉麵大王,他嘴巴很刁喔!)

阿霖:做印刷。

阿中:教鼓的老師。

Gigo:無業遊民,平常都在閒晃遛狗。

阿慶、阿中和 Gigo 是高中同學,而阿霖和大君則是國中的學長學弟關係,彼此認識都超過十年,平時打鬧吵架,感情時好時差,也算是一種孽緣。Gigo 表示:「我們團是這樣啦~今天樂團要花多少錢(錄音、出國等),金額訂出來除以五之後,你自己就要去生你的錢,偷拐搶騙都可以,反正時間到大家就是要把錢丟出來,沒丟就是退團,你這個人明天就不用來了,信用破產。」

採訪尾聲,筆者鄭重向 Gigo 道歉,原因是一小時前在錄音室門口,我完全沒有認出坐在一旁的是 Gigo(可能要戴著豬頭才認得出來),還很自然地問說:「你好,我今天跟血肉果汁機約了採訪,請問他們在嗎?」後來才知道竟然是主唱本人!實在尷尬,恨不得挖個地洞躲進去。

Gigo 邊笑邊安慰我:「沒關係啦~這種事情常常發生,我們就是長相很觀眾化啊!下台了以後大家都變路人。」

阿中也補充:「之前在駁二,我、阿慶跟仲宇(Gigo)坐在一旁聊天,有個人走過來想跟我們拍照,然後就把相機拿給阿霖,還對他說『你可以幫我跟血肉拍照嗎?』完全沒有認出他也是團員。」(所有人大笑)

你認識的,是台上兇殘粗暴、霸氣十足的金屬樂團血肉果汁機?還是私底下笑點很低、愛打電動又沒什麼架子的台中囝仔?雖然他們總愛說:「我們很常吵架,吵一吵說不定就解散了。」不過我想,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大家依然可以期待未來更加強大的血肉,會為眾信徒們打造什麼樣的粗殘光景呢?

(本文轉載自 Blow 吹音樂,授權範圍僅限欣傳媒,不得轉載。)

----------------------------------------------------------------------

Blow 吹音樂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