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八 世足 分屍

淺論江蕙經濟學【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7.26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江蕙經濟學就是「文創經濟學」、「文化經濟學」當然也有一些文化產業的周邊關聯產業經濟學、甚至還有一些地下經濟學。

二姊江蕙自昨天開始展開51天25場的封麥「祝福」演唱會,這不僅在台灣是個創舉,在全球也是很少見,一個歌后級歌星一個人在台灣一個小地方竟能連續開25場票價還不算便宜的演唱會,而且欲罷不能,若不是限於個人體力,恐怕五十場都還有黃牛票的市場空間,這真是台灣話講的「心長命短」也就是北京話講的「力不從心、有氣無力、 力有未逮」;不過不論是25場或是50場,從前天開始台灣的媒體將大幅被江蕙的演唱會所佔據是無庸置疑的,因這也是台灣各媒體「發財」的好機會,若不報導江蕙演唱會新聞則閱聽率、收視率可能就會少掉很多;今年金曲獎頒發江蕙「特別貢獻獎」時電視收視率一下子衝高到7.84,也就是全台灣將近180萬人在收看,當天晚上新北市發生八里八仙樂園塵暴慘案,所有電視新聞都在播報這則將近五百人遭受輕重傷新聞,否則江蕙上台領「特別貢獻獎」很可能衝破250萬人之收視率;今年金曲獎頒獎典禮之平均收視率是5.79,俟江蕙上台領獎時就衝高到7.84,足足衝出二點多的百分點(台灣的電視節目有九成以上不到二個百分點,可見江蕙的份量),所以這兩個月的時間台灣難免要來一場大大的「江蕙瘋」;昨天江蕙第一場演唱會結束,今天的LINE就都在傳江蕙昨天的演唱會,其瘋狂程度絕對超出五十多年前的「梁山伯與祝英台」數十倍甚至數百倍;不論從文創、文化、音樂、演藝、經濟、民生等角度來看,「江蕙」都可做為學術研究之體裁,歷史學界更應開始請江蕙小姐口述歷史著作,為台灣文化充實更多元、更精緻之內涵,讓後人有更完整之學習資料。

依照蘋果日報所作之統計:江蕙這25場演唱會提供將近一千人就業機會、創造十億元以上之票房,花了六億元之成本,另外周邊商品約銷售三億元,這是策劃單位表面之統計數字,不含像金們酒廠江蕙版的高粱酒大暢銷(很多都是買來典藏的),這些加起來總銷售額很有可能超過15億元,若以經濟學五倍的乘數效果就能創造75億之經濟效益(當然這是很粗糙之估算);江蕙小姐兩個月就能創造這麼大的經濟效益(台灣有太多中小企業無此能力),真是為文化產業建立令人鼓舞之佳績。讓我想起二二八事件中被國民黨政府莫名其妙就宰殺掉的畫家陳澄波的三幅本土畫作(兩幅淡水一幅嘉義街景)在香港國際拍賣會就賣了將近二億元台幣;陳澄波被國民黨宰殺掉時是52歲(就是江蕙要封麥的年歲),若陳澄波能再畫到65歲就能為台灣的文化建設創造甚大的文化資產,所以吾人時常說國民黨真是無惡不作、作惡多端的。逝者已矣!來者可追,今年初吾人曾撰寫十多篇挽留江蕙不能封麥、應繼續為台灣文化貢獻專長之文章,今天本文亦要從文創經濟學觀點建議江蕙小姐能在休息幾年將身體調養好之後再出來為台灣文化、台語音樂貢獻專業,讓台語音樂在樂壇能更發揚光大;江蕙小姐現在已是台灣文化不可多得之資產,一定要學王永慶和蔣經國為台灣工作到最後一口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這是身為台灣兒女應有之抱負與自勵;吾人願以此與江淑惠小姐共勉之。

江蕙個人所創造之經濟效果已如上之估算,當然江蕙能為台灣創造之文化影響更難以估算;吾人希望有識之士(尤其是江蕙表哥曾銘宗兄)能幫江蕙籌組一個「江蕙文化發展基金會」,吾人估算江蕙之版稅應非同小可、不可小歔,把這些版稅拿來成立基金會來為台灣文化做一些發展之工作,相信以江蕙之影響力絕對比很多政治人物、專家學者對台灣之貢獻會大上很多,則其所創造之文化影響與經濟效果將更巨大、更數十倍於這25場所創造之經濟效果。

基金會雖是非營利性之公益事業,但也可以做很多很大之事業,像長庚基金會、慈濟基金會、馬偕基金會、富邦基金會,當然這些都是大財團辦的基金會,但以江蕙的強大生產力要在演藝界辦出一個崢嶸頭角、鶴立雞群對台灣文化尤其是音樂文化、演藝文化或藝文文化做出卓越貢獻之基金會應該是有如「桌上摸乾」、易如反掌折枝,只要正派穩健經營,這個基金會將更讓江蕙之音樂生命突破很大之時空界限,甚至無遠弗屆的將江蕙的歌曲與台語歌曲傳遍世界各地,也讓江蕙之音樂生命延續到數百年之後、甚至像唐詩三百首傳頌上千年。最近我常上網路看凌波與樂蒂主演的「梁山伯與祝英台」,中國大陸後來也拍一部「梁山伯與祝英台」,香港也有另一組演員主演一部「梁山伯與祝英台」,可是都無凌波與樂蒂的「梁祝」轟動與廣為流傳;樂蒂小姐已作古五十多年了,如今還因「梁祝」而廣為流傳人間,不過也僅此一部,若當年有成立一個「樂蒂文化基金會」則今天流傳下來的就不僅「梁祝」一部而已,殊為可惜;所以吾人要再建議江蕙休養身體幾年後再繼續回來貢獻專長專業,成立一個基金會為台灣文化產業發展創造更高的經濟效益。【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