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十大溫泉飯店 勞基法 慶富

死亡倒數!安寧照護讓病友從容面對

華人健康網/圖文提供/寶瓶文化 2015.07.26 00:00

關於死亡的日期,沒有人有十足的把握它何時會到來,可是,我們可以選擇如何從容地面對它的來臨……

男病人問醫生:「依現在的情況來看,我還剩下多少日子?」

「一個月左右。」醫生回答。

話題就在此打住,他沒再問任何有關死亡的問題。

一個月後的某一天,護士沒有準時給他服藥,他在病房大發雷霆,醫生嘗試去勸服及解說,他怒駡道:「你是騙子!大騙子!給我滾!」

他的吵鬧聲影響了鄰房病人的休息,醫療團隊安排我到他的病房去:「先生,我感受到你今天很生氣,你願不願意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他想要把我罵走,我卻堅持要知道來龍去脈才願意離開。我說:「你的生氣是我關心的,發生了什麼事?」

他滿口粗言地叱駡整個醫療系統,我在一旁傾聽,嘗試瞭解他怒氣的來源。我允許他把心中的怒氣發洩出來。

他說:「你的醫生沒有信用!我今天並沒有死!」

「你願意多說點嗎?」

「他說我一個月後就會去世!到今天我都還不能死!」他抓住拳頭用力打床褥。

我終於聽懂了,這是一位每天在倒數生命期限的病人。

沒有意義,比死亡更痛苦

日曆上,他圈起了醫生指定的一個月後的日期。每早醒來,他就在日曆上打叉,沈默的他從不顯露心中對死亡的哀傷,但卻獨自倒數、獨自等待死亡的來臨。終於到了結束的那一天,他卻沒有去世。

他非但沒有滿懷的喜悅,焦慮反而在他內心放肆地蔓延著,直到轉成爆發式的憤怒!他的生命無法前進,也無法後退,活生生的靈魂就這樣,被鎖在無法走動的身軀裡。

聽了他的分享,我對他說:「一個去世不了的人沒有意義的活著,其實比死亡更痛苦。」

他聽後,眼淚流下來,用空洞的眼神望著天花板。

我繼續問他:「先生,我是否可以邀請醫生進來向你澄清你的病情?或者你要醫生向你道歉?我都可以儘量安排。」

男病人拒絕了我的兩個邀請:「不用了。什麼也沒有用的。」

我再邀請:「那麼,我每一天來和你聊聊天,可以嗎?」

他點頭允許,畢竟,焦慮的心需要旁人關懷,發怒的心需要空間抒發。

在連續兩個星期的陪伴下,男病人終於離開了人間。

可以選擇從容面對

在安寧關懷的服務裡,這樣的生命狀況雖不常見,但也發生了不少次。病人希望自己可以儘快擺脫痛苦,所以常詢問醫生他們剩下的壽命有多少,然後自行倒數死亡。

可是,醫生不是萬能的神,他們無法精準地算出病人生命的終結日期。提供給病人的時限,只能作為參考。否則,病人在期限前去世的話,家人與病患會責怪醫生沒有給他們足夠的心理準備;同樣的,如果病人活過了那個日期,有的也會埋怨醫生居然算錯時間。

關於死亡的日期,沒有人有十足的把握它何時會到來,可是,我們可以選擇如何從容面對它的來臨。

我認為這與我們是否熱愛自己的生命有很大的關聯,因為,沒有意義的生命就像零碎的貼圖,無法拼湊成一幅圖案,臨終時,難免會感到焦慮與恐懼。我始終相信,一個人的善生會影響他的善終。

在我們還未需要談善終之前,請先好好地熱愛我們的生命,好好學習如何與生命中的焦慮及恐懼共存。

本文出自寶瓶文化《最好的告別》

文章連結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145/27754

社群留言