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家庭、生活、愛情三元素 人人都有一首「江蕙」

TVBS/ 2015.07.28 00:00
很少有台語歌手,唱了44年還可以受到歡迎,江蕙可能是台灣歌壇裡目前的唯一一人。資深影劇記者認為,二姐就像是心理治療師,在她身上,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答案。社會學教授則認為,出身底層的背景,讓江蕙唱歌就像家人一樣,特別有感染力。 《酒後的心聲》:「我沒醉,我沒醉沒醉,請你不用同情我。」 《藝界人生》:「浮浮沉沉藝界人生。」 出過50幾張專輯,隨便一首歌都是經典,酒後的心聲賣了超過116萬張,是台灣唯一破百萬台語專輯,江蕙魔力不只歌聲好聽,還能唱進妳心裡。《藝界人生》:「冷冷暖暖多變人情,舞台上燦爛笑容,舞台後寂寞心情。」 資深影藝記者胡如虹:「我們台灣人都需要一種能夠了解他們,可以相信,可以隨時療癒的一個心理治療師,因為比如說她從10歲開始唱歌,她跟所有的台灣人一樣,尤其早期我們台灣很辛苦的那個年代。」 《甲你攬牢牢》:「我欲甲你攬牢牢,乎我陪你唱同調。」 10幾歲就拿起麥克風,超過40年歌手生涯,大大小小舞台,苦難折磨都經歷過,江蕙的特別,或許正因為她的出現,既是偶像也是家人,二姐的生命歷程跟你我沒有兩樣。 音樂製作人陳子鴻:「她唱的東西其實她很接近這塊土地,她就是覺得,我覺得她最重要的是,是她的同理心,她同理心非常非常強,她歷經了台灣戒嚴時期。」 資深影藝記者胡如虹:「戒嚴時期,經濟起飛,股票萬點時候,後來金融海嘯一直到現在,妳會發現她的作品,她的歌一直是貼近時代的脈動。」 《家後》:「你的心,我會永遠記條。」 除了唱出底層生活苦悶,江蕙歌聲歌詞特別有「愛」,對家庭義無反顧。《家後》:「因為我是你的家後。」 資深影藝記者胡如虹:「頭仔,家後,然後憨阿嬤,然後阿公的眠床腳,妳可以講到一個最基本的家的價值觀,她其實一直在那裡。」 東吳社會系教授石計生:「她對中上階層還是很有吸引力,吸引力其實來自於她歌曲裡面所提倡家庭的價值,像家後,工作之後很懷念家鄉的母親,這一點其實是在這個台灣歌謠史上面是有傳承的,變化是來自於這個解除戒嚴。」 一副好歌喉,能夠撼動全台灣,學者認為,江蕙成功可以分成三大元素,底層關懷、家庭,最後一塊拼圖可能是情歌,當然也跟台語歌的時代背景有關。 東吳社會系教授石計生:「台灣在87、88年之後,一直到80年代末90年代,其實整個社會有一個翻轉,台灣意識的高漲,這個過程裡面,市場打開讓江蕙今天能夠有這樣的地位。」 《酒後的心聲》:「酒若入喉,痛入心肝,只有燒酒瞭解我。」 伴隨台灣人改變,跟著台灣人長大,二姐帶來的改變保存了台語傳統,卻又不斷自我突破,但能夠備受推崇,或許還是因為歌迷們永遠能在江蕙身上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